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啊,恭喜师妹找到归宿。”伴随着一阵略带嘲讽的声音,苗凤英大步走了进来。

    兰蕙心浑身一震,面露惊恐。

    赵震声眉头紧蹙,瞪了苗凤英一眼,喝道:“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淡然一笑,苗凤英大马金刀的在赵震声对面坐下,“我想进来,谁能拦的住我?师妹,你说对吗?”

    赵震声诧异的转头看了兰蕙心一眼,满是询问之色。

    兰蕙心深深的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的情绪,冷漠的问道:“你来做什么?你已经被赶出巫门,早不再是巫门中人,我也不是你的师妹。”

    “师妹,咱们可是青梅竹马啊。当初,如果不是他,说不定你已经嫁给我了。”苗凤英瞥了赵震声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仇恨。

    “哼,你破坏门规,为非作歹,我只恨当初不应该跟师父求情放你一马;否则,师父也不会无辜的惨死在你手里。”兰蕙心狠狠的瞪着他,满是愤怒之色。只因顾忌赵震声父子安危,兰蕙心不得不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愤怒。

    “是他老顽固,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我所做的不过是想把巫门发扬光大而已。我今天过来不是想跟你争论谁是谁非,当初师父死的时候我找遍了也没有发现,想必师父已经交给你了吧?东西呢?”苗凤英眼神如刀,紧紧的盯着兰蕙心。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兰蕙心愤愤的哼了一声。

    “师妹又何必跟我装傻充愣?那么贵重的东西,师父没有带在身上,那就一定是交给了你。执天令,交出来吧。”苗凤英冷笑一声。

    执天令,天门发给所有存有东西在天门的其他门派的令牌,凭借执天令就可以找天门拿回当初寄存天门的东西。只可惜,兰蕙心已经将执天令交还秦彦,拿回了巫门的东西,如今又哪里拿得出来呢?

    “师父没有交给我,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你死了这条心吧。”苗凤英很清楚绝对不能让苗凤英拿回那些秘籍,否则,必然会有一番腥风血雨。而且,她又怎么能背叛师父临终遗言,将那些东西交给一个叛徒呢?

    “哼,师妹,这样可就没意思了,你也不想逼我动手吧?”苗凤英冷笑一声,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跑到这里咋咋呼呼的。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再他妈不滚出去的话,老子让你横着出去,信不?”赵宇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妈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还他妈什么阿猫阿狗都跑来耀武扬威。

    苗凤英面色一凝,迸射出阵阵杀意。

    兰蕙心大吃一惊,暗叫不好。可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苗凤英已经闪身到了赵宇轩面前,一把掐住他的咽喉。“你爸没教过你怎么尊重客人吗?”

    “不要!”兰蕙心惊叫一声。

    只听“咔嚓”一声,赵宇轩的咽喉被拧断,软趴趴的倒在地上。

    “宇轩!”赵震声一声惊呼,冲了过去,扶起已经断气的赵宇轩,老泪纵横。

    “怎么样?现在可以告诉我东西在哪里了吗?”苗凤英冷笑着说道。

    “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杀了他们也没用。”兰蕙心愤愤的瞪着赵震声身旁的苗凤英,不敢轻举妄动。

    “是吗?看来在你心目中执天令比他重要啊。好,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话音落去,苗凤英阴冷的笑着看向赵震声。

    “你不要乱来!”兰蕙心浑身一震,连忙说道。

    “你杀了我儿子,我要跟你拼了。”赵震声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大吼着朝苗凤英冲了过去。兰蕙心眼见于此,大惊失色,飞身冲了上去,堪堪挡住苗凤英袭来的一拳。再稍微的晚一点,恐怕赵震声也一命呜呼了。

    “师妹,师父已经死了,为了那个东西失去自己所爱的人,值得吗?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找你麻烦,你可以跟他双宿双飞,这不是很好吗?”苗凤英微微的笑着。

    愤愤的哼了一声,兰蕙心说道:“就算死,我也不会把东西交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话音落去,苗凤英一拳狠狠的砸向兰蕙心,动作快如闪电。

    二人缠斗在一起,你来我往,拳影交叠,看得赵震声目瞪口呆。只是,此刻他根本无心顾忌这些,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悲痛欲绝。

    “砰”,苗凤英一拳狠狠的砸中兰蕙心的胸口。顿时,兰蕙心一声惨叫,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蕙心!”赵震声惊声尖叫。

    苗凤英勾起一抹冷笑,一脚狠狠的踹在赵震声的腹部。赵震声吃痛,跪倒在地。苗凤英从身后掐住他的脖子,冷冷的盯着兰蕙心。

    “不要!”兰蕙心连忙叫道,支撑着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渍。

    “咱们好歹师兄妹一场,我也不想为难你,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我现在就可以放了他。”苗凤英手指微微用力,赵震声顿时感觉呼吸困难,脸色涨红。

    “我真的不知道,你杀了他也没用。”兰蕙心说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苗凤英冷笑一声,反手抓住赵震声的胳膊,用力一拧。顿时,赵震声手臂折断,惨叫连连。剧烈的疼痛导致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落下。

    “说不说?”苗凤英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兰蕙心面色纠结,一边是自己所爱之人,一边是师父临终遗言。

    “哼!”苗凤英冷笑一声,再次抓住赵震声另一支胳膊,如发炮制。

    “不要,我说,我说!”兰蕙心终究不忍见赵震声受苦,败下阵来。

    “早这样不就好了。”苗凤英淡然一笑,松开赵震声,“东西呢?”

    “执天令已经交还天门,拿回巫门的东西了,你跟我上楼,我拿给你。”兰蕙心说道。

    “别想跟我耍花样。你应该清楚,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苗凤英自信的笑着,跟随兰蕙心朝楼上走去。

    兰蕙心回头看了赵震声一眼,示意他赶紧离去。只是,赵震声此时疼痛难当,悲伤欲绝,根本就没注意。

    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兰蕙心忽然转身,一拳狠狠的砸向苗凤英。后者早有防备,飘然而退,借力以弹,飞身而起,一脚狠狠的踢向兰蕙心。出手再无任何留情,强大的力道排山倒海席卷而来,兰蕙心惨叫一声,倒地毙命。

    “自寻死路!”苗凤英冷哼一声,冰冷的目光看向赵震声,缓缓从楼上走下,杀意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