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恩熙,你没事吧?”朴俊杰担心的问道。

    李恩熙摇了摇头,愧疚的看着崔政民说道:“崔会长,我……”

    “不要说了,这不怪你。”崔政民板着面孔,说道。虽然他没责备李恩熙,但是他的表情显然还是对李恩熙的战败耿耿于怀。

    李恩熙不再言语,默默的垂下头,抓住自己的锁骨,用力一拧,硬生生的接上。嘴里,愣是没有发出一声哀嚎。

    “放心吧,恩熙,一会我替你报仇,好让这些华夏人知道咱韩国的功夫才是世界第一,打破他们自古以来的武术神话。”朴俊杰阴冷而又张狂的说道。

    “有信心是好事,但是,切莫轻敌。你的对手是万副会长的儿子万军,擅长八极拳。八极拳刚猛无比,擅长进攻,其中的八极贴山靠更是威力巨大,一旦被击中,十有八九会倒地不起。来之前我已经跟你详细的说过八极拳的优缺点,待会你一定不可大意,明白吗?”崔政民嘱咐道。

    “我知道,师父。”朴俊杰说道。

    崔政民点点头,不再言语,示意他下场。

    高手过招,往往在于气势,胜败也只在刹那间。

    得秦彦赠送拳谱后,万军的拳法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终究时日尚浅。而朴俊杰的战绩彪炳,三届mma比赛冠军,每一位对手皆伤势惨重。更重要的是,朴俊杰天分很高,对于泰拳、空手道以及咏春拳法都有涉及,并且融会贯通。

    朴俊杰傲然的瞥了万军一眼,轻蔑的笑道:“五分钟内,我会打倒你!”

    万军眉头一蹙,冷哼一声,先发制人。右脚猛然一跺地面,整个人宛如离弦之箭般飞射而出,一招双龙出海狠狠的砸向朴俊杰的胸口。攻势迅猛,颇有雷霆万钧之势。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怎么了?你认为万军会输?”沈沉鱼愣了愣,问道。

    “比武最忌心浮气躁,万军过于求胜的心理,加上被朴俊杰言语刺激失去方寸,已经输了大半。”秦彦说道。

    沈沉鱼沉默不言,若有所思。

    面对万军的连番迅猛攻势,朴俊杰并未采取硬碰的战法,避其锋芒,剑走偏锋。很巧妙的化解了万军的攻势,却又恰合适宜的采取了进攻,攻防兼备。不得不说,朴俊杰的实战经验十分的丰富,对对手的心理把握也十分的到位,虽然狂妄,却不至于不知自己的优缺点。

    看准时机,万军大喝一声,栖身而上。一招八极贴山靠狠狠的攻向朴俊杰,迅捷如雷。八极拳中最具杀伤力的招式,真正的八极拳高手凭借这招可以撞断一棵一人环抱的大树,足见这招的威力。

    朴俊杰大吃一惊,飞身跃起,膝盖重重地撞向万军的肩头。竟是泰拳的招式。“砰”的一声,万军踉跄着后退几步方才站稳。然而,朴俊杰随即跟上,连番快打,拳拳正中万军的胸口。咏春寸劲,威力强大。

    万军一声惨叫,飞身倒地,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

    万森大吃一惊,“嚯”的一声站了起来,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没想到崔会长的高足竟然会咏春,还真是看走眼了。”

    “我大韩国武学善于糅合各家之长,取各家之所长,弃各家所短,然后为我所用。咏春拳法不过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崔政民得意的说道。

    “崔会长,这只是双方武术交流而已,令徒出手未免太重了。”陈劲松面露不悦,冷声说道。

    崔政民呵呵的笑了笑,说道:“陈副会长此言差矣,既然是竞技,必然要发挥所有的力量,力求击败对手。如果因为担心伤到对方而处处留情,又如何发挥真正的实力呢?如果伤到万副会长的儿子,我在这里赔个不是,希望万副会长切莫放在心上啊。”

    万森愤愤的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心中虽然气愤,却是无言以对。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己方打败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慌忙的下场扶起万军,关切的问道:“有没有事?”

    万军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爸,我给你丢脸了。”

    “知道就好。比试前我就警告过你,不要大意,不要心浮气躁。可是你呢?偏偏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你输了不要紧,可是,你丢的是咱华夏人的脸。”万森恨铁不成钢,冷声喝道。

    万军自知理亏,哪里敢说话。

    “好了,赶紧去治伤,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就麻烦了。”万森挥了挥手,招来两名徒弟扶着万军离开。

    “恭喜崔会长,这次比赛让我等受益匪浅。”陈劲松皮笑肉不笑,话里有话,“改日我再携人去韩国拜会崔会长,届时,还望崔会长多多指教。”

    “欢迎欢迎。”崔政民呵呵大笑。

    “陈副会长、万副会长,可否听我说一句?”朴俊杰说道。

    “朴先生有话但说无妨。”陈劲松呵呵的笑着说道。虽然心中不悦,却还是不得不强作笑颜。

    “这次赢得太轻松了,所以,我想,在座的任何一位都可以上台向我挑战。只要能胜的了我,我朴俊杰甘拜下风,愿意替他牵马执鞭。”朴俊杰傲然的说道。

    “俊杰,不可无礼!”崔政民假意的喝道,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

    “师父,我们千里迢迢而来是为见识真正的华夏武学,可是,他们的表现让我大失所望。如果不能见识到真正的华夏武学,岂不是白来一场?”朴俊杰说道,“陈副会长、万副会长,你们觉得呢?”

    陈劲松和万森面色扭曲,愤怒不已,却偏偏无言以对。面对朴俊杰公然的挑衅,他们面色难堪,却偏偏不便出手。否则,即使打败了朴俊杰,也只能算是欺负晚辈,胜之不武。而在场的其他年轻人虽然心中不愤,却心知不是朴俊杰的对手,不敢上台。

    得意的笑了笑,朴俊杰说道:“看来都是一帮孬种,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