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次日一早,诊所刚刚开门,万森便走了进来。紧跟其后是一名年轻男子,魁梧挺拔,赫然是昨日在餐厅遇见的那位年轻人万军。秦彦不禁愣了愣,心中恍然,都姓万,而且擅长八极拳,早该想到他们有关系才对。

    “秦先生!”万森抱拳行礼。

    秦彦微微点头,说道:“如果是想让我加入你们的武术协会,那就免开尊口,我没什么兴趣。”

    “不是不是,秦先生不要误会。这次来主要是有两件事情。第一件,听闻不孝子昨晚冒昧得罪秦先生,特来赔个不是。”万森的态度丝毫不像昔日初见秦彦那般的狂妄,谦逊有礼。接着,转头狠狠的瞪了万军一眼,喝道:“还不赶紧给秦先生认错。不知天高地厚,如果不是秦先生手下留情,你焉能安然无恙站在这里?”

    万军倒也没有丝毫的不甘不愿,恭敬的鞠躬,“多谢秦先生昨日手下留情,冒犯之处还望秦先生多多见谅。”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都已经过去了,不用再提,况且我也没放在心上。”

    “秦先生大人大量,可是礼数却不能免。秦先生放心,昨晚我已经狠狠的教训过他。练武之人应该洁身自好,竟然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充当别人的打手,简直有辱咱们练武之人。”万森凶狠的目光瞪着万军,显然很不满他替杜宏亮办事。后者垂着头,一言不发,面色怯弱,显然十分惧怕自己的父亲。

    秦彦很清楚的看到万军手臂和脸上的伤痕,暗暗的想,这万森下手还真狠,对自己的儿子也丝毫不留情啊。“前辈就不要再生气了,我想他也知道错了。我只是想知道,你跟杜宏亮的关系怎么样?为什么帮他的忙?”

    万军怯弱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回答道:“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只不过杜宏亮曾经帮过我一次,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昨天我才答应他出手。一直以来,我以为我的功夫已经很不错,直到昨日我才真正明白,我不过是个井底之蛙。是秦先生打醒了我,让我见识到真正的功夫是怎样的。”

    “这下不嚣张了吧?不止一次的跟你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就是不信。如今算是受到教训了?”万森喝道。

    “其实,你的八极拳已经相当的不错,一般的习武之人也绝非你的对手。八极拳虽然以刚猛著称,但是,出拳时心态却要十分的平和。如若不然,反而无法发挥出八极拳最为强大的力量。”秦彦淡淡的说道,“八极拳传承虽然三百年不到,但是,中间华夏变故太多,以至于很多正统的东西已经失传。”

    万森父子微微一震,表情愕然的看向秦彦。一直以来他们都有一个错觉,认为八极拳拳法刚猛,应当心中时时存杀敌之心。如今秦彦一番点拨,顿时让他们豁然开朗。

    “多谢秦先生指教,受教了!”万军恭敬的抱拳行礼。

    “我见你也是痴武之人,刚好我这里也有一套关于八极拳的拳谱和注解,暂且给你看看,希望对你有所帮助。你们稍等一下!”说完,秦彦上楼。片刻之后,便从楼上走下,将一个U盘递了过去。“这里面记载的很详细,你回去好好研究,相信对你会有帮助。”

    万军激动不已,欣喜的接过,连连的道谢。对于习武之人而言,这些东西可远远比金银财宝更加的具有诱惑力。

    万森也同样激动难耐,想不到秦彦竟然舍得拿出这样的宝贝,还真是因祸得福。“秦先生厚恩,难以为报。日后秦先生但又任何需要,我们父子定当竭尽全力,竭诚以报。”

    “言重了。”秦彦微微一笑,“如果真要报答。这样吧,我车子还停在2012酒吧的门口,麻烦你帮我开回来。怎么样?”

    万军不禁一愣,这要求也太低了,心中顿时对秦彦更加佩服。

    “前辈刚刚说还有一件事,不知是什么事?”秦彦问道。

    “哦,上次不是跟你提过嘛,滨海市武术协会举办了一个中韩武术交流会,希望秦先生可以参加。这次特地送请柬过来,希望秦先生抽空驾临指教。”万森一边说一边掏出红色请柬恭敬的递了上去。

    秦彦接过淡淡扫了一眼,说道:“看吧,如果到时候有时间我会去的。”

    万森微微点头,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千恩万谢之后,领着万军告辞离去。离去时,秦彦把车钥匙丢给万军,后者诚惶诚恐,反倒觉得秦彦这样的要求太低,心中不安。

    万森父子刚刚离去,段弘毅便领着易天行走了进来。回头瞥了万森父子一眼,段弘毅诧异的问道:“那不是昨晚在饭店那小子吗?他怎么来了?”

    “我跟他父亲认识,他们过来道歉。”秦彦说道。

    “哦!”段弘毅点点头,说道:“对了,秦彦,你知道吗?赵宇轩死了。”

    “什么?怎么死的?什么时候?”秦彦一愣,惊愕的问道。

    “昨天。在他家里,被人杀了。不单单是赵宇轩,他家里所有人都死了,鸡犬不留。”段弘毅脸上微微有些失落,想来应该是赵震声的死导致他们的合作计划被迫中断。

    秦彦眉头微蹙,脑海中浮现出苗凤英的身影。能做到这么隐秘,而且有这个能力和动机的,苗凤英的嫌疑最大。这还真是个祸患,看来有必要尽早除掉,否则,指不定哪天沈沉鱼查到他身上也会有危险。

    “哦!”秦彦淡淡应了一声。

    段弘毅知道他没兴趣继续谈论下去,也识趣的闭上嘴,屁颠屁颠的跑到柜台勾搭白雪去了。

    “秦先生,这么早就来麻烦你,抱歉。”易天行歉意的笑了笑。

    “没事。到里面躺下,我先给你施针。”秦彦说道。

    易天行道了声谢,径直的走到内屋躺下。片刻之后,秦彦走了进来。

    给银针消毒后,秦彦说道:“重症下猛药,待会可能有些难受,你忍着点。”

    “嗯!”易天行脸色凝重,重重点头。虽然他已经对自己的病情不报太大的希望,但是,看到秦彦凝重的表情,心中还是燃起一丝希望。

    秦彦不再言语,一根银针缓缓刺入易天行的穴位,动作很慢,不似前几日给沈落雁施针那般。然而,随着秦彦的银针落下,易天行很清楚的感觉到有股炙热的气息瞬间涌入自己的身体,仿佛置身在烈日之下,难受非常。想起秦彦刚才的话语,易天行咬牙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秦彦表情凝重,一针落下,随即又是一针,还是那般缓慢。不过,随着秦彦一针接一针落下,易天行越发难受,五脏六腑仿佛被油煎一般,那种疼痛难以言语。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浑身汗水淋漓,仿佛淋了一场大雨。

    然而,易天行依旧紧紧的咬住牙关,支撑着,不让自己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