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刚到墨子诊所门口,沈沉鱼醒了过来。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眸,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到了?”

    “嗯!”秦彦点点头,挽起沈沉鱼的手,径直的上楼进房。

    白雪想必已经睡觉,否则,秦彦还真保不准那丫头醋坛子打翻会闹腾出什么事情。

    “我去洗澡,有毛巾吗?”沈沉鱼边说边走进洗手间。

    “有,新的,还没用过。”秦彦慌忙的从抽屉里拿出毛巾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要不要来个鸳鸯戏水?”

    “美得你。乖乖在外面等着!”沈沉鱼剜了他一眼。

    很不情愿的被推出来,看着浴室的门关上,秦彦心痒难耐。磨砂的玻璃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沈沉鱼的身影,这反而越发的充满了吸引力。

    谁家里会这样装修?肯定是墨离那个老混蛋没少在这里干坏事。秦彦暗暗的想,那个老混蛋还真懂得情趣。

    翻箱倒柜,秦彦有些愤愤的嘟囔了一声,“妈的,怎么没套?不知道保鲜膜行不行。”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听得秦彦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心中难受非常。好不容易等到沈沉鱼从浴室出来,却发现这丫头竟然穿着衣服。不是应该裹着浴巾吗?秦彦有些失落,不过,这样也好,待会脱的时候更有情趣。

    “你也去洗洗吧,我先睡了!”沈沉鱼看到秦彦那喷火的眼神,嫣然一笑。

    “镇定,镇定!”秦彦不停的安慰自己,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得太猴急。

    随便的冲洗一下,秦彦亟不可待的出来,在沈沉鱼的身旁躺下。沈沉鱼侧身而睡,听到窸窸窣窣的脱衣声,紧张不已,却又假作镇定,故意的发出轻微的鼾声,装着已经睡着。

    秦彦从身后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的呼吸。“我洗好了!”

    “嗯,睡吧!”沈沉鱼应道。

    秦彦愣了愣,这是什么节奏?秦彦颤抖的双手抚上沈沉鱼的衣服,仿佛自己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要!”沈沉鱼按住秦彦的手。

    送羊入虎口了,还不要?秦彦可不理会,倔强的去脱沈沉鱼的衣服。

    “我大姨妈来了!”沈沉鱼说道。

    秦彦一愣,哭笑不得,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宛如一瓢凉水当头淋下,顿时心里拔凉拔凉。

    “下次好吗?”沈沉鱼似乎感觉到秦彦的失落,转过身,在秦彦的嘴上亲了一下。

    “我能说不行吗?”秦彦委屈的说道。

    “乖嘛,以后有的是机会。”沈沉鱼羞涩的说道,转身依偎在秦彦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他。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还能怎样呢?难不成霸王硬上弓?关键是秦彦也不喜欢闯红灯啊。点燃一根香烟,秦彦靠在床头,郁闷的抽着。

    “少抽点,对身体不好。”沈沉鱼柔声的说着,从秦彦手中夺过香烟掐灭。

    “听说,那天你跟婉儿一起去参加惊天集团的酒会了?”顿了顿,沈沉鱼问道。

    “被硬拉过去的,没办法啊。”秦彦连忙的表明立场,这个时候可不能有丝毫的三心二意。

    “你不愿意她还能逼你啊?”沈沉鱼剜了他一眼,说道,“你觉得婉儿怎么样?”

    “啊?什么怎么样?她不是你闺蜜嘛,你应该比我知道的更清楚啊。”秦彦假装糊涂。

    沈沉鱼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知道我说什么,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是问你对她感觉如何?”

    “哦,你问这个啊。”秦彦“恍然大悟”,“感觉还行,虽然有些个奔放,但是没啥坏心眼,要不你也不会跟她做闺蜜不是?不过,就是太奔放了,我有点吃不消。”

    “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看你是巴不得才是。”沈沉鱼可不相信秦彦的鬼话。男人的话要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只不过,哪怕明知道秦彦是欺骗自己,沈沉鱼也愿意沉浸在这样的谎言之中。

    沉默片刻,沈沉鱼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惊天集团的总裁沈惊天其实就是我父亲,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我一直跟着我妈妈生活。我怕我说出来,你会嫌弃我是单亲家庭成长的。”

    苦笑一声,秦彦说道:“你想多了,我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孤儿,又哪里有资格嫌弃你?如果不是老家伙收养我,只怕我早就已经饿死街头了。就算侥幸活下来,恐怕现在也是街头厮混的地痞流氓。”

    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你没有见过你父母吗?”

    秦彦摇了摇头,说道:“在我的记忆中,从来都没有他们的印象。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可是,经常被其他的小孩子欺负,所以,八岁的时候我就偷偷的跑出了孤儿院,乞讨度日。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饿的时候就喝水,是老家伙看见我可怜收留了我。”

    “看来,你的童年比我更加的不幸。”沈沉鱼心疼的说道。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其实没什么,人这辈子就是命。况且,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遇到老家伙,也不会有今天。说起来,老天爷待我也不薄。”

    “嗯!”沈沉鱼点点头,心中的母性光辉越发的被秦彦激发出来,看向秦彦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心疼和爱意。

    “你不会真的相信了吧?我逗你玩呢。”秦彦呵呵的笑了起来。

    沈沉鱼微微一愣,正欲发怒,却暮然间发觉满脸笑意的秦彦眼神中闪过的那丝不易察觉的忧伤。这个浑身充满着神秘的男人,原来也是这么好强,掩饰着内心的那抹伤痛,强颜欢笑。

    “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叫沈落雁。我父母离婚后,她就跟随在我父亲身边,我们很少见面。她也是我这辈子最心疼的人,因为她从小就身患顽疾,能活到现在完全是个奇迹。双胞胎是有心灵感应的,我经常就会莫名的感觉到难受,仿佛她随时就可以离开我身边似得。”沈沉鱼紧紧的抿着嘴唇,暗暗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