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

    午时!

    孤苦伶仃的秦彦独自吃着午餐。没有白雪在身边闹腾,秦彦反倒有些感觉不自在,缺少了一份家的感觉。

    “挺丰富啊。”沈落雁走进诊所,微微一笑。

    秦彦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就是吃着没什么味道。你吃过了吗?”

    “吃过了!”沈落雁说道,“这是我爸让我给你拿过来的!”边说,沈落雁边将手里提的一瓶红酒递了过去。

    “路易十六。好酒啊!”秦彦暗暗咂舌,不愧是惊天集团的总裁,出手大方。

    “你先坐会,等我吃完就给你施针。”秦彦说道。

    “没关系,你慢慢吃,不急。”沈落雁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嘴角总是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虽然神情依旧有些疲惫和病态,但是,状态却是好了许多。

    秦彦心中暗暗欣慰,只有她拥有好的心态和求生的欲望,对于治疗才有最有利的帮助。如若不然,纵然秦彦是华佗在世,可是沈落雁一心求死,他也无计可施。

    “工作怎么样?辛苦吗?”秦彦问道。

    “还行。只是,时间还短,很多业务还不熟练,慢慢就习惯了。”沈落雁说道。

    秦彦微微的点点头,说道:“我也支持你出来工作,不用整天一个人窝在家里胡思乱想。看你的状态就清楚你工作的很开心,不过,你的身体还是要注意,不能太过劳累。知道吗?”没来由的,跟沈落雁在一起时,秦彦总是会忍不住的关心她。也许,这就是沈落雁身上特有的魅力吧?

    “嗯!”沈落雁重重的点头,看向秦彦的眼神中绽放着神采。只是,想起他是段婉儿的男朋友,随即又黯淡下去。

    秦彦哪里知晓她的心思,沉吟片刻之后,说道:“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面对劫匪时,你凛然不惧。当时我就很好奇,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怎么可以在面对那样的情形之下,依旧那么的淡定。后来我才知道,对于当时的你而言,或许你认为死亡根本就是一种解脱。”

    “是啊。如果可以痛快的死去,那也是一种幸运。”沈落雁悠悠的说道。

    “死,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活着,才是最难的。其实,你们姐妹很像,骨子里都有着一种倔强。”秦彦说道。

    “我姐姐漂亮,还是我漂亮?”沈落雁毫无征兆的问道。

    秦彦不禁一愣,微微一笑,说道:“沉鱼性格独立,坚强中透着柔弱;而你,性格乖巧,柔弱中透着坚强,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想要保护你的冲动。春兰秋菊,各有千秋。”

    沈落雁剜了秦彦一眼,嗔道:“你真的很不会哄女孩子说话哎。要是婉儿问起你,你也这么回答的话,婉儿还不吃醋啊。”

    “吃醋?这跟她有什么关系?”秦彦诧异的问道。

    “婉儿不是你女朋友吗?怎么会跟她没关系。”沈落雁说道。

    秦彦哑然失笑,说道:“谁告诉你婉儿是我女朋友的?我和她只是朋友而已。”

    “婉儿不是你女朋友?”沈落雁有些惊喜的说道。

    “不是!”秦彦说道。

    沈落雁欣喜不已,嘴角抑制不住的浮起一抹开心的笑容。

    “怎么了?干嘛笑得这么开心?”秦彦诧异的问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起一件好笑的事情。”沈落雁慌忙的掩饰道。

    秦彦耸了耸肩,没有追根究底。

    吃过午饭,沈落雁主动的帮忙收拾碗筷,无论秦彦如何的拒绝,终究熬不过沈落雁的坚持。也罢,秦彦只好享受这份难得的美人恩。细细的品着茶,看着沈落雁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秦彦忽然间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纵然有老家伙的陪伴,只可惜,老混蛋没少虐待他,始终缺少一种家的感觉。老家伙的离去,让秦彦越发的感觉到家的珍贵和温馨。

    一壶茶喝完,沈落雁也忙完了。

    到内屋躺下之后,秦彦细心的擦拭着银针。也许是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缘故,沈落雁不再像先前那般的紧张和尴尬。因为,在秦彦的身边她总是有一份难以言喻的安全感,这个并非十分健硕的男人却像是一棵参天大树般,可以替她遮风挡雨。

    “这次我下针会重一些,你忍耐一下。”秦彦柔声的说道。轻柔的声音,却仿佛拥有着强大的穿透力,让沈落雁心中十分踏实。

    “嗯!”沈落雁重重点头。

    话音落去,秦彦双手飞舞,一根根一阵准确而又迅速的刺进沈落雁的身体,宛如一场极其华丽的舞蹈。以气行针,秦彦渐渐的更加娴熟,无名真气伴随着一根根银针的落下渗入沈落雁的身体。

    三十六针,天罡针法,刚猛而又霸道。

    施针完毕,秦彦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体内的无名真气刹那间消失殆尽,让秦彦疲惫不堪,面色苍白。若非有先前的例子,秦彦还真不敢如此乱来。不过,否极泰来,秦彦盘膝坐下调息不久,体内无名真气再次涌起。虽然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到刚才的水平,然而,秦彦却十分的清楚,自己因祸得福,无意间催化了无名真气,以至于得以升华。

    秦彦心中甚至暗暗窃喜,照此情形下去,自己或许可以超越天门历代门主,达到老家伙曾经经常念叨的天人合一之境。不过,那毕竟只是一个传说,无人可以达到。

    看到沈落雁沉沉的睡去,秦彦嘴角荡漾出一抹微笑。伸手替沈落雁把了把脉,秦彦激动不已。这次治疗的效果显著,较之上次有了很大的突破,这也让秦彦更加有信心可以治好沈落雁的病。

    这,不仅仅只是出于对沈落雁的一种同情,也是超越自己的体现。

    替沈落雁盖好被子,秦彦转身进了洗手间梳洗。每次治疗,都会让秦彦浑身大汗淋漓,宛如淋了一场大雨般。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知晓,无意中通过这样的方式,竟然排除了他体内的杂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