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请神容易送神难!

    上次的事情已然让严铿感受到秦彦的傲娇,此刻更加的让他感受到秦彦的固执,心下为难不已,不知所措。僵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秦彦,哭笑不得。

    如果这小子真的赖在这里不走,自己如何跟那些人交代?只怕他们会责备自己连这点点的小事都办不好,别说以后的升迁了,恐怕就是眼下这个位置也保不住,会被投闲置散吧?

    “秦彦,你别太得寸进尺了,适可而止。”李威怒目而斥,在不明白严铿的态度为什么这么暧昧的情况之下,不得不表现出跟他站在同一阵线。至于杜如海那边,将来如果责备起来,自己就把责任推给严铿就是。

    “吆,李副局长好大的官威啊。怎么着?你是不是还准备找人把我给踢出去啊?”秦彦不屑的笑着,冷言相讥。

    “你……”李威哑口无言。

    严铿狠狠的瞪了李威一眼,制止他的狂妄自大。事情闹到如今这般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完全都是因为李威的不作为。如今还是这般不知所谓,这不是摆明了让自己难堪吗?沉吟片刻,严铿深深吸了口气,说道:“秦先生,要不你先在这休息会,我们商量一下,然后给你个答复,怎么样?”

    秦彦淡淡的挥了挥手,严铿如释重负,连忙转身走了出去。

    李威显然有些愤愤不平,临走时不忘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

    “这都是你办的好事,哼。”瞪了李威一眼,严铿怒斥道。

    李威愣了愣,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严铿也无心继续跟他纠缠,连忙找到沈沉鱼,把她叫进办公室。点燃一根香烟,吧嗒吧嗒的狠抽几口,一脸愁容。

    沈沉鱼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严局,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不会太严重吧?”显然,她的心里还是记挂着秦彦的安危。

    “应该没什么事,只要对方不起诉,愿意私了也就没什么事情了。你放心吧。”严铿眉头紧锁,说道。

    “私了?怎么可能?杜书记怎么可能会答应?”沈沉鱼显然不相信。

    “这其中牵扯到很多的事情,很复杂,有些事情恐怕不是杜如海想不私了就可以的。这其中牵扯的权利斗争你就不用理会了。我现在糟心的不是这件事,而是,现在秦先生死活都不肯走,说是一定要给他一个交代。这让我怎么办?难不成把杜宏亮从医院抓过来,关他个十天半个月吗?小沈啊,你跟他比较熟,还是你帮我劝劝他吧。”严铿一脸苦涩的笑容。

    沈沉鱼怔了怔,有些错愕。她听得出严铿话语之中的意思,显然是有人对杜如海施加了压力,让他不得不放弃追究秦彦的责任。那么,到底是谁呢?段婉儿那边的关系吗?虽然沈沉鱼也觉得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好,但是,考虑到秦彦可以安然无恙,心里也松了口气。

    “行,我去试试。”沈沉鱼点了点头。

    “那快去吧,快去吧。”严铿着急的说道。

    沈沉鱼应了一声,道了声辞,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沈沉鱼离去,严铿掏出一根香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这么闹心的事情怎么就让自己给遇上了呢?其中牵扯的权利斗争指不定会毁掉自己的前途。不过,似乎也是某种机会,可以让自己青云直上,扶摇上九天。

    掐灭烟头,严铿走进关押段婉儿等女的审讯室,看到这群姑奶奶,着实吃惊不小。难怪会有那么多人给自己打电话了,这几个女孩子哪个家里的背景也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啊。要怪也只能怪杜宏亮自己倒霉了。

    “严局长,你来了?事情怎么处理啊?”燕子瞥了他一眼,说道。

    “你们放心吧,秦彦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要不你们都先各自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秦彦那边你放心,我会帮忙照看着。”严铿赔着笑脸。

    “算了?严局长,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杜宏亮的人我到现在也没看见,你们只把我们抓了过来,却将他们置之不理。如今三言两语就想把事情了了?杜宏亮不追究我们的责任,我们还要追究他的责任呢。”燕子冷哼一声,说道。

    严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刚刚市长也给我打电话问过这件事情了。我们的确有做的不太到位的地方,不过那时杜宏亮的确受伤,应该送去医院医治,否则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事情不就大了嘛。我们这边警察都处理不好的地方,我一定会严肃的处理,你放心。市长也担心你的安全,你还是早些回家报声平安,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顿了顿,严铿又把目光转向段婉儿,赔着笑脸道:“段小姐,你也知道,小沈跟秦彦是朋友,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吃亏的,是不?你们还是先回去吧,这边由我照看着,行不?”

    段婉儿转头看了看燕子,显然是让她做主。

    “好吧,我们就先回去。不过,严局长,如果秦彦有什么事情的话,到时候我们一定会追究你的责任。还有,杜宏亮那边的事情也不会这么简单就了了,我会保留追究他法律责任的权利。”沉默片刻,燕子说道。

    “是是是。”严铿连连的点着头,心里却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如果这帮姑奶奶跟着闹起来,那自己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段婉儿虽然不放心秦彦,可是,严铿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基本上秦彦是不会有事,心里也松了口气。其实,她最主要的还是担心沈沉鱼会不会近水楼台,又跟秦彦发生点什么。不过,这次的事情闹腾的有点大,估计家里的人也都很担心,还是先回去安安他们的心。

    送走几位姑奶奶,严铿心里松了口气,起码,暂时算是解决了。不过,想起里面还有一位爷,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知沈沉鱼到底能不能说服秦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