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送走段弘毅和易天行,叶峥嵘如约而至!

    “老大!”

    叶峥嵘咧嘴一笑,给秦彦一个大大的拥抱,配合他那妖艳的气质,有些让人想入非非。白雪惊愕的眼神瞥了叶峥嵘一眼,一脸怀疑的目光打量着秦彦,无疑,这丫头以为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秦彦淡淡的点头,招呼他一起吃饭。

    叶峥嵘也不客气,俨然一副自己家的模样。只是,白雪看向他的眼神却分明充满了敌意。这丫头似乎对每一个接近秦彦的人都不太感冒,男人也好,女人也罢。也是,本来好好的“烛光晚餐”硬生生的插进来一个电灯泡,白雪怎么会有好脸色给他?而且,叶峥嵘脸上还有一副猥琐**的笑容。

    “大嫂,你的手艺比那些饭店的厨师都要棒啊。”叶峥嵘毫不吝啬的夸奖,一脸的奉承。

    “以后有空常来啊。”白雪顿时堆满笑容,这一声“大嫂”叫的她酥到骨子里,心里不禁暗暗的赞叹叶峥嵘明事理。

    “好啊,不过,我怕打扰老大和大嫂的二人世界。”叶峥嵘呵呵的笑了笑。

    “没事,都是一家人嘛。”白雪开心不已。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瞪了他一眼。

    微微耸了耸肩,叶峥嵘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说道:“老大,其实就算你不让我过来,我也得来。”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着他。叶峥嵘嘻嘻一笑,说道:“苗凤英让我查你底细呢。”

    “你怎么跟苗凤英混在一块?他做的可是毒品生意,你别告诉我你也有份啊。”秦彦脸显怒色,狠狠的盯着他。

    “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插手,我只负责替他清楚障碍,帮他扫清他的对手。”叶峥嵘说道,“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杀死我父亲的凶手,可是却一无所获。根据我调查,苗凤英清楚当年的真相,所以我只好帮他忙。作为条件,他会告诉我凶手是谁。”

    “何必这么麻烦?直接逼他说出来不就得了?我担心苗凤英根本就是利用你,到时候只怕是三年又三年,你岂不是被他牵着鼻子走?”秦彦说道。

    叶峥嵘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又何尝不知道呢?但是,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一定要知道凶手是谁。我又不是你,我可没那个能耐打赢苗凤英,逼他说出真相。不过,现在碰见老大你,情况就不一样了哦。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可难住我了。我对苗凤英了解不深,可不敢保证一定能逼他说出真相。”顿了顿,秦彦转而问道:“苗凤英似乎对你很信任,我想知道杨昊的事跟苗凤英有没有关系?”

    “这算是帮我的条件吗?”叶峥嵘嘿嘿的笑了笑。

    “你要跟我算的那么清楚吗?”秦彦瞪了他一眼。

    “当然不是,老大怎么会那么残忍的对我呢?”叶峥嵘嘻嘻的笑着说道,“苗凤英一直都想跟杨昊合作,希望可以借助杨昊的地盘散货,可是,杨昊却屡次的拒绝。本来苗凤英是打算让我帮他解决杨昊的,可是刚好那时候我有事离开了滨海市一段时间,所以杨昊的事到底跟苗凤英有没有关系我不清楚,但我想苗凤英应该脱不了干系。”

    秦彦微微点了点头,以苗凤英的精明应该不会对叶峥嵘掏心掏肺,肯定防着一手呢。顿了顿,秦彦说道:“让你查的资料查的怎么样了?”

    “小事一桩嘛,哪里能难倒我?”叶峥嵘边说边用手机把资料传给秦彦。后者打开看了看,眉头紧紧蹙在一起,“这个苗凤英倒是一点都不简单啊,而且还做得密不透风,如果不是你在他身边,只怕很难拿到这些资料。”

    “这件事情苗凤英也一直不让我参与,我也乐得自在。如果不是老大让我调查,我也懒得费那个心思。那家火葬场属于付玉生的产业,付玉生其实一直是苗凤英的跟班,帮他负责毒品方面的生意。九洲中医院是苗凤英投资的一家私立医院,但是,其实那里是苗凤英的制毒工场。制作出来的毒品藏在死尸体内,然后运到火葬场,再交由付玉生负责散货。那个员工就是因为发现了尸体内的毒品,所以被杀人灭口。”叶峥嵘说道。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冷笑一声,“这个苗凤英还真厉害,竟然把制毒工场放在医院里,谁会想到治病救人的医院其实是制毒工场呢?”

    “老大,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件事情?”叶峥嵘好奇的问道。

    “有个朋友在警局做事,刚好负责这件案子,所以就好奇问问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朋友?真的这么简单吗?”叶峥嵘促狭的笑着,显然不相信。

    白了叶峥嵘一眼,秦彦说道:“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老大,你不会是想把这些交给警察吧?其实,只要老大出马,苗凤英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叶峥嵘说道。

    “能借刀杀人不是更好,何必自己动手呢?况且,这也算是协助警方破案,是我们良好市民应尽的责任嘛。稍后我会把这些资料交给我朋友,让她处理就行。不过……”话说到一半,秦彦顿了顿,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接着说道:“自家的事情那就要自己处理了。哼,第一眼见到孙德彪时,就感觉他跟苗凤英之间有着什么微妙的关系,果然不假。这么看起来,杨昊的事只怕跟孙德彪也脱不了干系。”

    叶峥嵘微微一愣,说道:“老大,那你想怎么处理?”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当然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不过这件事情我希望你去做。”秦彦说道。

    “我?”叶峥嵘愣了愣,诧异的说道,“老大,我不明白。”

    沉默片刻,秦彦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峥嵘,咱们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有些事情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但是,我希望今天我对你说的一切,你都不能跟外人说,憋死在自己肚子里。”

    “什么事情那么严肃啊?老大,你可别吓唬我。”眼见秦彦一脸严肃,叶峥嵘呵呵的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