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出手快准狠,分分钟占据了主动,控制住局面。

    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邪的笑容,阴冷的看着他,张狂、暴戾!

    薛靖真吃痛惨叫,倒卧在地,心中惊骇不已,知道自己今天遇到硬茬了,不禁有些后悔接这单买卖。

    秦彦拿枪顶住薛靖真脑门,微微的笑着说道:“现在这样跟你说话,是不是会好点呢?说,是谁让你找我麻烦?”

    “有本事你就开枪,我不信你敢开枪。”薛靖真倔强的说道,“出来混,老子难道还怕死吗?就算你今天杀了我,我们天罚也不会放过你,以后你就准备亡命天涯吧。”

    “天罚?”秦彦愣了愣。

    “怎么?怕了?”薛靖真得意的说道,“老子告诉你,老子可是天罚浦东区负责人,要是我有什么闪失,天涯海角天罚的人也会追杀你。”

    “既然是天罚的人,那就更应该好好揍你一顿了。”秦彦微微一笑,再次一拳狠狠砸了下去。薛靖真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瞬间被打懵了,原本还想借天罚的名头吓唬吓唬这小子,哪知道这小子就是个二百五,不但不怕,还他妈变本加厉。

    不一会,薛靖真连哀嚎声都发不出来了,整张脸肿的跟猪头似得。

    “算了,别弄出人命了。”沈落雁起身拉住秦彦。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放心,你忘了,我是医生,弄不死他的。你先出去等我,我一会就出来。”

    “嗯!”沈落雁点点头,走了出去。

    看着沈落雁离去,秦彦点燃一根香烟坐下,冷声说道:“把你们老大杨昊叫过来,我倒是想问问他是怎么管理手下的。哼,简直不知所谓。”

    薛靖真浑身一震,愕然的看向秦彦,问道:“你……你认识我们老大?”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赶紧把他给我叫过来,否则我现在就剁了你。”话音落去,秦彦一掌狠狠的拍在茶几上。“砰”的一声,茶几应声而碎,四分五裂。

    薛靖真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叫苦不迭,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卖个人情而已,哪里想到竟然招惹这位爷?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跟杨昊关系匪浅,这让他更是感觉难堪。薛靖真惊恐的看着秦彦,弱弱得说道:“我……我也联系不上他,平常都是他联系我们,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

    秦彦眉头微蹙,眼神紧紧的盯着他,确定他没有撒谎后,冷声的问道:“说,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朱……朱财盛!”薛靖真慌忙的回答。

    “朱财盛?”秦彦微微一愣。他心中第一个怀疑的对象自然是杨昊,觉得他是否也跟薛冰一般有着脱离天门的打算,否则,怎么明知自己到了滨海市也不来报道呢?因而,听到朱财盛时,不免有些惊讶,这老小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么快就来报复自己。

    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彦拍了拍薛靖真的肩膀,说道:“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知道,知道!”薛靖真连连的应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接着说道:“还有,见到杨昊的时候替我告诉他,如果他再不出现的话,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薛靖真浑身一震,惊恐的看向秦彦,一时间弄不清楚秦彦和杨昊究竟是什么关系,却也不敢多问,连忙的应道:“是,是!”

    秦彦点点头,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汤臣别墅!

    秦彦拉着沈落雁的手,一路从门口漫步到沈家宅院门口。临别之际,竟然有些依依不舍。“到了!”

    “嗯!”沈落雁应了一声,却没有迈步进门的意思。

    沉默,寂静!沈落雁仿佛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依依不舍的目光紧紧注视着秦彦,毫无掩饰。“要不要进去坐坐?”

    “不用了,改天吧!”秦彦愣了愣,有些怕会遇到沈沉鱼,到时有嘴也说不清吧?他根本不知晓她们父母离婚,沈沉鱼根本不住这里。

    “哦!”沈落雁有些失望,“秦彦,谢谢你!”

    “谢我?谢我什么?”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我想,这会是我一辈子值得珍藏的记忆。”

    沈落雁心中暗暗的想道:“我也希望这会是你值得一辈子珍藏的记忆,就算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我也希望会是你记忆中的常客!”

    “傻瓜!”秦彦微微笑了笑。

    “再见!”沈落雁依依不舍的看了秦彦一眼,忽然间在他脸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飞快的跑进别墅内。

    秦彦捂着自己脸颊,怔了怔,回味无穷。

    坐在客厅沙发上端着茶水焦急等待着的沈惊天看见面色红润、春色撩人的沈落雁,微微一怔。这丫头该不会真的是……沈惊天不敢想。从小到大,他很少看到沈落雁这般发自内心的笑容,他也很希望沈落雁可以找到心爱的人,只是……那小子可是段婉儿的男朋友啊,这不是瞎胡闹吗?

    “回来了?过来坐!”沈惊天招了招手。

    “去哪里了?”沈惊天漫不经心的问道。

    “出去转了转,欣赏一下滨海的夜色。”沈落雁难以掩饰心中荡漾的喜悦。

    “一个人?”

    “嗯!”

    沈惊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傻丫头,还想瞒我?以为我不知道啊?”

    “哪有?就是跟一个普通朋友出去转转,怕你胡思乱想。”沈落雁有些慌张的解释,却分明更像是欲盖弥彰。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沈惊天是过来人,又岂会看不出来自己女儿荡漾的春意?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沈惊天苦笑着叹了口气,说道:“落雁,爸爸也希望你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可以谈恋爱,可以结婚生子。可是……”

    “爸,我知道,你放心吧。”沈落雁打断他的话,眼神闪过一丝的失落。

    是啊,她的病,根本不允许她可以像正常人那样的生活。爱情是短暂的,终究会有分开的一日,爱的越深,将来的伤害也就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