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九阳针法,较之五行针法更为霸道,以气行针,无名真气直灌易天行体内,对于病情严重的易天行而言,自然十分难受。然而,易天行病情严重,重症下猛药,不如此而为,根本无法打开突破口。

    九针完毕,秦彦也已经是浑身大汗淋漓,脚步虚脱。幸好段弘毅眼疾手快,慌忙的撇下对他爱搭不理白雪冲过来扶住他。

    “你没事吧?”段弘毅关切的问道。

    “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秦彦深吸口气。

    眼见于此,易天行心中暗暗叹息,这个人情可欠大了啊。虽然他不清楚秦彦的针法究竟如何奇妙,但是,眼见秦彦如此模样,也知他必然是尽了全力。不管自己的病是否能够治愈,就单单冲着秦彦这份人情,易天行也觉得没有白交这个朋友。

    约莫半个小时后,秦彦慢慢的恢复过来。体内的无名真气耗损严重,不过,自从有了突破,秦彦并不太担心。破而后立,每次过度使用无名真气,反而会促使无名真气的量越来越大,这对他而言是个难得的好事。

    洗漱完毕之后,秦彦换好衣服出来。

    “大恩不言谢,秦先生这份恩情,我记住了。”易天行上前恭敬的说道。

    “我替你把把脉。”秦彦边说边示意他坐下,替他把脉。许久,秦彦紧蹙的眉头绽开一丝笑颜。“看来我的治疗方法是对的,虽然这次的治疗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是,从治疗的效果来看,我很有信心。我可以担保,只要你定期接受治疗,三年内,你不会有任何问题。”

    易天行浑身一震,欣喜不已。这些年他拜访过很多的名医,也去过国内外很多大型的医院,结果都是一样,判了他死刑。而如今,秦彦却可以说出如此笃定的话,这又怎么能让他不惊喜?

    “太好了!”段弘毅激动的抓住易天行的肩膀,眼眶湿润。

    “我给你开几副药,你回去后按时服用,可以帮助巩固疗效。”边说秦彦边取出毛笔,刷刷刷的写下药房交给白雪配药。

    “矫情的话我也不多说了,秦先生,以后有任何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直言。”易天行说道。

    “治病救人是我份内的事,你不用谢我。治疗费和医药费总共五千,谢谢!”秦彦淡淡的说道。

    “不是吧?秦彦,你也太小气了。”段弘毅愣了愣,苦笑一声。这小子还真抠门,竟然想着收钱。

    “没见过去医院看病还讨价还价的,嫌多吗?”秦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弘毅!”易天行瞪了段弘毅一眼,说道:“人情归人情,生意归生意。况且,秦先生愿意耗费心神替我治病,单单是这份情义就不是用金钱可以买来的。秦先生,微信支付可以吗?”

    秦彦满意的点点头,这易天行果然是讲究的人。

    微信收款。秦彦瞥了段弘毅一眼,问道:“你跟那个凌俊伟的关系怎么样?”

    段弘毅愣了愣,说道:“交情不是太深。不过,都是在滨海市商场混得,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也算是朋友。怎么?他得罪你了吗?”

    “那东胜集团呢?”秦彦接着问道。

    “东胜集团财力雄厚,在滨海市也仅次于惊天集团,不过,东胜集团在海外的财力不容忽视,只怕连惊天集团也比不了。而且,凌家关系网十分庞大,凌俊伟的大伯姑姑都是滨海市高层。”段弘毅有些诧异的看着秦彦,好奇他为什么会问这些。

    “昨晚吃饭时,凌俊伟似乎对我很有敌意。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秦彦问道。

    “哦,你说这个啊。其实,东胜集团一直想跟惊天集团结为姻亲,强强联合,那样在滨海市甚至整个华夏都无人能敌了。沈惊天就两个女儿,沈落雁身患重病,也不知能活多久,所以两家如果联姻,那就只能是沈沉鱼。我想,凌俊伟可能是知道你跟沈沉鱼的关系不错,心里吃醋吧。”段弘毅呵呵的笑着说道,“不过,我看凌俊伟也是剃头担子一头热。沈沉鱼从小跟着她妈妈,对惊天集团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估计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秦彦,如果你担心凌俊伟找你麻烦的话,我找个时间组个局,我帮你们调停调停,相信他应该会给我些颜面。”

    “不用了。而且,我看凌俊伟也不会给你这个面子,你还是免得自讨没趣的好。”秦彦撇了撇嘴。

    段弘毅吃瘪,脸色涨的通红,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弘毅,我看那个凌俊伟不是值得结交的朋友,如果不是看你的面子,我才懒得跟他一起吃饭。我劝你最好也少跟他来往,对你没好处。”易天行看人还是比较透彻,一语中的。

    讪讪的笑了笑,段弘毅说道:“我也知道。不过,我现在在滨海市混饭吃,免不了跟他们打交道。我从燕京城跑到滨海市独自创业不就是为了证明给家里的人看,我不是他们眼中那个一无是处的二世祖嘛,我不想动用家里的关系。”

    “你明白就最好不过。什么人该交,什么人不该交,我想你心里清楚。你跟凌俊伟拉上关系也不算坏事,但是,最好不要跟他有太多生意上的往来。依我看,东胜集团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易天行语重心长,对于这个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的发小显然十分关心。

    “如果我没猜错,昨晚杜宏亮到餐厅闹事,应该是受了凌俊伟的指使。他们的关系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你多留个心眼。”秦彦对段弘毅倒是十分欣赏,骨子里没有那些富家子弟和官宦子弟的嚣张气焰,反而有些江湖习气。

    段弘毅愣了愣,说道:“是吗?这个我还真没看出来。有机会我得了解了解,不能被别人蒙在鼓里耍了都不知道。对了,听说昨晚杜宏亮在2012闹事,被人重伤。秦彦,这件事情不会是你做的吧?”

    秦彦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我就说嘛,除了你还有谁敢那么做。牛逼!”段弘毅呵呵的笑着竖起大拇指。

    易天行愣了愣,紧张的说道:“秦彦,杜宏亮为人有仇必报,恐怕他不会就此罢休。而且,杜如海就杜宏亮一个儿子,向来疼爱有加,只怕也不会善了。这样吧,我找个时间约杜如海聊聊,希望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不用。昨晚杜如海已经到警局跟我认错,相信短时间内他们还不会把我怎么样。”

    易天行和段弘毅闻言惊诧不已,好奇的看了秦彦一眼。不过,随即心下了然,想必是段婉儿动用了关系所以才会这般收场。段弘毅虽然对秦彦的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是,却决然想不到秦彦背后真正的身份。

    “总之,无论你有需要一定要给我电话,否则,就是不拿我当朋友。”易天行说道。

    “好!”秦彦微微点头。

    段弘毅和易天行也未多做停留,闲聊了几句之后告辞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