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也严肃点。”秦彦厉声喝道。

    叶峥嵘撇撇嘴,收起笑容。

    “你以前不是一直问我到底是做什么的吗?现在我就告诉你,我真正的身份是天门的门主。天门有几千年的历史,在华夏的势力交错复杂。杨昊,其实是天门的堂主,代号玄武,负责掌管天门庞大的地下势力,维持地下秩序。现在他不在,是生是死还不清楚,我担心下面的人会出什么事情。”秦彦缓缓说道,“你也算老家伙半个徒弟,又是我最值得信任的兄弟,由你接替这个位置是最合适的人选。你意下如何?”

    叶峥嵘表情震惊,半晌回不过神来。虽然他早就猜出秦彦的身份不仅仅只是一个小诊所医生那么简单,但是,现在听秦彦这么简单的表述,依旧可以感觉到天门的庞大,心中不免震惊。

    “怎么?有为难之处?”秦彦问道。

    “没有。只是,你忽然跟我说这么多,我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其实,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就是为家人报仇,其他事情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叶峥嵘说道。

    “你接替玄武之位也并不妨碍。况且,天门在华夏乃至世界各地都有庞大的情报网,说不定可以更快帮你完成心愿。当然,你也不必着急回答我,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再给我答案。”

    沉吟片刻,叶峥嵘深呼吸几口,说道:“既然老大给我脸那我就得兜着。行,我答应了。”

    “好。”秦彦满意的点点头,嘴角绽开一丝笑容,“稍后我会安排时间将你的身份传达下去,这件代表着玄武的玉佩你拿着。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带在身上,这是你身份唯一的证明。否则,将来如果碰到自己人却不知道,闹出误会就不好了。”边说,秦彦边掏出那枚黑色的玄武形状玉佩递了过去。

    “其实,你也只是帮我暂时的顶替一下,等找到杨昊,到时恢复你的自由身。”秦彦接着说道。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叶峥嵘咧嘴一笑,接过玉佩瞅了瞅,“老大,这可是古董哦,价值连城啊,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秦彦无奈的瞪了他一眼,说道:“这枚玉佩的价值可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至于孙德彪的事情,到时候就交给你处理,就当是帮你树立威信。”

    “放心,保证办的妥妥当当。”叶峥嵘咧嘴笑着将玉佩戴在身上。顿了顿,叶峥嵘转而说道:“老大,其实我一直感觉苗凤英的背后还有人,否则,他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冒起。所以,我怀疑苗凤英其实不过只是摆在台面上的人物,在他的背后可能有着更庞大的一股力量在支撑。”

    “哦?”秦彦的眉头紧蹙,“那你知道是什么人吗?”

    微微摇了摇头,叶峥嵘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苗凤英做事还是很小心的,他对我也一直都很不放心,很有保留。而且,如果苗凤英的背后真的有人指使的话,那这个人的背景一定不简单,肯定不会让我那么轻易就知道的。”

    秦彦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对。算了,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们的事,交给警察去处理吧。只要他们不妨碍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是。”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晚上没什么事吧?一会陪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叶峥嵘好奇的问道。

    “找个老朋友叙叙旧。”秦彦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阴森恐怖,充满了森冷的杀意。

    叶峥嵘微微一愣,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月黑风高,夜凉如水!

    收到薛冰发来的微信,秦彦和叶峥嵘驱车径直的赶往海棠湾小区。欧式建筑的联排别墅在滨海市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自然更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虽不及汤臣出名,却也聚集着很多富贾新贵。

    小区的物业管理十分严格,秦彦只得在小区外将车子停下,徒步翻过院墙进入小区内。叶峥嵘紧跟其后,一个跃身,进了小区。

    “老大,到这里来做什么?”叶峥嵘诧异的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叶峥嵘耸了耸肩,没有继续询问,跟随着秦彦来到一栋别墅的门口。大门紧闭,别墅内灯火昏暗,透过窗帘隐隐可以看见卧室内有人走动。悄无声息的打开院门进去,忽然间一条狼狗窜了出来,虎视眈眈。

    “别动!对付狗我最在行了。”叶峥嵘嘿嘿一笑,凑上前去。

    “乖,别动,安静,安静!”叶峥嵘声音温柔,试图安抚那条具有很强攻击力的狼狗。然而,狼狗似乎根本不买叶峥嵘的帐,龇牙咧嘴,一个飞扑,张嘴径直的奔着叶峥嵘的脖子咬去。动作快捷,眨眼间就到了眼前。

    “靠!畜生就是畜生,听不懂人话啊。”叶峥嵘慌忙后退。

    秦彦却是纹丝不动,双眼如炬,狠狠的瞪着狼狗,浑身杀气贲涨。狼狗似乎感觉到秦彦身上的那股强大的杀意,害怕的垂下头去,发出低低的吼叫。秦彦缓缓的走过去,轻抚着狼狗的头颅,狼狗宛如一只温顺的绵羊,任由秦彦抚摸着自己,恐惧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却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叶峥嵘目瞪口呆,苦笑一声,说道:“老大,连畜生都这么听你的话啊,简直把你当成它老大了啊。”

    翻了个白眼,秦彦说道:“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

    嘿嘿的笑了笑,叶峥嵘说道:“当然是夸你啊。”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懒得跟这白痴继续讨论这个无聊的问题,径直的走进屋内。叶峥嵘紧跟其后,凑到秦彦耳边小声的问道:“老大,这该不会是你另一个家吧?老实交代,是不是养了哪个小三在这里?放心,我绝对不会跟嫂子说的,咱俩谁跟谁啊,是吧?”

    “我养你妹,你脑子里就不能有点正常的东西?”秦彦瞪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