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知过了多久,苗凤英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昏暗。双手双脚皆没有被绑,然而,想要动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仿佛四肢根本不属于自己的。

    苗凤英微微一愣,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心中不由大骇。

    “人呢?给老子滚出来!”苗凤英吼道。

    灯光忽然亮起,刺的苗凤英睁不开眼。适应片刻之后,苗凤英转头看去,赫然只见秦彦和叶峥嵘站在自己面前。秦彦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叼着一根香烟,玩味的打量着他。

    苗凤英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有本事弄死老子,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好汉。”

    秦彦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想死?那还不容易嘛。不过,不用那么着急,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说完,秦彦转头看了叶峥嵘一言。后者会意,上前两步在苗凤英的身前蹲下,说道:“苗总,你应该知道我想问什么吧?告诉我,当年杀我父亲的人到底是谁?”

    苗凤英冷笑一声,说道:“叶峥嵘,我还真是看走眼了啊,没想到你竟然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这些年,我待你不薄,你却这么对我。”

    “大家心知肚明,你不过只是把我当成枪子使而已,我也未你卖过命,我可不欠你的。可是,你却还欠我一个答案。”叶峥嵘说道。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落到你们手里,我也没想过可以活下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是,想从我嘴里问出任何事情,都绝对不可能。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告诉你,我也要让你后悔一辈子,让你一辈子也不知道杀父仇人是谁。”苗凤英歇斯底里的笑道。

    叶峥嵘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说道:“苗凤英,你不告诉我对你也没有任何的好处。事已至此,你应该很清楚你根本没有选择。只要你告诉我,我的杀父仇人是谁,我可以担保你可以安全的离开这里。”

    “你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你以为他会器重你?你也不过只是他身边的一条狗而已,你凭什么可以做主?”苗凤英愤愤的说道。

    叶峥嵘愣了愣,回头看了秦彦一眼。

    “峥嵘的话就是我的话。只要你说出他的杀父仇人是谁,我可以放你离开。”秦彦说道。

    “你或许不知道,我和秦彦认识还远远在你之前,我们之间可不是主仆关系,而是兄弟。他的话你也听到了,告诉我,你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叶峥嵘感激的看了秦彦一眼,接着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万一到时候你们说话不算数,我也奈何你们不得。”苗凤英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坚定的说道:“我秦彦说话,向来一言九鼎。我可以拿天门的威严跟你保证,只要你说出来,从此以后,天门的人不会再有人对付你。”

    “你们这是算求我吗?”苗凤英放肆的大笑道,“可是,我偏偏就不告诉你们,我就是要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杀父仇人是谁,一辈子痛苦。反正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落到你们手里我也不想活了。”

    叶峥嵘冷哼一声,说道:“苗凤英,你不要逼我。”

    “有种你杀了我,杀了我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谁才是你的杀父仇人。”苗凤英得意的说道。

    叶峥嵘愤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找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苗凤英,只有他知道仇人到底是谁,可不愿意就这么杀了他,断绝希望。转头看向秦彦,叶峥嵘露出一脸哀求和无奈的神色。

    秦彦冲他微微一笑,转头看向苗凤英,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也就休怪我无情了。”话音落去,秦彦从怀中取出几根银针,在灯光下闪烁着寒芒。

    苗凤英不禁一怔,浑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惊恐的说道:“你……你想干什么?”

    秦彦淡淡的笑着,说道:“人的身体非常的奇怪,有些地方稍微的受到些许刺激,大脑往往就会放大这种感觉。我是医生,这方面也算是我的拿手好戏,苗先生慢慢享受就是。”话音落去,秦彦抽出一根银针刺入苗凤英的身体。

    顿时,一种难以言语的疼痛袭来,苗凤英忍不住惨叫连连。苗凤英自小习武,身体素质非常过硬,也没少受伤,从不曾知道原来就这么一根小小的银针可以让人这么疼痛。

    “什么时候想说,只要你说一声,我就停手。”秦彦说完,再次将一根银针刺入苗凤英的身体。

    “啊……”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苗凤英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有种你杀了老子,畜生!”苗凤英愤怒的吼道。

    生不如死!这应该是苗凤英此刻最真实的感受,他从未有一刻觉得死是一种解脱。

    叶峥嵘有些担心的看着秦彦,生怕他一不小心真的弄死了苗凤英,那自己的希望可就全部破灭了。面色焦急而又迫切的看了苗凤英一眼,说道:“只要你说出来时谁,你就可以不必受这种折磨了。”

    苗凤英冷笑着说道:“老子就是不说。”

    当五根银针全部刺入苗凤英的身体,苗凤英已是奄奄一息,浑身仿若被雨水淋过一般。然而,苗凤英却依旧咬紧牙关,什么也没有说。

    秦彦心中暗暗佩服不已,倒真算是条好汉。转头看向叶峥嵘,秦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峥嵘,算了吧,放下吧,心中永远压抑着仇恨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为什么不放开自己?也许,他不说反而是一种好事。”

    叶峥嵘垂着头,一言不发。只是,双手紧握着,浑身不住的颤抖,显然是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追寻了这么久,可是结果还是这样,这不得不让他感觉到绝望,感觉到似乎失去了生存的目标。

    秦彦缓缓的取出苗凤英身上的银针,擦拭赶紧,收进怀中。

    疼痛感忽然消失,苗凤英浑身放松下来,长长的出了口气,放松了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