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审讯室内!

    沈沉鱼拿着酒精药水走到秦彦身边,嗔了他一眼,“都流血了也不包扎,万一有事怎么办?瞎胡闹。”虽是埋怨的语气,却让秦彦感受到满满的温暖,幸福的笑着说道:“一点小伤而已,没事。”

    “你说你无缘无故的整这出戏干什么?”沈沉鱼埋怨的说道。

    “这不是他们虐待我嘛。”秦彦咧嘴笑着。

    “得了吧,你能骗得了严局,能骗的了我?就吴明那点身手还能伤了你?你就是绑着双手双脚他也别想近你的身。”沈沉鱼一语中的,点破秦彦的谎言。

    秦彦尴尬的笑了笑。

    沈沉鱼细心的替秦彦擦洗着伤口,上药,完全展示出她女人的一面,这也是秦彦从未见过的,顿感眼前的女人越发的迷人。

    “你说你没事跑酒吧干什么?龙蛇混杂的地方。婉儿也真是,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去那些地方,害的你出事。”沈沉鱼语气里明显的有些吃醋,心有不忿。

    “我也不想去,这不是她生日嘛,非要拉我去也不好拒绝。结果,就碰到杜宏亮闹事,我总不能站在一旁不管不顾吧?你吃醋了?”秦彦开心的笑着,有一个女人能为自己吃醋,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我才懒得吃醋。”沈沉鱼剜了他一眼,“杜宏亮的家庭背景深厚,也许这次因为婉儿和那几个丫头的家里帮忙把事情压了下去,但是,这件事情肯定不算完,以后指不定还会有什么麻烦呢。”

    “能有什么麻烦?我就一小诊所的医生而已,光脚的还怕他穿鞋的?”秦彦无所谓的笑着耸了耸肩。

    “是,他是打不过你。但是,谁能保证他不在背后耍其他花招?杜宏亮为人我很清楚,睚眦必报,加上他又是杜如海的独生子,杜如海宠爱的不行,能就这么轻易的算了?这次婉儿和那几个丫头能帮你摆平,那是因为她们也牵扯进来了,以后他们还会愿意帮你吗?”沈沉鱼瞪了他一眼,眼神中那份担忧的神情溢于言表。

    秦彦撇了撇嘴,也不说话。

    “你倒好,现在有机会让你出去,你还不走。怎么?还想人家杜宏亮过来跟你道歉认错啊?秦彦,滨海市的关系很复杂,权力斗争就更加的复杂,你没有必要牵扯进来,简简单单的做自己的医生就好。”沈沉鱼语重心长,言语委婉的表达着秦彦根本没这个能耐掺和这些事情。

    “我做人很简单。十六个个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们那个李副局长分明就是受了杜宏亮父亲的嘱咐对付我,既然他们想把事情闹大,那就闹大一点,也好让他们知道我秦彦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们知晓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他们想怎样就可以怎样的。否则,将来才会麻烦重重。”秦彦的表情一本正经,态度严肃。

    沈沉鱼微微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那脸上绽放出的自信笑容,忽然间让她越发的感觉到这个神秘的男人似乎还有太多秘密。

    说话间,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严铿领着杜如海从外面走了进来。沈沉鱼微微一愣,警惕的目光看了杜如海一眼,身子不由自主的拦在秦彦的面前。

    “秦先生,鄙人杜如海,今晚的事情太过的冒昧,都是犬子的不是。所以,特意来跟秦先生赔个不是,希望秦先生可以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犬子一般见识。”杜如海态度恭敬的赔礼,虽然眼神中依旧闪烁愤怒和仇恨,却很巧妙的控制着不表现出来。

    沈沉鱼目瞪口呆,这都哪跟哪?就算婉儿和那几个丫头家出力摆平了这件事,那也不至于还让杜如海来跟秦彦道歉吧?

    沈沉鱼好奇的看向秦彦,想起他刚才脸上的那抹自信,不禁越发的感觉好奇。看来,这个土了吧唧的农村娃秦彦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啊。

    “你不是说笑吧?”秦彦玩味的看着杜如海,淡淡的说道。

    “哪能呢,我是真心诚意的来跟您道歉。小孩子不懂事,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您,你多多见谅。”杜如海咬着牙,委曲求全。

    “杜先生这是弄的哪一出啊?我把你儿子打伤住院,你应该吩咐那个什么李副局长狠狠的修理我才对,怎么无端端的反而来跟我道歉?你还是别说笑了。放心,既然事情是我做的,那我就会承担,就待在警局不走了,等候他们的处置。”秦彦一本正经的表情让杜如海头皮发麻,这不明白着修理自己吗?如果这位爷赖着不走,外面那位能放过自己?

    尴尬的笑了笑,杜如海说道:“秦先生,您放心,犬子得罪之处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这件事情秦先生做的对,帮我好好教训教训那小子也好让他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敢为难秦先生?秦先生如果还不满意,您一句话,怎么说我怎么做。”

    “是吗?行,既然杜先生都这么说了,那事情好办了。来,跪下给我磕三个头,这件事情就当是了了。”秦彦浮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杜如海面色难看至极,满脸的酱油色,心中极度的愤怒却又不得不压制下来。“好!”杜如海深深吸了口气,就欲跪下。

    秦彦慌忙的扶住他,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杜先生这是做什么,我跟你开玩笑呢。大家不打不相识嘛,这件事情就算了了。”

    杜如海愣愣的看了秦彦一眼,尴尬的笑着,心中却暗暗的想,这小子忒不是东西了,心机太深。不过,好在事情眼下算是摆平了,杜如海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杜宏亮他没什么事吗?也怪我,下手也没个分寸,你多多见谅。”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他没事,在医院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秦先生教训的是,宏亮那小子该打,我还得谢谢秦先生替我管教他呢。”杜如海憋着一肚子的气,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没事就好。行吧,既然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秦彦淡淡一笑,招呼沈沉鱼一声,举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