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凯撒皇宫!

    天罚在滨海市十五个区的负责人齐聚一堂,气势恢宏。任何一个拉出来,在滨海市跺一跺脚,都要抖三抖得大人物。见面时称兄道弟,但是,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不过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薛总,那个秦彦到底是什么人?他真的有玄武令吗?别不是被人忽悠了吧?”凌志雄不屑的撇了撇嘴,问道。

    “是啊,玄武令可是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利,统领华夏三十四个省级行政区的所有天罚成员,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能耐的。再说,杨老大真的要传位给别人,至少也会提前通知我们吧?我们都不知道,偏偏只告诉了你?”周云山附和着说道。

    薛靖真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待会大家不就知道了。”心中却是暗暗冷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秦彦的厉害,让这些家伙吃吃苦头也不乏是件乐事。

    “杨老大做事向来很有分寸,如果他真的有意让人接替自己的位置,不会不跟我们说的。况且,杨老大已经很久没有跟我们联系,失踪似得,我怀疑是不是这个秦彦对杨老大下了黑手?”孙德彪矮胖的身材看上去忠厚老实,那双小小的眼睛却闪烁着精明,显然是有意要挑起事端。

    “我不管那个秦彦是谁。总之,想要继承玄武令那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能耐,要不然,老子第一个不服。”郑兴华大咧咧的吼道。

    十五个人,可谓是各怀鬼胎,各有算计。

    大家虽然共事已久,但是,谁又真正当对方是自己人?如今他们任何一个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谁又甘心永远的屈居人下?他们心里恨不得诅咒杨昊早点死,那样,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另立门户,脱离天罚。

    薛靖真斜眼的打量着这些人,心中暗暗得意。如果这些家伙不自量力的挑衅秦彦,指不定会落得什么下场。而自己只要表现得衷心,将来或许会有更大的权势。他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决定,跟随秦彦,无论秦彦是否真的是杨昊指定的接班人。

    “不好意思,各位,来晚了!”

    伴随着话音落下,秦彦姗姗来迟。众人的目光不由齐聚过去,皆是一愣。太年轻了吧?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领导指挥自己?而且,看这小子一副温文儒雅的模样,哪里有半分江湖匪气?这样的人,会有什么能耐?

    秦彦目光快速的从众人脸上扫过,将他们的表情一览无遗,收在眼底。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弧度,宠辱不惊,不动如山。

    “秦先生!”薛靖真连忙的起身,态度恭敬的替秦彦拉开椅子,请他上座。

    其余的人皆是一脸不屑,显然不把秦彦放在眼里。

    秦彦满意的冲薛靖真点点头,随即坐下,目光环视众人一眼,说道:“想必薛总已经告诉大家了。杨昊暂时有事不能回来,他担心会有什么意外,所以让我……”

    “你是谁?那个位置是你坐的吗?”郑兴华不屑的瞥了秦彦一眼,冷哼着打断秦彦。

    眉头微微一蹙,不悦的表情一闪而逝。秦彦笑了笑,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位应该是郑兴华郑总,对吗?”

    幸好秦彦做了功课,从薛冰那要来了他们的资料,对于过目不忘的秦彦来说,一两个小时的时间足以将他们的资料记得清清楚楚。

    “不错。”郑兴华态度傲慢,“据我所知,杨老大可没有指定接班人。你凭什么坐那个位置?乳臭未干,无功无德,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秦彦淡淡一笑,说道:“大家也都是这么觉得吗?”

    众人尽皆沉默,不发一言,显然是有意将郑兴华推做出头鸟。不过,众人的表情中显然十分赞同郑兴华的话。

    秦彦暗暗的苦笑,看来想要让这帮人听命,还真得拿出些手段。否则,只怕很难降服这些个江湖草莽。“我是什么身份,你们不需要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你们只需用明白,我手持玄武令,那么我就是天罚的领导人。天罚可不流行什么民主选举,需要你们同意我才能坐这个位置,你们可以不服,但是,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否则,等同触犯天罚的规矩。相信大家应该清楚天罚的规矩是什么,对吗?”

    众人不禁一愣,有些愕然的看向秦彦,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温文儒雅的年轻人,竟然说出这番霸道的话语。只是,不知是狐假虎威,还是真材实料。

    “杨老大失踪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是死是活我们都不清楚,我们怎么知道是不是你害死杨老大,然后抢走了玄武令?现在是什么年代?二十一世纪,你还当是古代吗?想凭一个小小的玄武令就指挥我们,天真。我告诉你,老子第一个不服你。”郑兴华不屑的说道。

    “你们呢?”秦彦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

    其余的人依旧选择沉默,静观其变。

    郑兴华狠狠的瞪了众人一眼,说道:“妈的,刚才你们一个个不都还很牛掰吗?现在他妈的一个个哑巴了?”接着,转头看向秦彦,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没功夫陪你们在这玩。总之一句话,老子绝对不认同你坐这个位置,大不了老子脱离天罚。”

    话音落去,郑兴华起身就欲离去。

    秦彦眉头一蹙,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根据薛冰提供的资料,这个郑兴华纯属莽人,没什么心机,显然是被其他人摆了一道,推倒台面上。若非必要,秦彦还真得不是太想为难他。可是,照眼下的情形来看,如果不杀鸡儆猴,只怕很难服众。

    “站住!”秦彦厉声喝道。

    郑兴华停下脚步,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秦彦缓缓起身,走向郑兴华,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人畜无害。“郑总似乎没有听清楚刚才我说的话,那我就再说一遍。你们可以不服我,但是,必须听从我的命令。这,就是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