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凯撒皇宫!

    包厢内,薛靖真用酒精擦拭着自己的伤口,一脸的苦涩笑容。在道上混了几十年,大大小小的场面见过无数次,直到如今,他跺一跺脚,整个浦东也会抖三抖。江湖上,无论黑白两道,谁敢不卖他几分薄面?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狠揍了一顿,这么狼狈。关键,他还摸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不敢反抗,这让他颜面扫地。

    旁边的手下一个个垂着头,不敢言语,生怕口不择言惹得薛靖真发怒,小心翼翼的在旁边伺候着。

    包厢的门推开,朱财盛笑着大步走了进来。尚未见人,声音先至。“薛老大,听说你把那小子抓回来了?”话音落去,朱财盛看见薛靖真的模样,不禁一愣,愕然的问道:“薛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薛靖真满腹委屈和怒火正没处撒呢,此时看见朱财盛,自然是怒火大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愤怒的说道:“你还问我怎么了?还不都是因为你,不是你,我会弄成现在这样?”

    “因为我?跟我有什么关系?”朱财盛诧异的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哼!”薛靖真冷笑一声,说道,“我问你,是不是你让我帮你修理秦彦一顿?”

    “是啊。”朱财盛一脸茫然,“薛老大,凭咱俩的关系,帮我办这点事情不算什么吧?你不会要跟我计较这些吧?我每个月来你这起码四五次,哪次消费少于一万?”

    “别他妈跟老子说这些,你以为有钱就什么都行吗?草,你他妈知道秦彦是谁吗?他是咱们老大的兄弟。他娘的,你这不是害老子吗?他一句话,老子甭说是在滨海市,华夏任何一个地方也他妈没我立足之地了。”薛靖真愤怒不已。

    “他……他是你们老大的兄弟?”朱财盛浑身一颤,想想自己竟然还想着找秦彦报仇,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想到这里,朱财盛只觉天昏地暗。

    “你说呢?如果不是你,我会闯这么大的麻烦?草,你也不打听打听,就胡乱的惹事,现在还连累到我。”薛靖真越想心里越不得味。

    “那……那怎么办?”朱财盛苦笑连连。

    “你问我?我他妈问谁?”薛靖真愤愤的说道。

    朱财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薛老大,我……我是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他是你老大的朋友,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啊。薛老大,看在我们这么久的关系份上,您就求求他,求求他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吧。要不,我明天提上礼物登门谢罪,你看可行?”

    “求情?哼,我现在还想别人为我求情呢。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的事情就不跟你计较了,可是,秦先生那边可没那么容易。”薛靖真说道。

    “薛老大,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帮忙啊,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记在心里,日后必当报答。”朱财盛哀求道。

    薛靖真讪讪一笑,说道:“不敢,我可不敢卖这个人情,也没有那个能力。”

    朱财盛面如苦瓜,苦笑一声,看着薛靖真。

    “秦先生交代了。这件事情因你而起,你必须给个交代。”薛靖真说道。

    “我明天,明天就亲自登门谢罪。”朱财盛慌忙的说道。

    “不必了。你就乖乖的认命吧,要怪只能怪你有眼无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薛靖真话音落去,一脚狠狠的踹在朱财盛的身上。顿时,朱财盛一声惨叫,肥胖的身躯轰然倒地。薛靖真挥了挥手,手下纷纷涌上前去,一顿拳打脚踢。

    他们也都憋了一肚子火,若不是朱财盛,哪里会无缘无故的遭到一顿毒打?自然是将怒火全部发泄到朱财盛的身上。

    刹那间,包厢内响起阵阵鬼哭狼嚎的叫声。

    在秦彦和朱财盛之间,薛靖真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秦彦一边。虽然他并不知道秦彦的身份,但是,从秦彦说话的语气可以知晓,他跟杨昊的关系必然不浅。杨昊向来神出鬼没,虽然是天罚的老大,但是,知道的并没有几个人。

    而且,秦彦的身手了得,想杀自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薛靖真才不会傻到贸然去得罪他,那分明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嘛。

    片刻之后,朱财盛已经浑身伤痕,奄奄一息。薛靖真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停手。蹲下身,看了朱财盛一眼,说道:“朱总,你也别怪我下手太狠,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呢,也不要再想着报仇,若是不然,下次只怕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朱财盛苦笑连连,此时哪里还有心思想着报仇?无奈的叹了口气,朱财盛说道:“薛老大,咱俩这么久的交情,你也忍心下这么重的手。我好歹也算个人物,这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比你伤的不轻,能怎么办呢?怪只怪你有眼不识泰山,惹了不该惹的人。你若是因为这是记恨我,那也没有办法。”薛靖真说道。

    朱财盛默默叹了口气,沉默不言。就算记恨又如何?以薛靖真在滨海的势力,自己根本奈何他不得。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更何况自己也不是条龙。

    “朱总,听我一句劝,等你伤好了尽快离开滨海,以后再也不要过来。如若不然,有什么后果,别说我没提醒你。”终究有几年的交情,虽然只是泛泛之交,谈不上情深义重;但是,薛靖真还是语重心长的提醒一句。

    朱财盛咬了咬牙,愤愤的说道:“就这么离开,我真不甘心。”

    “不甘心又能怎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我说,你与其在滨海做个人下人,不如回去做个人上人,不是更好?”薛靖真说道,“我慎重的提醒你一句,千万别想报仇,否则,到时候别怪我不顾多年的交情了。”

    朱财盛苦涩的笑了笑,心想,咱们哪里还有什么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