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怎么了?生气了?”

    走到秦彦身边,段婉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秦彦有这种异样的感觉,他越是拒绝,自己反而越是想要接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吸引吧?秦彦身上散发的那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她们就是疯点,没什么坏心眼,你别生气。”段婉儿解释道。

    淡淡笑了笑,秦彦说道:“我知道,我故意的,不然肯定被她们玩死。”

    段婉儿一愣,嗔了秦彦一眼,“就你精!”

    “在想什么?”段婉儿问道。

    “我在想,沉鱼现在在做什么呢?”秦彦回答道。

    段婉儿愣了愣,狠狠的剜了秦彦一眼,“能不能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别想她啊?你让人家情何以堪?其实,我也不比她差啊,要不今晚试试?”边说,段婉儿边挑逗的挺了挺胸膛,故意的在秦彦手臂上摩挲。

    “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可没什么定力。”秦彦苦笑一声。

    “谁让你忍了?其实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的。”段婉儿吐气如兰,舌头轻轻的拨动秦彦的耳垂,让他浑身酥麻,一副我为鱼肉,任你宰割的模样。

    “妈的,豁出去了,走,开房!”秦彦忍无可忍,拉起她的手就欲离开。

    段婉儿得意的笑了笑,欣喜不已,看来自己对他还是有吸引力的。“可惜今天不行,人家大姨妈来了,除非你想闯红灯。”

    “草,还真他妈巧,怎么都一样啊。”秦彦苦笑连连。

    “嗯?这么说,昨晚沉鱼也……那你们没有……”段婉儿愣了愣,暗暗窃喜。

    “我可没那个嗜好,对女人身体不好。”秦彦默默叹了口气。

    “其实,你要是不愿意闯红灯,我可以给你开后门。”段婉儿促狭的笑着,满是挑逗的味道。

    秦彦愣了愣,愕然的看了她一眼,“后门也可以?”

    “白痴!”段婉儿哈哈大笑。

    “我们进去吧,不然一会她们该生气了。”段婉儿拉起秦彦的手臂,走进酒吧。只见燕子正在跟人争吵着什么,面色通红,酒吧的保安也都围了过去。气氛剑拔弩张。

    段婉儿愣了愣,慌忙的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他妈的竟然敢吃老娘豆腐。”燕子愤愤然,指着面前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的脸上赫然有一道掌印,估摸着是燕子扇的。捂着自己的脸颊,年轻男子愤愤的说道:“臭**,你他妈敢打我?”

    “打你都算轻的。”燕子丝毫不示弱。

    “兄弟,要闹事出去,别在店里。”保安拦在燕子身前。

    “滚开。你算什么东西?唧唧歪歪的老子连你一起收拾。草他妈的,还没人敢打我,今天不弄死这个臭**,老子不算完。”年轻男子愤怒不已,推开保安,一个耳光狠狠的朝燕子扇了过去。

    “你敢!”段婉儿拦在燕子身前,狠狠的瞪着年轻男子,“一个大老爷们,打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他妈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草!”年轻男子愤然举手,一巴掌朝段婉儿扇了过去。

    段婉儿惊慌失措,竟然忘记闪躲,闭目等死。却迟迟不见对方巴掌落下,好奇的睁开眼,赫然只见秦彦拦在身前,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年轻男子的手腕。“看来刚才修理的你不够,还来找死是吧?”

    冤家路窄!

    杜宏亮没有想到竟然再次碰见秦彦,想起自己刚才在饭店被秦彦羞辱,更是愤怒不已,面孔扭曲。愤愤的哼了一声,杜宏亮喝道:“秦彦,这他妈又关你什么事?”

    “她是我女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秦彦冷冷一笑。

    段婉儿顿时眉开眼笑,他承认我是他女人了?

    “草,你是摆明找茬是吧?”杜宏亮挥手一拳朝秦彦打去。

    秦彦用力一拧,杜宏亮一声惨叫,只觉自己的手腕仿若被铁钳夹住,丝毫动弹不得。紧接着,秦彦一脚狠狠踹了出去,“砰”的一声正中杜宏亮的腹部。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杜宏亮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出手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燕子、芳芳和冉冉惊诧不已,一个个眼神里迸射出花痴般的火花,难怪段婉儿会对他情有独钟,敢情是个扮猪吃老虎的猛人啊。

    这次可不像刚刚在饭店那般留情,秦彦一脚直接踹断了杜宏亮四根肋骨,伤势不轻。

    杜宏亮呜呜咽咽的支撑着爬了起来,愤怒的吼道:“草泥马的,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老子跟你姓。还他妈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弄死他。”

    话音落去,跟随杜宏亮的一群人纷涌而至,举起酒瓶板凳朝秦彦冲了过去。

    秦彦眼神一凝,迸射出阵阵寒意,仿若来自地狱的使者,冲入人群之中。宛如虎入羊群,抬手一拳狠狠的砸在一名小子的脸上,顿时,对方一声闷哼栽倒在地,直接晕死过去。只见得秦彦穿梭在人群中,拳脚纷飞,不时的传出一阵惨叫,眨眼之间,杜宏亮的人全部倒在地上。

    冷笑一声,秦彦缓步走向杜宏亮,眼神如刀。

    “你……你想干什么?”杜宏亮惊骇的步步后退,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他清晰的感觉到秦彦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死亡的气息,仿佛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恐惧,迎面袭来。

    “我跟你说过,下次没那么便宜了。”秦彦冷冷一笑,一拳狠狠的砸在杜宏亮的脸上。一声惨叫,杜宏亮栽倒在地,鼻血横飞,牙齿也被打落几颗,满嘴鲜血。

    秦彦骑在杜宏亮的身上,一拳接一拳狠狠的打在杜宏亮的脸上。不消片刻,杜宏亮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眼看就不行了。

    在杜宏亮的衣服上擦干净手上的血渍,秦彦微微一笑,人畜无害。拍了拍杜宏亮的脸,秦彦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服气,欢迎随时来找我。这次让你躺医院,下次送你见阎王。”

    奄奄一息的杜宏亮心中悲愤不已,却莫可奈何,仇恨的目光狠狠的瞪着秦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