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救命啊,秦先生,救命啊。”

    林月儿刚刚离去,宋正新急冲冲的冲进诊所。人还未进门,焦急的声音已经传来。

    “秦先生,秦先生,赶紧跟我去一趟医院,有个病例很特殊,我们用尽了办法也无济于事啊。”宋正新焦急不已。

    “怎么回事?”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病人是刚刚从人民医院转过来的,病情十分特殊。我们仔细的检查过,病人没有任何伤口,身体迹象也十分正常,可是,却一直昏迷不醒。我们用尽了很多办法,都没办法让她醒过来。秦先生,你可一定要帮忙啊。”宋正新着急的说道。

    这可是打响九洲中医院名声的好机会,如果能治愈这个病人,那九洲中医院声名在外,以后还愁没有生意?

    “这么奇怪?”秦彦愣了愣,说道,“好吧,我跟你去看看。”

    宋正新激动不已,还以为要费点口舌才能说动秦彦,没想到他这么爽快的应承下来。出门口,一名年轻男子恭敬的打开车门,宋正新邀请秦彦先坐,自己随后跟着上车。那名年轻男子眉头微蹙,面色不悦。

    “病例带了吗?我先看一下。”秦彦问道。

    “带了,带了!”宋正新慌忙的取出病例递了过去。

    秦彦接过,仔细的看了看,眉头微蹙,“的确有些奇怪。等过去后我替她把把脉再确定吧。”

    “不懂就不要装懂,我师父都没办法,你能治的好?”年轻人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

    秦彦淡然一笑,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可是,宋正新却眉头一蹙,怒斥道:“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给我好好开车。”

    “师父,我就不明白了,他不过是一个诊所的小医生而已,连进咱们医院的资格都没有。我看,多半是学了一点皮毛的江湖郎中,你可不要被他给骗了,万一连累了咱医院可就不好了啊。”年轻人“语重心长”,气不过宋正新对秦彦那么看重。

    “你懂什么?不知天高地厚。停车,马上给我滚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过来。”宋正新斥道。接着,转头看了秦彦一眼,歉意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秦先生,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您别介意。”

    “没事,我习惯了。如果什么阿猫阿狗的质疑我几句我就生气的话,那我早就被气死了。”秦彦呵呵的笑着,不着痕迹的骂了年轻人一句。

    “听到没有?这就是气度。想要做医生,首先得学会做人,连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还有什么资格做医生?赶紧停车,给我滚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宋正新狠狠的瞪了年轻人一眼,斥道。

    走进病房,只见病床前围满了人,叽叽喳喳的议论纷纷。

    看到宋正新进屋,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好奇的目光上下的打量着秦彦,暗自猜测着他的身份。

    “这位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神医秦彦秦先生!”宋正新介绍的语气毫不吝啬的抬高秦彦,以至于引来阵阵怀疑的目光。一个如此年轻的中医,也能称得上是神医?该不会是宋正新急糊涂了,病急乱投医吧?

    宋正新又一一的给秦彦介绍在场的其他医生,中西医都有,来自滨海市各大医院的脑科专家。只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堆满了愁容,显然是对病人的病情一筹莫展。众人显然对于宋正新夸大的介绍并不感冒,没有人主动跟秦彦打招呼,一副不屑的神情。秦彦也懒得理会他们,看了病床上的病人一眼,伸手搭脉。

    许久,秦彦缓缓起身。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脉搏正常,不像是病人。相信你们也给她仔细的检查过,脑部没有任何的创伤,是吧?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们顾忌到自己的名声还是病人的特殊情况,所以你们才没有确诊。其实,这种病情并不难。”

    秦彦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若狠狠的甩了他们一个耳光,让他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他们一筹莫展,可是,这小子竟然说不难,这不是嘲讽他们无能嘛。

    “秦先生,你有办法?”宋正新有些激动的问道。

    微微点头,秦彦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她根本不是得了什么病,只不过是自我催眠导致昏迷不醒。这在国外已经有很多的病例,病人因为受到某种刺激,大脑为了保护自己从而陷入自我催眠,沉睡不醒。”

    “催眠?切,你一个中医也懂得催眠?笑话。”一名老者不屑的笑了笑,说道。

    “根据古籍记载,催眠其实源自华夏,只不过随着历史的发展,最后渐渐没落,反而在西方得到大力的推广而已。中医对于催眠的技术要远远的大于西医,你如果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试一试?”秦彦淡然一笑,有些瞧不上这些西医瞧不起中医的行为。

    “怎么试?”老者问道。

    “很简单,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我就行。”秦彦说道。

    “行,你问。”老者傲然的说道。

    “你年轻时候的梦想是什么?”秦彦问道。

    老者微微一愣,“做一名医生。”

    “这么看来你的梦想实现了啊。可是,你现在却忽然发现做医生并没有自己以前想象的那般好,对吗?每天面临着生离死别,想着自己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也终究逃不过生命的轮回,有时也会感到无能为力,对吗?”秦彦微微的笑着,声音仿佛带有一种穿透性的魔力。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这么多年的医生生涯,我反而看的很开。死亡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上恐惧。”老者说道。

    “那你是否想过,如果你可以沉醉在一片花海之中,享受着暖风吹拂,悠然自得的人生不比这样的生活更加的舒畅惬意吗?其实,活着本就是一种痛苦,为什么不趁早解脱呢?生命是有限的,灵魂却可以永生,为什么不放弃现在这肮脏的躯壳?去追求灵魂更高的享受?”秦彦声音柔和,充斥着无形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