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警察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

    看着一地狼籍和哀嚎连连的人,所有的警察不禁一愣。吴明眉头紧蹙,暗暗叫苦。杜宏亮是什么身份他可清楚的很,如果自己处理不好的话,只怕自己的饭碗都保不住。连忙的吩咐手下叫来救护车,随即目光流转,看见秦彦时,表情一怔。

    “是你动的手?”吴明暗暗窃喜,这次还不借机好好的整整你?打伤杜宏亮,你小子坐牢时肯定的,到时候沈沉鱼还会喜欢你?

    “是他们先动手的。”段婉儿说道。

    “没你的事。”吴明喝道,“铐上,带回局里。”

    “不用那么麻烦,我跟你们回去就是。”秦彦淡然一笑。

    “哪那么多废话?把手伸出来!”吴明得势不饶人。

    秦彦眉头一蹙,冷冷的盯着吴明,“别给自己找麻烦。”

    “怎么?你还想袭警?”吴明凌然不惧。四目相对,火花四射。

    然而,在秦彦强大的气势面前,吴明终究败下阵来,有些心虚的移开目光。拿出手铐,就欲去铐住秦彦。

    冷哼一声,秦彦手臂一甩,吴明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吴明恼羞成怒,拔出手枪,“我看你是找死?敢袭警?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有种你开枪试试?我保证你会先躺下。”岿然不动,凌然不惧。吴明气愤不已,却偏偏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寒意,有些怯弱而紧张。他也只是吓唬吓唬秦彦而已,无论如何愤怒,他也决计不敢开枪。

    “你敢?我是律师,你敢开枪我一定告你。”段婉儿紧张的喝道。

    吴明面色扭曲,愤愤的哼了一声,收起手枪。“带走!”

    酒吧二楼的角落,凌俊伟清晰的将一切捕捉眼底,眉头微微一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唐书,问道:“这个秦彦到底是什么来路?”

    “我打听过了,就是一家诊所的医生而已。以前在偏远的青山镇,最近才搬到滨海市,应该没有什么背景。”唐书回答道。

    “没有背景?难道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所谓?”凌俊伟愣了愣,表情诧异,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杜宏亮被打成这样,事情绝对没那么轻易了结,到时候就清楚了。”唐书说道。

    微微摇了摇头,凌俊伟说道:“我看未必。你看看那几个丫头,哪个是简单人物?杜宏亮这次是碰到硬茬了,估计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弄不好,连他老爸也得受连累。不过也好,有杜宏亮摸一摸这小子的底,到时候咱们就不会吃亏了。”

    “凌少,为什么你对这小子这么有兴趣?该不是他哪里得罪你了吧?”唐书诧异的问道。

    凌俊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冷声的说道:“敢接近沈沉鱼的男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她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碰。”

    “沈沉鱼?惊天集团总裁沈惊天的女儿?”唐书愣了愣,恍然大悟。沈惊天只有两个女儿,沈落雁久病缠身,估计活不了多久,唯一的继承人也就只有沈沉鱼了。谁能娶到她,那就等于掌握了整个惊天集团。

    “不急,咱们慢慢玩死他。”凌俊伟冷笑一声。

    “可是,段弘毅和易天行似乎都很护着他。如果我们对付他的话,只怕段弘毅和易天行会插手。”唐书担忧的说道。

    “易天行不过是个将死之人而已,不用怕他。至于段弘毅,在燕京城我还忌惮他三分,可是在滨海市,我凉他也不敢。真要是惹火了我,做了他,干净利落,谁也找不到我麻烦。”凌俊伟表情冰冷如刀。

    唐书连连附和。

    ……

    医院的病房内,杜如海看着病床上浑身缠满绷带,宛如木乃伊般的杜宏亮,愤怒的面孔扭曲。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从小到大,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下,如今却被人打成这般模样,怎能不心疼?

    “是谁?是谁干的?”杜如海愤怒的吼道。

    “是……是一个叫秦彦的小子,已经被抓到局子里了。”身旁的年轻人颤颤巍巍的回答道。

    “秦彦?”杜如海愤愤的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杜如海拨通李威的电话。“小李,我是杜如海。”

    “杜书记,你好你好!”李威一愣,连忙的说道。

    “你局里是不是抓了一个叫秦彦的小子?”杜如海问道。

    “是,我也是刚刚才接到电话,正准备赶去局里呢。杜书记,您跟他是……”李威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杜如海跟秦彦有关系,一不小心得罪了人。

    “这件事情的性质非常之恶劣,必须严肃处理。社会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暴力分子扰乱社会治安,破坏法纪,必须严惩不待。”杜如海咬牙切齿。

    李威愣了愣,连连的应着,心里却是好奇不已。他接到电话2012酒吧发生斗殴,行凶者已经被带回局里,可是,这样的小事需要杜如海亲自打电话给自己?看来,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不寻常。

    “杜书记请放心,一经查实,绝对严惩不待,绝不姑息。”李威连忙的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杜如海说道:“我听说那小子的嘴硬的很,你是刑侦行家,相信有方法撬开他的嘴,是吧?”

    杜如海说的隐晦,李威却是听的明白,分明就是让自己想办法修理那小子啊。只是不知道那小子到底是哪里得罪了杜如海,得赶紧赶回局里问清楚才行。“杜书记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再好不过了。”说完,杜如海挂断电话。

    李威心中诧异,连忙的加速朝警局驶去,一边拨通吴明的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情怎么会惊动杜书记?刚才他亲自打电话给我,嘱咐我一定要严办。”

    “副局,伤者是杜书记的儿子杜宏亮。我们赶到的时候杜宏亮受伤严重,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估计在医院躺几个月是免不了了。”吴明连忙的说道。

    “杜书记的儿子?”李威一愣,恍然大悟,“你先处理着,我正赶过来。这件事情可要处理好,否则,你我都没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