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墨子诊所!

    苦苦等候的段婉儿坐在凳子上,不时的朝外面瞥一眼,愤怒不已。那个混蛋,竟然敢偷偷溜走,而且,还是跟其他女人。哼!段婉儿觉得今天必须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背着她偷人会有什么下场。

    “我说,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不会是想在这里过夜吧?我们可没多余的床。”白天刚刚和好的二人,此时又回到敌对的状态,白雪一脸挑衅的看着段婉儿。仔细的想了一夜,白雪还是觉得段婉儿比沈沉鱼的威胁更大,因为她更豪放,指不定秦彦就把持不住。

    “你怎么忘了?刚才我都跟你说了,有野女人把秦彦勾搭走了。咱们应该站在一条战线上,一致对外,等把外患全部扫清,再谈咱们之间的事情嘛。”段婉儿可是很需要白雪这个队友,可以帮秦彦挡住很多的诱惑。

    白雪愣了愣,细细一琢磨,好像是那么回事。沉默片刻,白雪点了点头,说道:“对,咱们应该一致对外,对付外面的那些野女人。”

    段婉儿满意的笑了笑,赞许的冲白雪竖起拇指。小丫头片子,跟老娘斗?你还嫩着点呢。

    拉开卷闸门,看见段婉儿,秦彦一怔,诧异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随即想起自己在酒会不告而别,讪讪的赔了笑脸。

    “你还舍得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准备在外面过夜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多来几次?”段婉儿愤怒的眼神盯着秦彦,极力的压制自己的声调,却分明显得更加的恐怖,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压顶。

    白雪也是一脸的愤愤然,狠狠的瞪着秦彦。哼,这混蛋,家里有我这么好的一个女人,还去外面鬼混。

    “不……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那样的场合,所以先走了,忘记跟你打招呼。”秦彦讪讪的笑着,“这么晚了,你肚子饿了吧?要不我给你做点夜宵吃吧。”

    秦彦试图用美食诱惑她忘记这件事,然而,段婉儿虽然狠狠的咽了一下唾沫,但是却很快反应过来。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别想收买我,哼。秦彦,今天你要是不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我跟你没完。”

    “解释?解释什么?靠,老子又不是你家奴隶,爱去哪里,你管得着吗?”秦彦撇了撇嘴巴,也来了脾气了。都什么跟什么啊,还蹬鼻子上脸了。

    段婉儿不禁一愣,愕然的看着秦彦,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向来表现都很弱势的小子,怎么忽然变得强硬起来了。

    “你累了吧?我给你去放洗澡水?”白雪温柔的拉起秦彦的手,卖起乖。

    “嗯,还是你最乖了,去吧。”秦彦赞许的点点头。

    段婉儿怔住了,哪里想到白雪竟然会是个叛徒?临场叛变,这么一来不是显得自己更加无理取闹了吗?我靠,这小丫头片子心思蛮重啊。段婉儿觉得怎么好像自己上了那丫头的当,阴沟里翻船了。

    白雪乐滋滋的,屁颠屁颠跑上楼,临走还不忘得意的瞥了段婉儿一眼,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秦彦,是你答应陪我参加酒会的,可是,你却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人家多可怜啊,当然会有火嘛。”段婉儿手指轻轻的在秦彦的胸口划着圈,弄得秦彦心里酥**痒的难受,心理防线顿时崩溃。

    “遇到一个熟人,所以出去走走聊聊。是我不对!”秦彦还是熬不过段婉儿的温柔攻势,语气软了下来。

    “熟人?你认识落雁?”段婉儿愣了愣,诧异的说道,“落雁从小到大很少出门,你怎么会认识她?”

    秦彦点点头,只好把在青山镇遇上沈落雁的事情说了一遍,尽量的简单明了,不掺杂任何的个人感情因素。否则,这丫头指不定又把沈落雁当成敌人。

    “其实,落雁也蛮可怜的,从小就得了那样的病,医生也束手无策。你真的有办法治好落雁吗?”话题成功的被秦彦转移,勾起段婉儿的好奇心,忘却了追究秦彦的过失。

    “不能说一定有把握,只能说如果尽力,还是有希望的。”秦彦说道。

    “秦彦,人家肚子好饿,酒会上不见了你什么心思也没有,什么也没吃,现在好饿。”段婉儿噘着嘴巴,一副委屈的模样可怜巴巴的看着秦彦。

    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苦笑一声,说道:“你等着,我去给你弄夜宵。”

    慌忙的跑进厨房,秦彦大大松了口气。面对段婉儿时,不像面对沈沉鱼和沈落雁那样平静,然而,却又一种莫名的刺激。如果说沈落雁是雪莲花,那么,段婉儿绝对罂粟花。明知有毒,却还是忍不住要接近。

    狼吞虎咽的吃完面条,段婉儿这才心满意足,心里那点小小的怒火早就烟消云散。这个男人,不但长得帅,而且还做的一手好饭菜,典型的居家好男人啊。要是不把他给拿下,对不起段家的列祖列宗啊。

    “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找你啊。”段婉儿笑着在秦彦的脸上亲了一下,可不像沈沉鱼和沈落雁姐妹那般的蜻蜓点水,而是十分的狂热。

    “你天天不用上班的吗?”秦彦有些无奈的白了她一眼。

    “晚上不用加班啊。”段婉儿挑了挑眉头,充满挑逗的味道,言下之意傻子也听得出来啊。

    秦彦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这疯婆娘。

    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回到房间,秦彦点燃一根香烟站在窗台,眺望着远方,思绪越飘越远。

    原本平平静静的生活,如今彻底的被打破,秦彦狠狠的诅咒着老家伙祖宗十八代。不过,事到临头,秦彦也唯有撑下去,谁让自己是天门的门主呢?

    远远的,瞥见对面阳台上段婉儿一身紫色吊带睡衣冲着自己挥手,不禁一愣。靠,这丫头怎么住自己对面?这摆明就是诱惑自己啊。“小秦彦”倔强的抬起头,怒发冲冠,吓得秦彦慌忙的拉下窗帘。

    他奶奶的,等童子功结束,老子第一个把你给办了。秦彦愤愤的想道。

    “睡了吗?”想起沈沉鱼,秦彦情不自禁的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许久,沈沉鱼才回了一条。“忙,在局里呢,改天去找你。”

    秦彦愣了愣,“多注意休息,别太熬夜了,安!”

    不知不觉间,秦彦和沈沉鱼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加暧昧,这种清清爽爽的感觉如沐春风,温暖、平和,不似段婉儿那般宛如夏天的狂风般狂烈。

    躺在床上,秦彦辗转反侧也睡不着,拿起手机又给沈沉鱼发了一条微信。“我算是你男朋友吗?”

    “你说呢?”沈沉鱼这次回的很快。

    “不知道!”

    沈沉鱼只回了一个可爱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字语,更是让秦彦遐想无限。然而,秦彦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小兴奋、小激动,一个人傻傻的在房间里笑着,像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