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也许是因为受伤的缘故,次日秦彦起床比较晚。醒来时,身旁的沈沉鱼已经不在,回想昨晚温玉满怀,禁不住心旷神怡。只可惜,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再次无辜的错失,让秦彦暗暗的悔恨不已。

    梳洗过后,秦彦下楼。白雪傲然的坐在柜台前,看见秦彦时,丢过去一个幽怨的眼神,愤愤的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秦彦无奈的笑了笑,面对这个像妹妹般的门人,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让他无法狠下心来像对待薛冰般对待他。

    走到厨房门口,看见沈沉鱼在厨房忙碌着,秦彦愣了愣,心中满满的感动。这才是有家的感觉嘛。

    “醒了?怎么不多睡会?”沈沉鱼柔声的说道。

    “醒来看不见你,睡不着。”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沈沉鱼愣了愣,满脸羞涩的剜了他一眼,风情万种。“坐会吧,马上就可以吃了!”沈沉鱼说道。

    秦彦点点头,走到门口舒展了一下身体。回头瞥了白雪一眼,说道:“过去帮忙。人家是客人,一点礼貌都不懂。”

    白雪撇了撇嘴,说道:“吆,你还知道她是客人啊?你都把人家给睡了,那就是自家人了啊。”

    秦彦愣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片刻之后,沈沉鱼端着饭菜上桌。牛奶、火腿煎蛋、面包,色香味俱全,有些出乎秦彦的意料,没想到沈沉鱼竟然厨艺也如此了得。

    “严局说了,让我好好休息几天,可以好好的陪陪你。一会吃完饭,我陪你四处转转吧。”沈沉鱼说道。

    “我也要去!”白雪连忙的说道。

    “你去做什么?做电灯泡吗?再说,你不用上课吗?”秦彦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真是一点都不懂的人情世故,人家去谈恋爱,你瞎掺和什么劲?

    “你好好的,今天是周末。”白雪撇了撇嘴。

    “那也不行。你走了诊所谁看?留下来好好看家,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回来。”秦彦义正言辞,这个时候可不能有丝毫的心软,绝对不能让这丫头破坏这么美好的一天。

    “哼,也不怕昨晚运动过猛,待会腿软走不动道。”白雪愤愤的哼了一声,诅咒道。

    沈沉鱼愣了一下,会意过来,不禁脸色绯红。秦彦也是被白雪一句话呛得差点把嘴里的饭给喷了出来,这丫头还真是“恶毒”啊。

    “秦彦,你给我出来,出来!”

    人未到,声先至!

    段婉儿走到门口,大声的喝道:“你今天怎么没去跑步?害的人家在公园等了你好久!”

    话音落去,看到沈沉鱼时,段婉儿愣了愣,反应过来。顿时心中悔恨不已,怎么又被沈沉鱼给捷足先登了?上次是大姨妈恰好来了没有办成好事,这次只怕是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了吧?段婉儿禁不住暗暗的想,看来自己要拿点大招出来了,否则,恐怕是未战先败啊。

    “吆,沉鱼也在呢?我说呢,怎么没见秦彦去跑步了,敢情是昨晚超负荷运动,今早起不来啊。”段婉儿大马金刀的坐下,笑容可掬。

    秦彦尴尬的笑着,讪讪的说道:“没吃早饭吧,坐下一起吃吧。”

    “手好酸,就不帮你盛了啊。都怪你!”后一句显然是对秦彦说的,边说,沈沉鱼边嗔了他一眼,娇媚入骨,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段婉儿气的龇牙咧嘴,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秦彦很识趣的选择闭紧嘴巴,低头吃饭。女人间的战争永远是硝烟弥漫,最好不要掺和,否则很容易殃及池鱼。当然,秦彦也知道沈沉鱼和段婉儿这对闺蜜感情很好,斗嘴更是家常便饭,但是并不影响她们之间的感情。

    “婉儿姐姐,你不是跟我说,今天放假想跟大哥哥出去走走吗?”白雪眨巴着眼睛看着段婉儿说道。这丫头知道自己没戏,但是,还是想找个人监视着,免得秦彦和沈沉鱼感情越来越深。哼,自己才是正房,她们最多只能算是小妾。

    “是啊。秦彦,可不准不答应哦。”段婉儿哪里会不明白白雪的意思?连忙的补了一句。

    秦彦一愣,狠狠的瞪了白雪一眼。白雪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得意。

    “我和秦彦已经约好了。如果你不介意做电灯泡的话,一起就是。”沈沉鱼说道。

    “不介意!”段婉儿说道。

    沈沉鱼愣了愣,苦笑不得,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哪里想到段婉儿竟然这么“无耻”啊。不过,罪魁祸首还是秦彦。这家伙倒是逍遥自在,左拥右抱,一句话也不说。想到这里,沈沉鱼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秦彦自然装作没有看见,自顾自的吃着饭,要是一言不慎,把这两个丫头的火都点燃的话,遭殃的肯定是自己。别看她们现在斗得很凶,真要是有什么事,那绝对会一直对外。

    段婉儿心里也是气不过,偷偷的秦彦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下手可是狠毒啊,然而,饶是秦彦疼痛难当,却还偏偏要假装没事一般,心里那个憋屈啊。秦彦就不明白了,古代那些男人三妻四妾的是怎么管理的?如果都跟沈沉鱼和段婉儿这样,再加一个醋坛子白雪,哪里还是享齐人之福?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啊。

    “吃饭呢?来的不是时候啊。”陈劲松呵呵的笑了笑,踏步走进诊所。万森紧跟其后,看到秦彦时,微微的鞠躬,显然是因为秦彦毫不吝啬的赐予万军八极拳拳谱而感激不尽。

    秦彦喜出望外,连忙的起身给了陈劲松和万森一个大大的拥抱,说道:“马上吃完了,马上吃完了。二位吃了吗?没吃坐下一起吧。”

    对于秦彦亲热的态度,陈劲松和万森显然有些措手不及,前两次见他时都是一副拽拽的态度,如今怎么忽然这么亲热?

    “吃了,吃了!”万森尴尬的应道。目光从沈沉鱼和段婉儿的身上扫过,似乎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硝烟味,心中隐约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