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沈沉鱼眉头紧蹙,狠狠的瞪着吴明。如果不是他,苗凤英又岂会知道这件事情跟秦彦有关?这岂不是等于将秦彦置于危险之地?

    吴明显然有些心虚愧疚,根本不敢直视沈沉鱼的眼神,垂着头,一言不发。那副孱弱和惊惧的模样,仿似是在告诉沈沉鱼,他也很后悔。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弥补,都是回不去的。

    “吴明,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以前,我以为你只是缺少工作热情,对自己的职责没有承担;而如今,我才知道,你根本就是一个小人。你明知道苗凤英是什么人,你却跟他合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也是犯法?我对你真的很失望。”沈沉鱼愤愤的说道。

    “沉鱼,我……”吴明支吾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什么也不用说,我不想听。”沈沉鱼冷声说道。

    吴明愣了愣,看着沈沉鱼那决然而又冷漠的表情,心中腾然升起一股怒火。愤愤的哼了一声,吴明说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落到今天这般地步,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沈沉鱼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吴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这条路是你选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敢说跟你没有关系?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却对我不理不睬。这也不打紧,爱情嘛,终归是要你情我愿。可是,你的男朋友秦彦,就因为那点小事公报私仇,害得我被开除职务,毁了我大好前程。他又比我好到哪里去?还不是一样,甚至比我更加卑鄙。”吴明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沈沉鱼微微一愣,说道:“你被开除,那也是因为你在工作中存在的不良态度以及你工作失职。”

    “是吗?沉鱼,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如果那些事情只是发生在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身上,我会被开除吗?还不是因为他有权有势,所以才趁机报复?”吴明说道。

    “你的意思是,如果换成普通老百姓,你的做法就是对的了?你到现在还不反省自己的错,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如果你真的想好,就算不做警察,你也一样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不一定非要做这样的事情。”沈沉鱼义正言辞的斥责道。

    “是,我就是这么个混蛋,有仇必报。秦彦害得我失去了工作,害得我失去了你,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他一起陪葬。”吴明歇斯底里的吼道。因为愤怒的原因,脸庞扭曲。

    苗凤英得意的笑了笑,拍了拍吴明的肩膀,说道:“放心,等秦彦过来,咱们除掉他。到时候,她就是你的,你还不是想怎么做都可以吗?”

    “休想,我就算死,也不会屈服的。”沈沉鱼坚定地说道。

    苗凤英禁不住哈哈大笑,不屑的说道:“死?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那个火葬场员工是怎么死的你应该清楚吧?只要我对你施了巫蛊之术,到时候你还不是乖乖的听话吗?你以为你可以选择吗?”

    沈沉鱼不禁一愣,浑身禁不住微微颤抖。她不害怕死亡,然而,却害怕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做了一些违心之事。“苗凤英,你不要乱来。我是警察,万一我有什么事情的话,所有的警察都不会放过你。”

    “哈哈……”苗凤英不屑的笑着,没有理会她。他已经是通缉犯了,一旦被抓,死几百回都不够,还会怕这些吗?况且,在苗凤英的心目中,他也根本瞧不上那些警察,也不认为他们有那个能力抓住自己。

    拿起沈沉鱼的手机,苗凤英走到窗口,拨通秦彦的电话。

    片刻,电话接通。苗凤英冷笑一声,说道:“秦先生,你好啊。”

    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诧异的问道:“你是谁?”

    “秦先生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苗凤英语带嘲讽的说道。

    “苗凤英?”秦彦暗觉不妙,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然而,却依旧努力的控制着保持平静。“苗总倒是很有闲情雅致啊,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工夫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苗总已经麻溜的逃到国外去了呢。”

    苗凤英肌肉抽搐,冷哼一声,说道:“秦先生还记得我,那是再好不过了,这倒是省去我很多的口舌。”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磨磨唧唧的。”秦彦不屑的说道,“沉鱼的手机怎么会在你的手里?你把她怎么样了?”

    “放心,她现在没事。不过,待会有没有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给你一个小时,如果一个小时还看不见你的话,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可就怨不得我了。对了,别报警,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苗凤英说道。

    秦彦冷笑一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报警。告诉我地址,我现在过去。”

    “吆,看来秦先生很紧张她啊,这么说我这个注码是押对了啊。”苗凤英得意的说道,“地址我一会发给你,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样。咱们都是道上混的,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对付女人,我可不会心慈手软。”

    “别拿我跟你相提并论。赶紧的,把地址发过来,别他妈墨迹。”话音落去,秦彦“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苗凤英也未生气,毕竟,在他看来自己如今完全的掌握了主动,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包括秦彦的性命,又何必在乎他的态度?将地址发了过去,苗凤英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看来他倒是蛮在乎你的啊,明知道有危险还敢过来。恭喜你啊!”苗凤英嘲讽的说道。

    沈沉鱼冷哼一声,说道:“苗凤英,你不要得意的太早。就算今天我和秦彦死在你的手里,将来你也难逃法网。”

    “法网?哈哈!”苗凤英不屑的笑着说道,“就凭你们这些警察?哼,想要抓我,还不够资格。再说,就算我死,起码也有你们两个陪葬,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