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顿了顿,苗凤英又接着说道:“不过,今天我来不是跟你们打架,我是来找秦彦,还轮不到你们在这狐假虎威。秦彦,看来他们都不服你啊,你还没说话,他们一个个的蹦出来,有些不太把你放在眼底啊,要不要我帮你教训教训他们?也好叫他们知道什么叫着服从。”

    “你……”

    众人尽皆愤怒不已,气势汹汹。

    秦彦挥挥手,示意他们安静,淡然的笑了笑,说道:“他们的话就是我的话。如果苗先生是想来喝一杯,我很欢迎;如果是想谈生意,我看不必了。我这人比较胆小,不喜欢跟人合作,怕一个不小心被别人连我那份也吞了。”

    “没有人可以拒绝我,我苗凤英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秦先生还是好好的考虑考虑再给我答复,我也不想我们有什么不愉快,你说呢?万一秦先生哪天上街,一不小心被车撞了,或者像杨昊那样失踪的不明不白,连尸首都找不到,那就不好了。”苗凤英淡然的笑着,语带威胁。

    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苗凤英的话似乎话中有话,难道杨昊的失踪真的跟他有关系?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有极大的可能,否则,苗凤英怎么恰好抓住这个时机再来谈判呢?而且,他本就跟杨昊有宿怨。

    沉默片刻,秦彦微微一笑,说道:“今日刚刚见过令师妹,她告诉我苗先生是叛徒。试问我又怎么能和一个叛徒合作呢?”

    苗凤英神色一凝,愕然的看了秦彦一眼,显然是好奇秦彦怎么会见过自己的师妹。巫门如今只剩下他们师兄妹二人,而且,对于世俗界而言,他们这些人都神秘莫测,秦彦却一语点破,似乎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不禁好奇的重新打量秦彦一番,只是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秦先生,说话最好注意一些,否则很容易得罪人的。”苗凤英愤愤的说道,语气明显比刚才低调许多。

    “没事,我这人嘴上向来没啥口德,经常得罪一些个鸡鸣狗盗之徒,被一些人记恨着也习以为常了,不在乎多得罪一个。”秦彦耸了耸肩,轻描淡写的语气让人听了恨的牙痒痒。而秦彦这边的那些人却是暗叫痛快,有些喜欢这个看上去温文儒雅的年轻人,言语太犀利啊。

    “找死!”苗凤英眉头紧蹙,猛然间一拳狠狠的朝秦彦打去。

    速度之快,让人淬不及防,眨眼间便到秦彦面前。秦彦淡定自若,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缓缓的抬手,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拳迎了上去。

    “砰!”双拳对接。苗凤英顿感一阵强大的力道犹如巨浪般排山倒海而来,胸口仿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闷哼一声,踉跄着后退几步方才站稳,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众人惊讶不已,愕然的看向秦彦。他们可是知晓苗凤英的手段的,整个滨海市能在他手里讨到好处的没有几个,而如今秦彦漫不经心的一拳却重创他,怎能叫他们不吃惊?随即,爆出阵阵叫好声,心中对秦彦更是五体投地。

    苗凤英的出现,无意中帮秦彦很快的树立起威信,错有错招。

    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苗凤英愕然而愤怒的看着秦彦,愤愤的说道:“深藏不露啊,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身手。不过,咱们还没有玩完,山水有相逢,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其实,若非苗凤英太过轻敌,以秦彦目前的修为也根本没有办法秒杀他。高手对决,最忌讳的就是自诩甚高,往往会错误的估计对手的实力,从而不战而败。

    “看你的意思是不想走了,对吗?”秦彦冷笑一声,语带恐吓。

    苗凤英脸色扭曲,愤愤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从始至终,叶峥嵘一言未发,仿佛对发生的事情丝毫不在意似得。临走目光不经意的从秦彦眼神扫过,淡然一笑,快步离去。

    离开凯撒皇宫,苗凤英脸色阴沉,狠狠的瞪了叶峥嵘一眼,说道:“刚才为什么你不动手?”

    “你没有让我动手啊?”叶峥嵘一脸无辜的表情。

    苗凤英愤愤的哼了一声,却又无可奈何。的确,叶峥嵘对他的话言听计从,但是,刚才自己根本没有吩咐他动手。只能暗暗的咒骂一声榆木疙瘩。“帮我查清楚那个秦彦的底细,我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是!”叶峥嵘应了一声。

    “还有,刚才他说见过我师妹,应该不假。你仔细的调查调查,他跟我师妹到底是什么关系。翻遍我师妹的家也没有找到执天令,说不定师妹把执天令交给他也说不定。”苗凤英眉头紧蹙,面色不悦。

    “杀人我在行,调查这些我可不擅长啊。”叶峥嵘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让你查你就查,哪里那么多废话?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否则,你休想知道你的杀父仇人是谁。”苗凤英冷声说道。

    叶峥嵘脸色微微一变,眉宇间快速闪过一丝杀意,无奈的点点头,说道:“我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是必须。”苗凤英厉声说道。

    叶峥嵘撇了撇嘴,满脸的不屑,却是一闪而逝,不着痕迹。

    因为苗凤英的出现,秦彦快速的树立起自己的威信,与会的人再也不敢反对。秦彦环视众人一眼,见他们眼神中露出的那抹敬畏,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我现在坐这个位置,但是,一切如旧,不会改变。我还是那句话,谁如果暗地里给我使什么绊子的话,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说话时,目光刻意的落到孙德彪脸上,吓得他慌忙的垂下头,心虚不已。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心中更加肯定,只怕这孙德彪跟苗凤英早有勾结。因为他今天的表现实在跟他为人太不相符。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大家都回去吧。”秦彦挥了挥手,起身,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