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月色下!

    秦彦拉着沈落雁的手,似乎没有放开的意思,漫步街头。

    沈落雁也渐渐从一开始的紧张变得适应,感受着秦彦温热的掌心传来的温度。靠在他身边的感觉,真好!沈落雁甚至渴望着这条路没有尽头,可以一直这样的走下去,直到天荒地老。

    “你怎么也来参加酒会?其实,你的身体不应该参加这样的聚会。”秦彦关切的说道。

    “今天是惊天集团一年一度的酒会,我爸怕我一个人太闷,所以带我出来转转而已。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不过,对我来说,现在的每一天都难能可贵,我不想窝在冰冷的房间里浪费自己的生命。”沈落雁似乎忘却自己的病情,嘴角挂着一抹温柔而惬意的笑容。

    “有些人纵然长命百岁,也不过是白白浪费自己的一生。而有些人纵然是昙花一现,也将会是神话。生命不在乎长短,而是在乎有没有意义。你比我更懂得生命的真谛。”秦彦暗暗的赞许,这丫头的成熟懂事让人心疼。

    “我可不懂那些哲理。”沈落雁掩嘴一笑,说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滨海市?”

    “没几天。老家伙吃干抹尽拍拍屁股走了,把一堆烂摊子丢给我,我也只好来给他擦屁股了。这边诊所的生意需要人照看,我只好过来了。”想起墨离的不负责任,秦彦心中就有些愤愤不平。

    “老家伙?”沈落雁微微愣了愣,好奇的看着秦彦。

    “就是墨离,我师父。”秦彦微微笑着。

    “那你怎么叫他老家伙啊?”沈落雁苦笑一声。

    “习惯了!”

    “看来,你们师徒的感情很好。”沈落雁有些羡慕的说道。

    “感情好?别逗了,你是不知道我这十几年的生涯是多么的悲惨,那简直就是一副血淋淋得血泪史啊。”秦彦哭丧着一张脸,但是,表情却分明还是闪烁着一种幸福。

    是啊,成长时我们总是习惯埋怨,长大后才懂得那一切都是一种幸福。

    沈落雁开心的笑了起来,原来这个表面总是一副高冷、生人勿进的秦彦,也可以这么幽默。不知不觉间,她和秦彦之间那微妙的一些东西在悄然的生长着。

    “哧……”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面包车忽然驶来,停在身旁。

    车门打开,忽然间窜出四五个人,一把拉住沈落雁。还未等秦彦反应过来,一把冰冷的手枪顶在他的脑门。

    “别动,跟我走!”

    秦彦微微一愣,眉头一蹙,本能的将沈落雁往自己的身旁拉了拉。“兄弟,小心点,别走火伤到人。”秦彦语气淡定,表情没有一丝恐惧。

    “哪那么多废话?跟我走,否则,老子一枪嘣了你。”持枪男子凶狠的说道。

    转头看了沈落雁一眼,丢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秦彦微微一笑。无形中,仿佛充满了魔力,让沈落雁倍感安心。

    二人被押上车,片刻后便抵达目的地。凯撒皇宫!

    滨海市顶级娱乐会所!

    昏暗的灯光下,秦彦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的中年男子,眉头微蹙。

    沈落雁表情没有一丝恐惧,当初被杀手持刀挟持,她也面不改色,如今有秦彦在身旁,她越发感觉到安全。在她心中,秦彦仿佛一座高山般伟岸,有他的地方就充满了安全感。

    “你就是秦彦?果然有副好皮囊,难怪那么多女人为你神魂颠倒了。”薛靖真鄙夷的笑了一声。

    “没办法,老天爷赏的,我也很无奈。”秦彦微微耸了耸肩。

    “你倒是很自恋,哼!”薛靖真冷哼一声。

    “你要找的是我,跟她没有关系,放她走吧。”秦彦瞥了沈落雁一眼。

    “我不走,我要陪着你。”沈落雁紧紧握住秦彦的手,态度坚定。

    “放心,我也不会放你走。玩过这么多女人,还真没试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哈哈!”薛靖真哈哈大笑,眼神中满是淫邪之色。

    秦彦眼神一凝,声音瞬间冰冷下来,“你知道她父亲是谁吗?她父亲可是惊天集团总裁,如果她有什么事情的话,以后你也休想再在滨海市混下去了。”

    “沈惊天的女儿?”薛靖真愣了愣,表情为难。

    沈惊天可是滨海市商业巨子,黑白两道没有谁不卖他几分薄面。凭借惊天集团庞大的财力,真要是想对付一个人,随随便便砸出几百上千万,无数的杀手会追杀的自己没有藏身之所。

    “如果我没记错,我应该不认识你,我想知道是谁请你对付我的?”秦彦冷冷的扫了薛靖真一眼。

    薛靖真微微错愕,似乎没有料到秦彦竟然如此精明,似乎并非像表面看上去那么老土愚笨。薛靖真眉头紧蹙,冷哼一声说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应该是由我说了算,还轮不到你做主。”

    耸了耸肩,秦彦淡淡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只好换一种方式问你了。”

    接着,秦彦扶着沈落雁在一旁坐下,微微一笑,“你先坐会,看我表演。”

    话音落去,薛靖真还未反应过来,只觉鼻梁狠狠的被一拳击中,一声惨叫,鲜血飞溅而出。手下见状,大惊失色,慌忙朝秦彦袭来。这些人似乎并不像是普通的流氓地痞那么简单,身手了得,显然有武功底子。

    然而,在秦彦的面前,无疑于螳臂当车。只听的阵阵哀嚎声传来,不消片刻,包厢内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哀嚎连连的人。秦彦出手狠辣,所有人不是断臂就是断腿,有些甚至骨骼穿透皮肉而出,狰狞恐怖。

    “尼玛的,再动一下试试,老子一枪嘣了你。”面孔扭曲的薛靖真拿枪指着秦彦,愤怒的吼道。

    沈落雁大惊失色,“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不要!”

    秦彦微微一笑,示意她自己没事。接着冷笑着瞥了薛靖真一眼,说道:“刚才那小子也用枪指着我,所以,他现在也最惨。你想试试?”

    薛靖真扫了一眼四肢骨骼紧随的手下,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你唬我啊?老子会怕了你?老子只要动一下指头,你马上脑袋开花。”

    秦彦嘴角微微勾起,浮起一抹邪邪的笑容,猛然间右手弹出,一把抓住手枪的枪柄。薛靖真大惊失色,慌忙的扣动扳机,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扣不动,更是惊骇不已。秦彦微微一笑,人畜无害,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正中薛靖真鼻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