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到众人的表情,叶峥嵘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大家以前所做的事情从今开始一笔勾销,对也好,错也好,都不会再追究。不过,以后如果让我发现有任何出卖公司利益的事情,那么,孙德彪就是最好的榜样。有没有问题?”

    众人纷纷摇头,畏惧之心油然而生。

    秦彦很是满意的冲着叶峥嵘微微一笑,这小子的确有这方面的才能,三下五除二,恩威并施,瞬间将这些人折服。秦彦也可以踏实的放下心来,把天罚交予他管理。

    “很好,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叶峥嵘咧嘴一笑,人畜无害。可是,众人却是心有余悸,谁也不敢真的以为他这单纯的笑容有多么的和蔼,反而觉得十分恐怖。这丫根本就是一只笑面虎啊。

    一场会议以极其怪异的气氛结束,叶峥嵘顺利的坐上玄武之位。只是,滨海市不过只是天罚冰山一角而已,全国各地的天罚成员是不是都能如滨海市一般被折服,谁也不知晓。保不准哪里就会有人有非分之想,只是,秦彦相信叶峥嵘完全可以帮自己牢牢的掌控天罚。这可是一笔非常庞大的财富,足以形成自己改革天门的强大助力。

    离开凯撒娱乐会所,秦彦瞥了叶峥嵘一眼,微微一笑,说道:“你小子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啊,轻易的就摆平了这些老狐狸,让他们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很好,以后把天罚交给你,我就可以放心了。”

    “小事一桩,放心吧。”叶峥嵘拍了拍胸脯,得意的笑了笑。

    “杨昊的失踪对天罚影响很大,全国各地的势力只怕都有些风雨飘摇。你把这边稳定后,多去其他地方走走,稳定人心。虽然这些势力有些上不了台面,但是,却也不可小觑,一定要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秦彦说道。

    “老大,你可是说过我只是暂时替代这个位置,不会是想让我一辈子干下去吧?”叶峥嵘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秦彦默默叹了口气,说道:“暂时还没有杨昊的消息,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你就暂时的委屈委屈吧。”

    叶峥嵘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查出杨昊的下落?”

    “已经让人在调查了,只是还没有线索。这件事情恐怕还要问问苗凤英,或许能从他的口中知道一些关键也说不定。”秦彦说道,“只可惜,警察已经在通缉苗凤英,恐怕他也已经躲起来了,想要找他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叶峥嵘眉头微微一蹙,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说道:“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苗凤英,他还欠我一个答案呢。老大,你可是答应我的。”

    “放心吧,只要他还在滨海市,就一定能找到他。”秦彦拍了拍叶峥嵘的肩膀,宽慰道。

    叶峥嵘默默点头,表情沉重。跟随在苗凤英身边这么久,为他出生入死,无非就是等他的一个答案而已。如果就这样让他逃走,将来再想找他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那么,那个答案也将永远石沉大海了。

    离开凯撒皇宫,秦彦的手机响起。

    “在哪里?”

    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是段婉儿发来的微信。秦彦愣了愣,回了一句,“无聊,街上瞎逛呢。”

    整整一天段婉儿都没跟自己联系,早上跑步时也不见她屁颠屁颠的跟过来,心中本就有些好奇。难道这丫头放弃了?忽然收到段婉的信息,秦彦心里还是有些小小得意。

    “笑得那么贱,肯定又是哪个妹子吧?老大,你这也太腐败了,注意身体啊。”叶峥嵘打趣的说道。

    秦彦瞪了他一眼,也懒得理会这满脑子浆糊的家伙。

    “燕子的父亲要见你,有空吗?上次杜宏亮的事情,燕子的父亲也帮了忙。”段婉儿接着发来一条微信。

    “燕子的父亲?谁啊?”秦彦愣了愣。

    “何常青。滨海市市长兼市委副书记。”

    “嘶……”秦彦倒吸一口冷气,倒是没想到那个疯疯癫癫的丫头竟然有这么强大的背景。

    “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秦彦连忙回了一条。

    片刻,段婉儿将地址发了过来。

    “我马上要去见个人,你先回去吧。”看了叶峥嵘一眼,秦彦说道。

    叶峥嵘暧昧的眼神打量着秦彦,嘿嘿的笑了笑,说道:“老大,又去约会哪个妹子?不怕嫂子知道弄死你?”

    白了他一眼,秦彦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是去办正事,没你想的那么龌龊。你要是闲得无聊,就去打听打听苗凤英的下落,别整天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

    叶峥嵘撇撇嘴,耸了耸肩。

    道别叶峥嵘之后,秦彦拦下一辆的士,径直的赶往栖凤楼。

    位置偏僻,环境优雅!

    当秦彦赶到时,段婉儿和燕子已经在门口等候。

    看到秦彦,燕子快步迎了上去。段婉儿十分警惕,三步并作两步,赶在燕子之前一把挽住秦彦的手臂,宛如一只战胜的斗鸡骄傲的看了燕子一眼。后者哑然失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心想,这丫头。

    “秦先生,上次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燕子微微一笑,语气相对那天而言正经许多。

    “不用。你是婉儿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应该的。”秦彦巧妙的回了一句,顿时让段婉儿喜笑颜开。娇嗔的看了他一眼,段婉儿心里暗暗的想道:“算你小子识相。”

    “改天我做东,请秦先生吃饭聊表谢意。秦先生可不要拒绝哦。”燕子的笑容依旧亲切,并未因为段婉儿的小小“敌意”而又丝毫变化。“我父亲在里面等你,秦先生,请!”

    “我们就不进去了。”段婉儿松开秦彦的手臂,说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了段婉儿一眼。段婉儿撇撇嘴,说道:“你们男人谈事情,我们女人还是不掺和了。我和燕子随便四处逛逛,到时我再过来接你。”

    秦彦微微点头,这小丫头倒是十分的贴心,很懂得把握男人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