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公园门口,一群人拦住了秦彦的去路。

    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瞥了陈劲松一眼,暗暗苦笑。这老人家还真是不死心啊。

    “幸好来得及,差点就碰不上你了。”陈劲松激动的说道。

    “有什么事吗?”秦彦诧异的问道。

    “这些都是滨海市武术协会的人,昨天回去后我跟他们说起你的事情,他们都不相信,所以就带他们过来见识见识。”陈劲松说道。

    “这位就是我昨天跟你们提过的年轻人,秦彦!”

    “秦先生,这位也是咱们武术协会的副会长,万森,八极拳传人。”

    陈劲松一一做了介绍。

    “老陈跟我们说你只有一招就打败了他,我是不相信。秦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咱们切磋几招,如何?”万森卷起衣袖,战意浓浓。

    “你们都是前辈,晚辈怎么能跟您动手。我看还是算了吧,免得有什么损伤,大家都不好,您说呢?”秦彦委婉的拒绝。

    “老万,你还是算了吧。我在秦先生手里一招都过不去,你有几斤几两,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还是不要丢脸了。”陈劲松呵呵的笑着,分明就是故意的刺激万森,有心让他丢脸。

    愤愤的哼了一声,万森说道:“只是切磋几招而已,能有什么损伤。来吧,男子汉大丈夫,别磨磨唧唧的。”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避无可避。“既然万老执意如此,那晚辈只好奉陪。不过,咱们就以三招为限,只要万老能逼我挪动一步,就算你赢。”

    吆喝,这小子够狂妄啊。万森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这脸打的啪啪的啊。陈劲松却是一脸的得意,分明就是想看万森出洋相。

    “英雄出少年啊。好,那得罪了!”万森冷哼一声,却是不敢掉以轻心。

    虽然万森跟陈劲松不对路,但是,却也清楚陈劲松心高气傲,难得对这个年轻人推崇备至,说明这个年轻人肯定有两手绝活。深吸一口气,万森宛如满弦之弓,大喝一声,右脚猛然一跺地面,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飞射而出。一拳狠狠的砸向秦彦。

    八极拳向来以刚猛著称,很少有人敢正面硬抗。万森出拳狠辣,就是迫使秦彦退让,那自己就算是赢了,也算是杀杀陈劲松的气焰。

    秦彦淡然而立,不动如山。看着万森强势的一拳,右手缓缓画圆,准确的抓住万森的手腕,稍微用力一带。顿时,万森失去重心,整个人踉跄着往前跌去,差点没有站稳摔个狗吃屎。

    “太极?”万森愣了愣,更是认定秦彦是陈劲松叫来落自己颜面的。要知道在武术协会,他和陈劲松向来不对手,一个太极,一个八极,互不相让。

    “好!”万森大叫一声,一记侧踢狠狠的砸向秦彦耳门。

    秦彦淡然一笑,右手轻轻一拨,轻易的化解万森的进攻。

    万森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自己堂堂武术协会的副会长,却是连一个年轻娃儿都打不过。而且,对方还是站在原地不动。这要是输了,以后还有什么脸啊。愤愤的哼了一声,万森忽然间一个助跑,腾空而起,一脚狠狠的踹向秦彦。

    “无耻!”陈劲松等人心里暗暗的鄙夷,这分明就是欺负秦彦嘛。

    秦彦眉头一蹙,眼神迸射出一股寒意,冷哼一声。后发先至,一脚狠狠的踹在万森的腹部。“砰”的一声,万森一声惨叫,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好几口鲜血,肋骨断了几根。

    “好耶!”段婉儿兴奋的大叫着,抱起秦彦就是一顿狂啃。

    秦彦愣了愣,尴尬的笑着。

    “哈哈,这下知道厉害了吧?”陈劲松扶起万森,取笑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自诩天下第一。”

    万森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秦先生,心服口服。”

    “刚才出手有些重,万老见谅。”秦彦拱了拱手,歉意的说道。

    “没事,没事。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今天我算是知道什么叫高手在民间了。秦先生年纪轻轻却有这般身手,佩服佩服。敢问秦先生刚才是什么拳法?”万森忍着浑身的疼痛,问道。

    “只是一些散手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了解,了解!”万森呵呵的笑着,只当秦彦是有为难之处,不便细说,也没有继续追问。

    “秦先生,过几日咱们武术协会有一场中韩拳赛,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指导指导。”万森说道。

    “再看吧,我不一定有时间。”秦彦笑了笑,说道。对于这个所谓的拳赛,他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又不好直言拒绝。

    “行,到时我来接你。如果秦先生有时间的话,一定要不吝赐教。”万森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这个年过五十、脾气暴躁的老者,面对秦彦却是心服口服。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告辞!”秦彦道了声别,举步离去。

    回到诊所!

    段婉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回避沈沉鱼,明知道沈沉鱼在诊所,却不像往日般死乞白赖的跟过来,倒是有些出乎秦彦的意料。秦彦本以为这丫头肯定会跟过来,到时免不了一场交火,如今消逝于无形,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准备好早餐,沈沉鱼从楼上走了下来。

    看到她,白雪似乎并没有惊讶的表情,只是用很幽怨的眼神看了秦彦一眼。“难道这丫头昨晚知道沈沉鱼在诊所过夜的?”秦彦忍不住暗暗的想道。

    沈沉鱼表情淡定,礼貌的跟白雪招呼一声,完全没有任何敌意。

    “最近可能很忙,没时间陪你。不会怪我吧?”沈沉鱼问道。

    “没事,工作重要。”秦彦微微一笑。

    “还在生我的气吗?可能是最近作息不稳,太疲惫,我也没想到大姨妈提前来了。”沈沉鱼凑到秦彦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当然生气!”秦彦撇了撇嘴。

    “小气鬼!下次,下次好吗?”沈沉鱼嗔了他一眼,顿时秦彦眉开眼笑。

    “哼,秀恩爱,死的快!”白雪咬牙切齿,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起身走到一旁,眼不见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