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来人,众人脸色微微一变。

    唐书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喝道:“杜宏亮,这里不是你耍横的地方。别人怕你,哥几个可不怵你。”

    杜宏亮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唐书,你不过只是个跟班而已,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听说盛唐集团的业绩近年不断下滑,股票日跌,要不要我跟我爸说一声,给点项目给你做啊?”

    唐书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却是憋的说不出话来。

    而明显作为唐书老大的凌俊伟却是一言不发,丝毫没有替唐书出头的意思,目光淡然的看向杜宏亮,悠然自得,一副早有所料般。

    秦彦微微蹙了蹙眉头,看来这凌俊伟跟杜宏亮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

    易天行眉头微蹙,不紧不慢的指了指门口,说道:“想吃清炖野生甲鱼,改天吧,今天我请客!”

    语气平淡,不愠不怒,却又充满了不容置疑,丝毫没有给杜宏亮颜面。杜宏亮面色扭曲,有些没料到易天行态度竟然会如此强硬,冷笑一声,说道:“易天行,这里是滨海市,不是燕京城。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似乎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扬武扬威吧?”

    “你想试试?”易天行“嚯”起身,目光如刀般紧紧盯着杜宏亮。

    一直以来易天行都很平易近人,很少有这般表现,不得不让杜宏亮惊讶。目光对视片刻,杜宏亮终究还是败下阵来。呵呵的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尴尬,说道:“既然你请客,那今天就卖你面子。只是,不知道是哪位贵客,让我见识见识。”

    话音落去,目光移到秦彦身上。

    “山野村夫,不见识也罢。”秦彦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头也未抬。

    杜宏亮面色扭曲,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我记住你了。走!”

    挥了挥手,杜宏亮领着人愤愤离去,临走时看向秦彦的目光充满了怒意。

    “别跟他一般见识,仗着自己老子是滨海市政法委书记,耀武扬威。老子早看他不顺眼,要不是顾及他老爸面子,老子早就削他了。”段弘毅不屑的哼了一声。

    “秦彦,抱歉,本想好好请你吃顿饭,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易天行歉意的说道。

    “没事,从他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关我的事了。”秦彦淡淡的笑着。

    易天行微微一愣,若有所思,随即点点头。“杜宏亮气量狭小,这件事情不会善罢甘休,明面上他还不敢对付我们,只怕他会将怒火转嫁你的头上。改天我会找他谈谈,有什么事情你联系我和弘毅,不用客气。”

    秦彦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我光脚的还怕他穿鞋的吗?”

    易天行摸不清楚秦彦的底细,但是,今天这番场面却依旧可以淡定自若,从容不迫,显然不是泛泛之辈。微微点头,易天行说道:“今天很荣幸,能交到你这个朋友。先干为敬!”

    关于易天行的身份,秦彦没有问。但是从他的谈吐,以及杜宏亮面对易天行时的畏惧,秦彦也大概的可以猜出来一些。难得的是,易天行不断没有那股子傲气,反而平易近人,这让秦彦对他好感倍增。

    “不好意思,没有打扰各位吧?”谭洁薇拿着一瓶酒走进包厢。三十出头的模样,浑身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女人味,较之沈沉鱼和段婉儿多了些许风韵。

    “刚才的事情多有抱歉,都是我的错,各位见谅。”

    听闻杜宏亮在饭店闹事,却吃了憋,谭洁薇震惊不已,哪里敢有丝毫怠慢,慌忙进来,连连作揖。

    “这件事情你扛不下来,别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不过,这酒倒是不错,有些年头。”段弘毅呵呵的笑着。

    谭洁薇一听这话,顿感轻松。开门做生意的,和气生财,这里的任何一位都是她得罪不起的。“这酒是我一朋友珍藏的,死乞白赖才要了过来,正宗的女儿红。”

    打开酒瓶,谭洁薇恭敬的替众人斟满。

    “秦彦,这位老板娘可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她藏的酒那绝对是好货色,世面上很难见到。我来这里这么多次,也没见老板娘舍得拿出来,没想到今天你一来,老板娘就拿出来,我们可是沾了你的光啊。”段弘毅呵呵的笑道。

    秦彦微微一笑,知道段弘毅这是刻意的在谭洁薇面前抬高自己。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说道:“果然是好酒,起码有六十年的历史了。”

    “装!”凌俊伟不屑的嘟囔一声。

    “厉害。”谭洁薇竖起拇指,说道,“到今年,刚刚好六十年。”

    谭洁薇明亮的眸子闪烁着精明,却是摸不清秦彦的底细。要知道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却似乎对秦彦格外的尊重,这不得不让谭洁薇好奇不已。

    “酒我们收下,老板娘的心意我们也领了。放心,不会给你添麻烦。”易天行微微点头,淡淡的说道。

    话中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告诉她今晚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不会牵连到她。谭洁薇怎会听不懂?心中压着的石头放了下来,告辞离去。

    “秦彦,有没有兴趣?”段弘毅嘿嘿的笑着问道。

    “什么?”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这老板娘可是人间尤物啊,不知道多少人想做她床榻之宾。可是,统统都被她拒绝了。不过,你想上的话,一定可以。”段弘毅眼神闪过一丝黯然,显然也在谭洁薇的手里吃过憋。

    秦彦暗暗赞许,一个女人能在这些豺狼的手里洁身自好,可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不是她的背景足够强大,那就真的是八面玲珑了。

    “你他娘的脑子里除了这些肮脏玩意,就没其他的了?老子可不像你,整个一种马。”秦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段弘毅却是丝毫也不生气,呵呵的笑着,反而觉得这样才显得跟秦彦关系更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秦彦放下筷子,转头看了易天行一眼,“我替你把把脉吧。”

    “辛苦了。”易天行一愣,慌忙的伸出手。

    秦彦搭脉,闭目,神情严肃,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