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朴俊杰态度嚣张傲慢,眼神有意无意的瞥向秦彦,显然是有意的挑衅他。这次与会的人,多是一些江湖人物,谁手底下没点功夫?因而,朴俊杰可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教训秦彦一顿,好教他知道眼睛不能随便乱看。

    陈劲松和万森的眼神也同样的看向秦彦,带着些许恳求的味道。他们不方便出手,不然即使胜了也会被人说胜之不武,而在场的年轻人只怕没有人是朴俊杰的对手,惟有秦彦是唯一的希望。

    但是,他们知晓秦彦的脾气,不敢言语,只得祈求秦彦可以出头。

    他们的表情秦彦一一看在眼里,又如何会不明白?他是打心眼里不想出手,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这样的比试根本毫无意义。只是,如今势成水火,秦彦如果不出手,岂非让人家小看了华夏?

    这不是个人声誉的问题,而是事关国家民族的荣辱,秦彦即使心中不愿,却也不得不出头。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缓缓的起身走到场上,淡然的瞥了朴俊杰一眼,说道:“既然阁下想玩,那我就陪你玩玩吧。”

    陈劲松和万森脸上顿时堆满笑容,有秦彦出手,他们大可以安心了。而崔政民的眉头却是紧紧蹙在一起,虽然不曾见过秦彦出手,但是,秦彦出场时那无声的气势却宛如磅礴巨浪般,他心中暗暗吃惊,有些担心朴俊杰。

    “好,总算还有个人像男人,否则,我还以为华夏人都是孬种呢,连比武的勇气都没有。”朴俊杰嘲讽的笑道。

    “不是没勇气,而是根本不屑跟你这样的小人物一般见识而已。”秦彦言辞犀利,针锋相对,淡然的态度轻易的化解了朴俊杰的进攻,从而展开强力的反击。

    “你……”朴俊杰气愤不已,却愣是说不出话来。

    “俊杰!”崔政民厉声喝道。

    朴俊杰浑身一震,深深的吸了口气,冷静下来。轻蔑的笑了笑,朴俊杰说道:“想激怒我?哼,我不会上你当的。”

    “没必要,对付你这种人,不需要激怒你。”秦彦淡然的说道,“刚才你说只要有人能够打败你,就为他牵马执鞭,是吗?”

    “不错,如果你能赢得了我,我就替你牵马执鞭。不过,如果你输了,就蹲下替我把鞋子擦干净。怎么样?敢赌吗?”朴俊杰傲气凌人的说道。

    “没问题。只是,你替我牵马执鞭,我倒是去哪里弄匹马给你牵啊?要不这样,如果我侥幸赢了,你就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怎么样?有这个胆量吗?”秦彦撇撇嘴,一脸的淡然。

    朴俊杰愤愤的说道:“好。谁输了谁就跪下给对方磕三个响头,叫对方三声爷爷。”

    “好,秦彦加油!”段婉儿兴奋的叫道,俨然没有丝毫的担心,仿佛是认定了秦彦会赢似得。她倒没有那么肯定,只是这白痴丫头根本想不了那么多。

    反倒是沈沉鱼眉头微蹙,眼神紧紧的盯着秦彦,满是担忧之色。虽然她知道秦彦身手不错,但是却也没真正的见识过,心中多少有些担心。万一秦彦输了,可就让朴俊杰狠狠的打脸了啊。

    朴俊杰深呼吸几口,稳住情绪,眼神戒备的盯着秦彦。虽然他十分的狂妄,但是,却也不过分的轻敌。围着秦彦缓缓的走动着,找寻最佳的攻击时机和方向,试图在气势上先慢慢的压垮秦彦。

    “你到底打不打?走来走去干嘛?不打我可走了?”秦彦翻了个白眼,说道。

    朴俊杰脸色微变,大喝一声,一脚狠狠的朝秦彦踹了过去。角度刁钻,快如闪电,显然,朴俊杰是有心想给秦彦一个下马威,争取在一开始便将秦彦压在下风。然而,秦彦不动如山,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没有看见朴俊杰踢来的一脚。

    陈劲松和万森皆大惊失色,表情错愕,心中禁不住暗暗的想道:“他怎么了?是不是发挥失常了?”

    沈沉鱼的眉头紧蹙,心中紧张不已,不由自主的起身站了起来。倒是段婉儿,一副白痴模样的大喊大叫着,丝毫看不出朴俊杰那一脚的威力。

    “砰!”

    只听朴俊杰一声惨叫,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

    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眨眼间而已,众人完全没有看清楚秦彦如何出招,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朴俊杰已经倒在地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惊讶莫名。一招,仅仅一招就将朴俊杰打倒,他们自问可做不到如此干净利落。

    段婉儿兴奋的大叫,冲上前,抱住秦彦就是一顿乱啃。秦彦尴尬不已,冲着沈沉鱼讪讪的笑着。而沈沉鱼看到秦彦获胜,微微一笑,温柔的力量巧妙的击中秦彦内心的那抹柔软。

    李恩熙惊讶的看向秦彦,眼神中绽放着阵阵神采。这个看似色迷迷的小子竟然是位隐藏的高手,这不得不让她感到吃惊。

    朴俊杰支撑着想要起身,然而,浑身疼痛难当。刚才秦彦一脚断去他四根肋骨,无名真气直接灌入他的体内封住他的气门,让他根本使不出任何的力道。

    崔政民大惊失色,连忙的起身冲到场上扶起朴俊杰,关切的问道:“没事吧?”这可是他的得意门徒,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全都白费了。看向秦彦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愤怒和惊骇,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小鲜肉竟然有着如此厉害的身手。刚才,他也没有看清楚秦彦到底是如何出招呢。

    “等等!”秦彦阻止准备离开的朴俊杰,说道,“咱们可是有言在先的,你还有事情没做呢。”

    崔政民眉头紧蹙,冷声的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年轻人,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难道你们韩国人都是言而无信之徒?”秦彦风轻云淡的笑了笑,说道。

    “这只是比武切磋而已,大家交流心得,你却出手伤人。我已经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你竟然还咄咄逼人,简直欺人太甚。”崔政民愤愤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