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本生意,混口饭吃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

    何常青呵呵一笑,说道:“秦先生太谦虚了。依我看,秦先生可不是一个诊所的小小医生那么简单啊。看秦先生的谈吐气质,绝对是人中之龙,绝非只是一名医生那么简单。”

    “哦?何市长还会看相?”秦彦淡淡一笑。

    “略有涉及而已。”何常青说道。

    “说到风水星相,我倒是颇有研究。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何市长近来一定烦恼重重,稍有不慎,恐怕会有血光之灾。最不济,也会是投闲置散,一事无成。”秦彦说道。

    何常青浑身一震,愕然的说道:“秦先生也懂看相?”

    “医卜星相,自古一家。”秦彦说道,“不过,所谓危急之处显机遇,如果何市长能够把握的好,不但可以逢凶化吉,而且可以平步青云。”

    何常青暗暗苦笑不已,本想着扳回一局,却不想再次被秦彦牵着鼻子走。更重要的是,秦彦说的事情刚好说中心事,由不得他不相信。“还望秦先生指点迷经”

    “天机不可泄露。”秦彦晃着脑袋,一副高深莫测。“不如,何市长先告诉我近来为何事所扰。”

    “哎!”何常青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是为了……”

    “且慢。不妨让我猜一猜,看看我能否猜对。”秦彦打断何常青的话。沉吟片刻,秦彦接着说道:“马上就是换届选举的日子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何市长应该是为这件事情烦心。何市长是最有希望坐上市委书记一职的人,不过,对手也是十分的强悍。何市长应该是在为如何打败竞争对手而烦恼吧?”

    何常青一阵激灵,震惊不已。虽说他知道这并非秦彦看相未卜相知,可是,秦彦能够知晓这些,还是让他吃惊不已。这也足以说明秦彦不是诊所医生那么简单。更何况,上次的事情已然可以说明,能够请动那位大人物求情的人,能是泛泛之辈?

    顿了顿,何常青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微微一笑,说道:“那秦先生继续猜猜看,我这次的竞争对手是谁?”

    秦彦掐指一算,一副江湖骗子的高深莫测,说道:“如果我没算错,此人乃土中之木,高耸入天,枝繁叶茂,宛如浩浩江海。”

    何常青哑然失笑,说道:“秦先生可真会买关子。不错,这次换届,我最大的对手就是杜如海。此人心思缜密,而且,手段极为高明,善于迎合。这也是他可以短短几年间就坐上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的原因。”

    顿了顿,何常青又接着说道:“若非杜如海有个不争气的儿子杜宏亮整天闹事,给他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只怕杜如海现在远远不止只是个政法委书记。”

    秦彦微微一笑,说道:“何市长浸淫官场多年,想必自然有办法应对。”

    何常青默默叹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这次我真的没有信心。面对其他人,我或许尚有一较高下的机会。可是,面对杜如海,我机会渺茫。”

    “事在人为。我相信人间自有正义在,邪恶永远是战胜不了正义的。观其言,看其行,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杜宏亮是那样的人,杜如海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子不教父之过,可见杜如海为人并不咋地。”秦彦淡淡的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杜如海为人圆滑,做事滴水不漏,能屈能伸,也算是一个枭雄。跟他一比,我仿佛是三岁孩童面对八十老者,太过幼稚。”何常青说道。

    “三岁孩童尚有美好人生,八十老者却已是迟暮之年,何市长又何必庸人自扰?”秦彦微微的笑着,虽然已经猜出何常青的用意,却始终假作不知,意在逼迫何常青自己吐露。

    许久,何常青苦涩一笑,说道:“秦先生,我认输了。”

    “何市长何出此言?”秦彦笑着说道。

    何常青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秦先生明知我心里所想,却不愿说出来,看来还是我太官僚了。如若有对不起的地方,还希望秦先生不要见怪。”

    呵呵一笑,秦彦说道:“何市长终于可以开诚布公,坦诚相待了吗?这样谈话才有意思,才可以继续下去,不是吗?”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何市长想知道什么。你是见我可以掌握李威那么多的不法资料,所以,是想让我帮忙调查一下杜如海,对吗?”

    “不错。”何常青点了点头,说道,“李威一直都是杜如海的心腹,既然他有那么多不法的行为,我想,杜如海不可能可以做到洁身自好吧?只要可以掌握他的资料,那么,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如果杜如海真的廉洁如水呢?”秦彦问道。

    何常青愣了愣,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杜如海真的清白廉洁,那就算他坐上市委书记的位置,我也输得不冤。起码,他也算是清官,我输的心服口服。”

    秦彦微微点头,说道:“何市长真乃豪杰,佩服。不过……”

    “不过什么?”何常青问道,“秦先生有话尽管直说!”

    “不过,我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和何市长的交情似乎还没有深到这一步吧?我帮何市长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秦彦直言不讳的问道。

    何常青一怔,深深吸了口气,说道:“的确,我给不了秦先生任何承诺,也给不了你任何的好处。如果为了坐上市委书记的位置,最后连我也贪赃枉法,行职务之便,那我跟杜如海又有什么区别?秦先生,是我太唐突了。”

    何常青的话音落去,眼神中闪过一丝的黯然。

    秦彦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我真的能找到杜如海违法乱纪的资料,何市长到时请我喝杯茶,如何?就这个,武夷大红袍。”

    何常青不禁一愣,愕然的看向秦彦,有些琢磨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真的只是要自己请他喝杯茶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