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沉鱼落雁!

    双胞胎姐妹,却因为父母的关系从小分离,她们之间的那种心有灵犀,外人很难体会。沈沉鱼经常会想,如果沈落雁也跟自己一样,健健康康,她的人生也一定会格外的精彩。

    “生命给予我们的一切,我们都必须学会接受,也许,那只是一种考验。”秦彦柔声的说道。

    沈沉鱼微微一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好像对我有个双胞胎妹妹一点都不好奇哦。”

    “我见过落雁了。”秦彦微微一笑。

    “见过?什么时候?”沈沉鱼愣了愣。

    “在青山镇的时候,有天夜里劫匪劫持着落雁闯进诊所,我救了她。就是李乘风雇的那两个打劫金融贷款公司的人。”秦彦说道。

    “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沈沉鱼眉头微蹙,有些不悦。

    “是落雁不让我跟你说,所以,我就没说。”秦彦说道,“今天白天,你父亲也领着落雁到诊所,让我替她治病。”秦彦慌忙的岔开话题,生怕沈沉鱼穷追不舍的继续追问下去。

    沈沉鱼浑身一震,问道:“你有办法治好落雁?”

    秦彦点点头,说道:“根据今天治疗的效果来看,还是有希望的。可能要花费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至少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以目前的情况,为她延续五年的寿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你也不必太担心。”

    “真的?你真的能治好她?”沈沉鱼激动的问道。

    “嗯!”秦彦点点头,微微一笑。

    “混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沈沉鱼埋怨的瞪了他一眼,狠狠的捶了他一拳。顿了顿,沈沉鱼又接着说道:“不对哦,你刚才叫她落雁,看来你们的关系不错嘛。”语气有些酸溜溜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秦彦。

    “哪……哪有?你想多了。”秦彦慌忙的掩饰道。

    “哼,就你心里那点花花肠子,以为我不知道吗?我警告你,你可不能欺骗落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沈沉鱼挥舞着拳头,恶狠狠的警告道。

    “怎么会呢?我心里只有你。”秦彦嘿嘿的笑着,满脸的讨好之色。

    剜了秦彦一眼,沈沉鱼娇嗔道:“油嘴滑舌。”嗔怒的言语,心里却荡漾着一抹甜滋滋的感觉。

    翌日!

    秦彦如往日般早早的起床,看着熟睡的沈沉鱼,不忍心惊扰她的美梦,独自下楼。秦彦很想多温存一下,只可惜,看的着吃不着,会更加难受。

    挥汗如雨的跑完步,秦彦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下休息,段婉儿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她身旁坐下。“不是约好一起跑步的吗?怎么不叫我一声?”段婉儿瞪了他一眼,愤愤不平。

    秦彦讪讪的笑着没有回应。

    “我还以为今天早上你起不来呢,没想到你精力倒是蛮不错啊。”段婉儿的语气酸溜溜的。

    “怎么会,已经习惯了,十几年风雨无阻。”秦彦显然没听出她语气里的异样。

    “老实交代,昨晚谁在你房间?不会是白雪那丫头吧?”段婉儿问道。

    “啊?没有啊,哪有,你看错了吧?”秦彦愣了愣,慌忙的掩饰,却有点欲盖弥彰。

    “还想骗我?哼,我昨晚在阳台上看的清清楚楚。”段婉儿愤愤的说道,“不是白雪,那就是沈沉鱼了?”竟然被人捷足先登,段婉儿有些失落,自己怎么那么傻,近水楼台啊,怎么能被别人抢先拔了秦彦的头筹呢?

    秦彦讪讪的笑了笑,沉默不言。

    “小婊咂,竟然洗白白送上门,哼!”段婉儿嘟囔着。

    秦彦四处的张望着,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只是,心里憋屈的慌,明明昨晚什么事情也没做,却被人给冤枉。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豁出去闯红灯了。

    “晚上我闺蜜生日,你陪我一起过去,就当是原谅你了。不准拒绝!”段婉儿狠狠的瞪着秦彦,愣是把秦彦到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只得点头应允。可是,话刚出口,秦彦想起今晚似乎约了薛靖真。只是,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只怕现在就算不答应,估摸着段婉儿不会善罢甘休吧?

    “救命啊,救命啊。”

    “快,打120!”

    一阵嘈杂声传来,秦彦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群人围在一起,吵吵嚷嚷。地上躺着一位老者,浑身抽搐,双眼紧闭,显然已经晕死过去。

    秦彦连忙起身走了过去,蹲下身替老者把了把脉。“都让开,别围在一起,病人需要通风!”

    一边说,秦彦一边慌忙的取出银针,快速的刺入老者的身体。

    “什么人啊?你怎么能胡乱给他针灸?别整出事情了。”

    围观者七嘴八舌的评论着,显然都不相信秦彦。秦彦丝毫没有理会,快速的施完针,再次替老者把了把脉,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打了120没有?赶紧送他去医院。”

    “咳咳!”秦彦的话语刚落,老者咳嗽两声醒了过来。众人顿时惊讶不已,愕然的看向秦彦。不是江湖骗子啊?

    一旁的宋正新却是震惊不已,如果自己没有看错,这应该就是失传已久的五行针法吧?一个中风的老人,竟然只是随便的施了几针,立刻就醒了过来,这让他怎能不吃惊?宋正新激动不已,人才啊,这样的人才可不能错过。

    想到这里,宋正新连忙的想要上前打招呼,却发现秦彦已然离去。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啊。

    “那个年轻人是谁啊?了不得啊。”

    “是啊,只是随随便便的刺了几针,老李就醒了。”

    “我认识,好像是咱们小区附近那个诊所的医生。”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心里都暗暗的吃惊不已。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墨子诊所,宋正新暗暗的记下名字,一会一定要去拜访,这样的人才窝在一个诊所里真是太浪费了。如果能把秦彦拉到自己的医院,一定可以打响医院的知名度吧?到时候,还怕没有生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