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眉头深锁,只怕杨昊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我没想到杨昊竟然留了这么一手,找了你来接替他的位置。而且,我竟然还被你摆了一道。”苗凤英有些愤愤的说道,“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你的心机竟然如此的深沉,早早的安排了一个卧底在我身边。要不然,我岂会输得这么惨。”

    “卧底?”秦彦愣了愣。

    “你又何必跟我装傻?叶峥嵘不是你安排在我身边的卧底吗?若非是他提供的资料,你又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又怎么可能利用警察对付我?”苗凤英的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杀意。

    “随便你怎么说吧。”秦彦淡淡的说道,“告诉我,在滨海市谁是你的合作人?”

    “哼,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事情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输赢。秦彦,你也没想到你千算万算,却还是功亏一篑吧?只要我今天杀了你,日后滨海还是我苗凤英的天下,我看你还有多少的血可以流。”苗凤英得意的说道。

    秦彦嘴角抽动,低头看了一眼,腹部的伤口很深,鲜血不停的流出。若不及时的包扎,只怕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秦彦取出一根银针,刺入穴位,止住流血。冷哼一声,秦彦说道:“想要杀我,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苗凤英冷笑一声,转头看了吴明一眼,说道:“你不是很恨他吗?现在他就在你面前,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吧。”

    吴明抬起头,注视着秦彦,眉宇间显露出浓浓的愤怒之意。只是,却明显的有些心虚,不敢动手。秦彦可是曾经一人单挑好几个人,打得杜宏亮重伤住院的主,自己能是他的对手?

    “怎么?害怕了?你忘了是谁害的你变成现在这样?你忘了是谁抢走你心爱的女人?只要你现在杀了他,以后这个丫头就是你的,你还等什么?”苗凤英添油加醋,不断的鼓动道。

    吴明紧紧的抿着嘴唇,仿佛在做着艰难的心理斗争。片刻,吴明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吼一声,挥舞着拳头朝秦彦冲了过去。

    “早知你是这样的人,就应该杀了你,免得让你害人。”秦彦冷哼一声,将沈沉鱼放到一边,一脚狠狠的朝吴明踢了过去。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情,若非是吴明通风报信,苗凤英又如何会知道沈沉鱼是行动的负责人?又岂会遭受这般折磨?

    吴明哪里会是秦彦的对手?宛如一个三岁孩童对抗壮年大汉,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砰”的一声,秦彦一脚狠狠的踹中吴明的胸口,只听得一阵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传来,吴明一声惨叫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吐出几口鲜血。

    秦彦栖身而上,凌空落下,膝盖狠狠的撞在吴明的脖颈之处,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吴明的颈骨折断,当场毙命。

    这一切仅仅只是几秒钟而已,眨眼之间的事情。吴明只怕临死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死的如此莫名其妙,竟然不过只是被苗凤英当成了枪子。

    从始至终,苗凤英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看着。显然,他对吴明的生死丝毫也不关心。“果然不愧是杨昊选定的接班人,身手当真了得。”苗凤英语带嘲讽的说道。

    “哼,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呢。”秦彦冷哼一声,说道,“如果我没要猜错,赵震声一家也是死在你的手里吧?”

    苗凤英愣了愣,有些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说道:“不错,他们是我杀的。这可怨不得我,要怪也只能怪那个女人不识时务。你的消息倒是蛮灵通的,竟然连这件事情都知道,看来我还真是太低估了你。”

    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你岂止是太低估了我,你根本就是有眼不识泰山。你看看这是什么?”话音落去,秦彦掏出一枚玉牌晃了晃。

    “执天令?”苗凤英浑身一震,愕然的问道,“这是天门给我巫门的执天令,怎么会在你手里?”

    “当然是你师妹交给我的。”秦彦说道。

    “我师妹?你是谁?”苗凤英眉头紧蹙,面色有些惊恐的看向秦彦。

    “你说呢?”秦彦冷笑一声。

    “你……你是天门的人?”苗凤英浑身一阵哆嗦。

    “不错,天门门主秦彦!”秦彦说道。

    苗凤英怔在当场,宛如晴天霹雳,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秦彦竟然是天门的门主。自己竟然一直在挑战的事天门,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苗凤英怔在当场,有些不知所措。“那杨昊也是天门的人了?”苗凤英问道。

    “当然,他是我天门的玄武堂主。”秦彦说道,“天门自古超然于外,从不参与任何的江湖斗争,但是,却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挑战天门的威严。苗凤英,既然你敢于挑战天门,那你就休想还可以安然无恙。”

    苗凤英肌肉抽动,面色扭曲,愤愤的说道:“天门又如何?哼,今天我就杀了你这个天门的门主,也好让人知道我苗凤英的厉害。”

    话音落去,苗凤英大喝一声,一掌狠狠的朝秦彦拍了过去。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退路,唯有孤注一掷,或许尚有一线生机。出手自然没有任何的留情,快如闪电般的攻击眨眼间到了眼前。

    秦彦身躯微微挪动,巧妙的避开苗凤英的进攻,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初次见面时,秦彦秒杀苗凤英完全是因为苗凤英的轻敌,所以出其不意。而如今,苗凤英有了准备,秦彦却是拖着受伤的身子,自然不能完全的发挥。两厢抵消,二人倒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片刻之间,交手过百招。秦彦故意迈出一个破绽,苗凤英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一掌拍了过去。

    秦彦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喝道:“你中计了!”

    苗凤英大惊失色,已经反应不及。只见秦彦栖身而上,手指成勾,一把掐住苗凤英的颈子,用力一捏。苗凤英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脑袋“嗡”的一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