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面对周显的挑衅,秦彦仿似浑然不觉,目光淡淡的看着远处,搜寻着沈落雁的身影。一会见,沈落雁也来参加酒会了?

    段婉儿剜了秦彦一眼,有些埋怨这根木头,难道其他男人公开调戏你女人,你也不知道反抗吗?微微的笑了笑,段婉儿说道:“改天吧,晚上我还有事。”边说边把头靠在秦彦的肩膀上,不言而喻。

    周显的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暗暗冷哼一声,鄙夷的看向秦彦,语带嘲讽的问道:“婉儿,这位是……”

    “秦彦!”秦彦咧嘴一笑,人畜无害。

    “秦先生在哪里高就?”周显有意要落秦彦的面子,追问道。

    附近的人也纷纷将目光移了过来,也很想知道能配得上段婉儿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好奇不已。

    “吃软饭,婉儿工作养我。”秦彦没有丝毫难为情,表情还颇为得意。

    此语一出,所有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很难想象一个男人可以把吃软饭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丝毫不觉的尴尬。段婉儿也愣了愣,哑然失笑,忽然发觉这小子越来越可爱了。

    周显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一个大男人却要靠一个女人养,秦先生不觉的不太合适吗?婉儿,有些男人也就皮相好点而已,骨子里却根本不像个男人,你可要看清楚,别被骗了。”

    “婉儿喜欢养我,我也没办法啊。哎,有时候人长的帅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也烦,有些人衣冠禽兽……不,衣冠楚楚,精心装扮,结果在我面前一比,黯然失色,心中有点失落和激愤是可以理解的。放心,我不会怪你的。”秦彦表情一本正经,让人听了哭笑不得。

    周显的脸色急速的变化着,面孔几乎扭曲,满眼怒火的瞪着秦彦,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的模样。

    “吆,有人生气了,我好怕怕,不知道会不会当这么多人面打我哦。”秦彦拍着胸口,摆出一副惊恐的表情,明眼人一看就知是在嘲讽秦彦。

    周显愤愤的哼了一声,可是,碍于段婉儿的面子不想在他面前失了风度,硬生生的压制住心中怒火。

    “看见熟人了,我去打个招呼,回聊。”段婉儿招呼了一声,拉着秦彦离去。避开周显的目光后,段婉儿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秦彦,我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

    “没什么,你不用感谢我,我只是看不惯那些自以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世家子弟一副高高在上,老子天下第一的德行。再说,你拉我过来不就是为了让我帮你挡枪子嘛,我当然要做好自己的本分。”秦彦淡淡的说道。

    “哪有?人家是想宣告我是你的人了。”段婉儿娇媚的嗔了秦彦一眼,顿时让秦彦浑身酥软,差点忍不住一泻千里。

    “你先坐会吧,我去谈点事情,不准开溜哦。”交代了秦彦一声,段婉儿径直离去。

    秦彦百无聊赖,端起酒杯走到阳台,看着茫茫夜色,痴痴的发呆。看着那一个个充满市侩的嘴脸,秦彦心中暗暗鄙夷,这个世界总是不乏这些以貌取人的家伙。

    “秦先生,您也来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秦彦转身,看了一眼脸色明显好了许多的赵震声,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招呼。态度有些傲慢,赵震声却丝毫没有一丝感觉到尴尬,态度恭敬的说道:“犬子的事情还未来得及谢谢秦先生呢。”

    “我也没做什么,不用谢我。”秦彦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看赵总的脸色,想必事情是已经完美的解决了。”

    “这还要多谢秦先生,若非秦先生,只怕也不会如此顺利。这都是赵某年轻时犯下的错,不想却连累犬子,唉。无论如何,这件事情还是要谢谢秦先生的帮忙,改日赵某必当登门道谢。”赵震声恭敬的说道。

    “嗯!”秦彦微微点头,转身,目光眺望远方。

    赵震声微微愣了愣,讪讪一笑,说道:“那……不打扰秦先生了,告辞!”

    身为赵氏集团总裁,却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态度如此恭敬,让许多明眼人心中暗暗吃惊。看来,这小子似乎并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么普通啊,敢情是在扮猪吃老虎呢。然而,周显却并不是这么认为,以为赵震声的态度那也完全是出于对段婉儿身份的忌惮,冷冷的笑了一声,喃喃的说道:“臭小子,老子不整死你就不信周!”

    “胡总监,那个年轻人是什么人?”沈惊天好奇的目光远远的打量了秦彦一眼,问道。

    胡远志愣了愣,顺着沈惊天的目光看去,说道:“沈总,他好像是跟段小姐一起来的,应该是段小姐的男朋友吧。”

    “段小姐?哪个段小姐?”沈惊天问道。

    “明远律师事务所的段婉儿段小姐,燕京城段家的大小姐。”胡远志连忙解释道。

    “哦?段家大小姐的男朋友?”沈惊天顿时对秦彦越发有兴趣了。段家大小姐的男朋友,可以让赵震声那么恭敬的一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我过去打声招呼,你帮我招呼一下来宾。”沈惊天交代一声,举步超秦彦的方向走去。可是,刚刚迈出几步便停了下来,表情越发惊诧。“落雁也认识他吗?”沈惊天看着面带笑容和秦彦说话的沈落雁,惊讶无比。

    从小到大,沈落雁很少出门,认识的人不是医生就是护士,怎么会认识秦彦?而且,看沈落雁的表情,明显的荡漾着春意。作为过来人的沈惊天如何看不出来?“这丫头不会是喜欢他吧?长的帅真的那么招女孩子喜欢?”沈惊天苦笑一声。

    “沈总!”赵忠天走到沈惊天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浑身一震,愕然的说道:“他怎么在这里?”

    “你认识他?”沈惊天微微一愣,诧异的问道。

    “沈总,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位神医。”赵忠天说道。

    “哦?”沈惊天眉头微微一蹙,看向秦彦的目光绽放着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