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先前朴俊杰出手狠辣,重伤万军时,崔政民可不是这番说辞。如今,秦彦一招秒杀朴俊杰,并且重伤他,不仅仅狠狠的落了他们的面子,更是**裸的打脸。崔政民如何受得了这样的羞辱?仗着自己是外宾,言语上自然不甘落于下风。

    “秦先生,要不就算了吧。比武切磋而已,赌约权当是笑言,不必当真。”陈劲松打起了圆场,毕竟,崔政民远道而来,作为东道主,他不好太过的落了崔政民的面子。况且,秦彦已经替他们挽回了颜面,陈劲松已经心满意足了。

    “老陈,此言差矣。江湖儿女,一言九鼎,言而有信。如果说得出却做不到,岂不是被人笑话?既然是有言在先,那自当按照约定来。当然,崔会长护徒心切我们也能理解,不过,我相信崔会长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万森毫不吝啬的挖苦道。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崔政民面部肌肉抽搐,愣是憋得说不出话来。

    沉默片刻,崔政民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都说华夏乃是礼仪之邦,却不想着竟然就是华夏的待客之道,崔某人今天算是见识了。”

    “对待有礼之人,我们自然是以礼相待。但是,对待那些心怀鬼胎之辈,我们也绝对不会姑息。崔会长如果一定要袒护他的话,也行,只要你能打败我,这场赌约也就罢了。如若不然,谁也别想阻止。”秦彦霸道的说道。

    崔政民愤怒不已,冷声叱喝道:“小子,不要太狂妄了。”

    “没办法,咱就是这么个人,如果崔会长看不过眼的话,不妨赐教几招。否则,那我只好打到他跪下给我磕头为止。”秦彦针锋相对,毫不想让。

    “好。秦彦,我爱死你了!”段婉儿兴奋的大叫道。

    秦彦翻了个白眼,暗暗的想道:“白痴!”

    场上,所有华夏这边的人也都暗呼痛快,秦彦这巴掌打得够响亮。如果崔政民不敢应战,那无疑等于认输,以后也再无狂妄的资本。众人心中也都在暗暗的猜测秦彦的身份,滨海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位少年英雄他们却不知道呢?

    愤愤的哼了一声,崔政民说道:“好,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敢如此狂妄。”话音落去,崔政民毫无征兆的忽然朝秦彦出手,手段低劣。堂堂的武林前辈,对战晚辈却连招呼也不打就偷袭,这样的行为顿时引来阵阵唏嘘声。就连李恩熙的眉头也微微一蹙,似乎对崔政民的行为不屑一顾。

    这也是崔政民不得已而为之,纵然知晓这是不当的行为。秦彦既然可以一脚击败朴俊杰,足以说明他的实力,崔政民不敢小觑,寄希望于可以借助偷袭一举占据上风,然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击败秦彦,挽回己方的颜面。

    然而,他看似刁钻而又强力的一脚,却被秦彦轻易的躲过。

    秦彦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浮起那抹透着些许邪气的笑容,森冷、暴戾,仿佛周遭的空气也被他的笑容凝固。“跆拳道讲究腿功,那我就以腿功击败你。”话音落去,秦彦双脚连环踢出,动作快如闪电。

    短短的三秒之内,秦彦足足踢出了二十脚。

    “砰”的一声,强大的力道将崔政民踢出飞去,倒飞三十多米,重重的摔倒在地。连连的咳出好几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肋骨全部断裂,纵然用钢钉接上,只怕将来也再不能动武。

    众人无不大骇,惊恐的看向秦彦。饶是当年被传为武林神话的李小龙,一秒内也仅仅只能踢出六脚而已。

    陈劲松和万森虽然见过秦彦出手,此刻也是震惊不已,怔在当场,半晌回不过神来。如此了得的身手,他是如何练出来的?而且,他竟然还是如此的年轻。

    缓缓的走到朴俊杰的面前,秦彦微微一笑,人畜无害。“你是要我动手呢,还是你自己跪下来?”

    朴俊杰面怒惊恐之色,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在韩国,朴俊杰可谓是众星捧月,被奉为神话,都说他将来必然会成为韩国第一高手。而如今,在秦彦的手下竟然连一招也过不去,甚至连自己尊敬的师父也同样是秦彦的手下败将。恍然间,他只觉得秦彦仿佛一座高山般不可逾越,自己在秦彦的眼中不过只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秦彦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我们欢迎所有真正抱着武术交流心态来华的友好人士,大家同心协力,共建武术繁华。但是,却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以武术交流的名义企图诋毁华夏。这次就当是小惩大戒;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我担保不会只是这么简单。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一试!”

    说完,秦彦的目光缓缓的瞥向崔政民,言下之意,溢于言表。

    崔政民心中愤愤然,却又无可奈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此时过多的言语无疑等于自取其辱。

    陈劲松回过神来,哪里还敢怠慢,慌忙的安排人护送崔政民和朴俊杰入院。虽然秦彦的霸气出手让他很是开心,也帮忙挽回了滨海乃至华夏武林中人的颜面,但是,如果崔政民和朴俊杰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也不好交代。

    倒是万森,一脸的幸灾乐祸,洋洋得意。他才懒得顾忌这么多,根本就是他们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秦彦出手,今天丢丑的可就是自己了。

    沈沉鱼的嘴角也终于露出一抹笑容,风轻云淡,为自己的男人可以扬我国威而开心。只是,心中对秦彦的神秘越发的感觉到好奇。究竟他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为何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厉害的身手?为何他的身上总是透出诱人的神秘感?

    秦彦仿佛感受到沈沉鱼的爱意,转头看向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只是,段婉儿的掺和使得他们的表露显得有些含蓄,却也仿佛有种别样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