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离去的背影,秦彦心中暗暗惋惜,自己应该早些把那些古籍备份嘛,这样以后也可以参考参考,闲来无事也可以拿来耍耍。

    “东西给他了?”白雪瞥了一眼中年妇女,目光盯着秦彦。

    “嗯!”

    “钱呢?”白雪伸出手。

    “在我这啊,我是门主,当然由我保管。”秦彦慌忙捂住胸口,警惕的看着这丫头。老虎嘴里抢食,扯淡嘛。

    嗔了秦彦一眼,白雪没有继续强索的意思。“小气,收了那么多钱,不应该犒劳犒劳我嘛?天门那么多人,都富的流油,只有我这个守藏使穷的叮当响。”

    “咱俩不是在一起嘛,我的不就是你的?有我一口吃的,还能饿着你不成?”秦彦嘿嘿的笑着,一副守财奴的吝啬模样。

    撇了撇嘴,白雪愤愤的哼了一声。“瞅你的样子,好像很不开心啊。”

    “这不是有点心疼嘛,忘记把那些东西备份了,不然也可以没事研究研究嘛。”秦彦惋惜的叹了口气。

    “我有备份啊。”白雪贼兮兮的笑了笑。

    “你不是从来没下过地下室吗?你怎么会有备份?”秦彦愣了愣,感觉好像一直都被这丫头给忽悠了。

    “我是谁?我是天门的守藏使,我能不进地下室吗?”白雪嘻嘻的笑着。

    “那你干嘛跟我说你从来没进过地下室?”秦彦苦笑一声,感觉自己才是最白痴的。

    “这不是每天整理那些东西很辛苦嘛,所以想交给你。”白雪说道。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狠狠的白了她一眼。“早餐买了吗?老子要吃饭。”

    白雪屁颠屁颠的去厨房盛了两碗稀饭端来,恭敬的放到秦彦面前,讨好的说道:“你不会那么小气吧?这就生气了啊?备份你还要不要?要的话我借你看看,七百万你也花不完对吧,借点给我嘛,我都好几年没买过新衣服了。”

    “给你个鸟,要不要?”秦彦瞪了他一眼。

    “你的鸟吗?要啊。”白雪特无耻的接了一句。

    秦彦一愣,怔怔的看着她,哑口无言。果然,女人要是耍起流氓来,男人根本招架不住啊,太没节操了。

    吃完早餐,白雪招呼一声,背起书包赶往学校。此时,一辆奔驰迈巴赫载着沈惊天和沈落雁、赵忠天到来。

    秦彦端着一杯茶,目光淡淡的扫了沈惊天和赵忠天一眼,停留在沈落雁的身上。沈落雁微微一笑,温柔淡雅。

    “秦先生,您好,这位……”

    “还真会挑时候。哎,我的茶叶啊!”秦彦打断了赵忠天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

    沈惊天微微一怔,愕然的看着秦彦,这小子还真是很有个性啊。

    秦彦端着一杯茶递给沈惊天,瞥了沈落雁一眼,说道:“你身体不好,无福消受这么好的茶叶了。”

    “没事。”沈落雁温柔的笑着。

    沈惊天道了声谢,在秦彦的示意下坐下。赵忠天有些尴尬的站在一旁,明知秦彦是故意的给自己难堪,却也无可奈何。虽然他名义上只是沈惊天的管家,但是,在外面他的权利可是相当大,谁敢不讨好巴结啊。可偏偏,秦彦不但不买账,还刻意的冷落他,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表情僵硬的站在一旁。

    沈惊天岂会看不出来?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秦先生,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沈惊天,落雁的父亲。上次落雁在青山镇承蒙秦先生照顾,未及感谢,抱歉。”

    “适逢其会而已,谈不上照顾,沈先生无需客气。”秦彦细细的打量着沈惊天,温文儒雅,倒是颇有儒商的风范,身上并未有那些市侩的铜臭味。

    “还是要谢谢的。昨天酒会太忙,秦先生又早早离开,没来得及打招呼,实在觉得抱歉的很。所以,今天一早冒昧登门叨扰,秦先生勿怪。”沈惊天摸不准秦彦的脾气,因此处处小心,生怕得罪了他。

    “沈先生是为了落雁的病而来吧?”秦彦一语点破,不喜拐弯抹角。

    “嗯!”沈惊天面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我也听落雁说了秦先生的事,知道秦先生是墨老先生的徒弟,而且,在青山镇时也曾替落雁治过。所以……所以……想问问,落雁的病……”

    “请茶!”秦彦微微笑着打断他的话,端起茶杯示意。

    沈惊天愣了愣,有些不解,却也不好追问。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入口有些微微苦涩,在喉舌间片刻停留之后,顿感满口芬芳、甘露生津,令人神清气爽。“好茶!”沈惊天忍不住赞道。

    “这茶树生于青云峰悬崖峭壁之上,普通人根本无法采摘。乃是我一老友,训练一直猕猴,每年茶树发芽时攀登采摘,产量不过两斤。可谓稀世珍品。”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沈惊天不禁一怔,倒是有些惊讶于秦彦竟然舍得用这样的珍品招待自己,目光不由的看了沈落雁一眼。看来,一切还是因为自己女儿的原因啊。心里暗暗的苦笑一声,自己这堂堂惊天集团的董事长估计面子也没自己女儿的大啊。

    “秦先生还记得赵能吗?”赵忠天问道。

    “嗯!”秦彦愣了愣,点点头。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秦彦跟随墨离四处游历,有感于赵能的一饭之恩,所以替他治好了顽疾。

    “他是我二叔,也是他告诉我秦先生的事情。秦先生,沈总一直都很疼爱小姐,只要秦先生能治好咱们小姐的病,有多少钱尽管开口。”赵忠天说道。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冷冷的扫了赵忠天一眼,后者不明所以,微微一愣。沈惊天却是大惊失色,连忙瞪了赵忠天一眼,阻止他继续说话。尴尬的笑了笑,沈惊天慌忙的说道:“秦先生切勿见怪,他也是关心落雁,并没有侮辱您的意思。”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也不言语,淡淡的品茶。然而,这一幕看在赵忠天的眼中,却让他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惊恐的看着秦彦,尴尬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