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沈沉鱼醒来时,已经身在墨子诊所。

    扫了一眼并不陌生的房间,沈沉鱼目光定格在坐在床边沙发上的秦彦,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醒了?”秦彦掐灭烟头,转头看来,温柔的伸手替她把了把脉,说道:“不记得了?”

    沈沉鱼愣了愣,沉吟片刻,说道:“我记得我刚离开警局就被苗凤英绑架了,后面的事情记得不是太清楚。苗凤英拿我的手机给你打了电话,你没事吧?”

    “没事。”秦彦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告诉她被她刺了一刀的事情,否则,以沈沉鱼的性格还不知道会有多么的内疚呢。

    秦彦也暗暗的庆幸白雪那丫头留下了巫门的资料,若非如此,苗凤英施在沈沉鱼身上的巫蛊之术,恐怕很难解除。看到她如今安然无恙,秦彦的心里总算是暗暗的松了口气。

    “苗凤英人呢?你不会把他……”沈沉鱼显然是有些担心秦彦对苗凤英下了死手。

    “被他逃走了。”秦彦撒了个谎,“沉鱼,对不起,如果不是我,苗凤英也不会抓你,害你吃这么多苦。”

    微微一笑,沈沉鱼柔声的说道:“干嘛说对不起?我还应该谢谢你呢,你这么做是对的,这些只是意外而已,你不用自责。只可惜,被苗凤英逃走,将来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里。都怪我太没用,如果抓捕的时候布置的再精密一些,就不会给苗凤英逃走的机会,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情了。幸好你没什么事情,否则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饶。苗凤英作恶多端,自有老天收他,你不用担心。”秦彦宽慰的说道。

    沈沉鱼微微点头,虽然她也隐约的感觉到秦彦的话可能并不完全是真的,却也没有过多的询问。以秦彦的性格,又岂会让苗凤英安然无恙的逃走呢?不过,有些事情知道还不如不知道,保持那么一点点的小秘密,对双方反而更好。

    “吴明呢?我记得被苗凤英抓走后,看到吴明跟他在一起,他现在怎么样了?”沈沉鱼问道。

    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这种败类死不足惜。如果不是他,苗凤英又怎么会找上你?”显然,对于吴明的愤怒,要远远的高于苗凤英,这种小人最是无耻。

    沈沉鱼愣了愣,心中了然,默默的叹了口气,没有追问。虽然她对吴明并没有什么好感,但始终同事一场,得知吴明落得这样的结局,心中不免黯然。也正因为如此,更加足以证明看似冷漠的沈沉鱼,其实内心往往较一般人更为的炙热。

    吴明究竟是怎么死的,死在谁的手里,沈沉鱼没有问,也不想问。这个聪慧可人,心细如发的女人,岂会看不出来?只是,追问下去并非是什么好事。

    “秦彦,谢谢你,你又一次救了我!”沈沉鱼柔声的说道。

    “那你要怎么感激我呢?”秦彦嘿嘿的笑道。

    “你是想要我说以身相许吗?”沈沉鱼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表情充满了挑逗暧昧的神情。

    秦彦禁不住一阵意乱情迷,这个害人的小妖精,还真是勾引啊。

    “刚才人家睡着了,你做什么人家也不知道,是你自己错过了哦。”沈沉鱼挑逗的说道。

    秦彦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这不是不想趁人之危嘛。那么美好的时刻,应该彼此双方都牢牢的记住,怎么能趁你睡着时,偷偷摸摸呢?”

    沈沉鱼感动不已,心中对秦彦好感倍增。只是,可怜的秦彦心中叫苦不迭,不是他不想啊,只是,腹部的伤口很深,哪里经得起暴风雨般的“摧残”?剜了秦彦一眼,沈沉鱼娇嗔道:“笨蛋。”

    秦彦呵呵的笑了笑,有些憨厚。

    “上来睡吧。”沈沉鱼挪了挪身子,腾出一块地方。

    看到沈沉鱼一不小心露出的娇嫩肌肤,秦彦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有些激动的微微颤抖着,“小心翼翼”的在沈沉鱼的身旁躺下。每每这个时候,秦彦反倒是有些提心吊胆,激动的不知所措,完全没有平时那般的洒脱。难道真的像段婉儿所说,真的是有色心没色胆?

    “睡吧!”沈沉鱼在秦彦的脸上亲了一口,翻身抱住他。动作幅度可能有些过大,腿刚好压在了秦彦的伤口上,顿时引得秦彦一阵龇牙咧嘴。

    “怎么了?”沈沉鱼问道。

    “没事,没事!”秦彦慌忙的说道。

    “别动!”沈沉鱼掀开秦彦的衣服,只见秦彦的腹部绑了绷带,可能是因为刚才自己用力的缘故,压破了秦彦的伤口,鲜血再次的流了出来。“这……这是怎么回事?”沈沉鱼问道。

    “没事,只是一些小伤而已,不碍事的。”秦彦说道。

    “都流血了,还不碍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沉鱼追问道。

    秦彦苦笑一声,说道:“接到苗凤英的电话后,我赶了过去,一时大意,没料到苗凤英竟然给你施了巫蛊之术。所以,被你刺了一刀。”

    “是我刺的?”沈沉鱼愣了一下,怎么也想不起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暗暗的自责不已,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秦彦微微的笑了笑,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的说道:“你当时中了巫蛊,意识根本就不清楚,你不用自责。而且,我这不也没事嘛,休息几天就好了。”

    “还说没事,都流血了。药箱在哪里?我替你包扎一下。”沈沉鱼紧紧的抿着嘴唇,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眼泪。

    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神经大条的男人,总是那么细心而又关怀的照料着自己。如果不是他,自己已经死了两回了。

    看着细心替自己擦拭伤口,替自己包扎的沈沉鱼,秦彦的嘴角荡漾着一抹幸福的笑容。如果可以一辈子感受到沈沉鱼的关怀和爱,如果可以一辈子得到她这样细心的照料,秦彦甘心为她受任何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