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武术交流大会的地点,选择在陈劲松的别院。远离市区繁杂,鸟语花香,倒是别有一番景色。开武馆也能这么赚钱吗?秦彦忍不住暗暗的咂舌,自己是不是也弄个武馆玩玩?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哦。

    “祖上攒下的基业,后来拆迁,补偿款下来买的。”陈劲松看出了秦彦的疑惑,解释道。

    秦彦微微点头,说道:“这里环境不错,适合习武之人修身养性。陈老住这么远的地方,武馆那边怎么办?每天跑来跑去也挺麻烦吧?”

    “武馆的事情全部交给我儿子了,我基本上不管。前几日若不是武术协会开会讨论这次中韩武术交流大会的事情,在市区住了几天,也碰不上秦先生。可见,缘分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陈劲松说道。

    “陈老祖上可是有钱人,民国的时候就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黑道枭雄,抗日的时候也立下过不少的汗马功劳。不像咱,无产阶级出生,比不了啊。要不,这样的宅院我也想弄一座,养花弄草,人生惬意啊。”万森呵呵的笑着打趣的说道。

    白了万森一眼,陈劲松说道:“万老这是损我是借助祖辈的福荫吗?”

    “没有没有,陈老千万不要误会。”万森连连的摆手说道。

    可见,这二老平时最有乐趣的事情就是斗嘴,无论什么事情都要争上几句。加上二人都是滨海武术协会的副会长,更是斗得不亦乐乎。

    “人应该都已经到了。秦先生,里面请!”陈劲松恭敬的说道。

    秦彦点了点头,也没那些虚头八脑的客气,径直的走了进去。沈沉鱼紧随其后,目光四处的扫了一眼,轻声的说道:“这里真的很不错。等我老了能在这样的地方养老,倒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那以后等我挣了钱给你买。”秦彦咧嘴笑了笑。

    “这么大你们两个人住了也不嫌空荡荡的缺乏人气?到时咱三一起住吧。”段婉儿不甘示弱。

    秦彦愣了愣,苦笑一声。三个人一起住?算什么?妻妾成群?这种齐人之福,秦彦有些不太敢想,别到时候不是享受,而是遭罪。

    院内人头涌动,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闲聊着。

    看见陈劲松和万森进来,众人纷纷的迎了上去,客套的打着招呼。陈劲松也不厌其烦的跟他们介绍着秦彦,言语之中对秦彦颇为称赞,以至于众人看向秦彦的目光都充满了好奇。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陈劲松和万森都如此推崇备至,如此恭敬?

    秦彦不善于这些应酬,表情冷漠的点头应着,以至于那些人也不好贸贸然的上前套近乎。

    “秦先生!”万军大步迎上前来,恭敬的叫了一声。

    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怎么样?按照那套拳谱练习的结果如何?”

    “非常好。当中记载的很多招式我闻所未闻,这些天我一直都在钻研,进步不错。说起来真要好好谢谢秦先生,若非秦先生所赐,我哪里会有今天啊。”万军态度诚恳,眼神中充满了崇拜和感激的神色。

    “这是靠你自己,我只能算是锦上添花而已。不过,切勿太拘泥于招式,否则,反而会限制自己的进步。”秦彦说道。

    “好好记住,这可是秦先生指点你,还不谢谢。”万森厉声说道。

    “谢谢秦先生指教,万军一定牢记。”万军拱手说道。

    秦彦笑了笑,不再言语。

    可能是从小跟随在老家伙身边的缘故,无拘无束,秦彦反倒不是太喜欢这样太过的礼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说话间,几人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约莫四十多岁的年纪,身后跟随着几名年轻人。

    最让秦彦注意的还是其中一名少女,身材高挑,双腿修长,特别是脖颈处有一颗红色的痣,璀璨夺目,让人禁不住想入非非。秦彦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久久不能回神,不得不说她有一种别于沈沉鱼和段婉儿的魅力,宛如蓝色妖姬般绚丽。

    少女显然也注意到秦彦的眼神,目光对视,眉头微微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股寒意,愤怒而又厌恶。

    “小心长针眼!”段婉儿瞪了秦彦一眼,狠狠的在秦彦腰上掐了一下。

    秦彦疼的龇牙咧嘴,却还不得不强作笑颜,说道:“你都想哪里去了,我是觉得这丫头是个高手。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修为,很难的。”

    “你又知道?吹吧你,别想替自己掩饰。”段婉儿显然不相信秦彦的话。

    沈沉鱼倒是十分的淡定,对于秦彦的举动并未有太大的反感。在沈沉鱼的世界里,男人是不需要掌控的,也是掌控不住的,你越是想要紧紧的握住他,他反而越是想要逃离,不如给他完全的自由。

    “陈副会长、万副会长!”中年男子呵呵的笑着招呼。

    “辛苦崔会长不远千里辛劳,预祝我们这次的武术交流协会可以圆满的成功。”陈劲松客套的握手,说道。

    “陈副会长言重了。咱们以武会友,促进两国和平往来,区区路程又算得了什么。倒是辛苦二位周详的安排。”崔政民说道。

    “这几位应该是崔会长带来的贵国武术新贵吧?”万森扫了崔政民身后的众人一眼,说道。

    “都是一些乳臭未干的孩子,带他们出来见识见识,学习学习贵国的武术。还不赶紧给二位行礼!”后一句,崔政民显然是对那帮年轻人所说。众人听罢,纷纷行礼,态度看似谦恭,然而,眼神中却透露出满满的不屑和高傲。

    “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时代是年轻人的,看来我们这些老家伙已经无用武之地了哦。”陈劲松呵呵的笑着说道,“崔会长,请入座吧!”

    “请!”崔政民的目光从秦彦身上扫过,表情愣了一下,眉头微蹙。不过,并未言语,径直的跟随着陈劲松离去。

    少女身旁的一位年轻男子目光落在秦彦身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声的说道:“再敢乱看,我挖了你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