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恩熙愣了愣,沉默不言。

    秦彦淡然一笑,说道:“刚才在武术交流会崔政民说出那番话时,当时唯有你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情,也就是说你对他和朴俊杰的做法也不赞同。既然如此,他们落得如今的下场也只是咎由自取,你又何必为他们出头?况且,你也清楚自己根本没有那个能力。”

    “是,我是不赞同他们的做法。既然是武术交流,大家应该只是以交流武术心得共同发扬武术为目的,而非是争名夺利。我不是替他们讨回什么公道,我只是想替韩国所有的习武之人挣回名誉而已。”李恩熙坚定的说道。

    “明知结果是输,又何必那么执着?”秦彦微笑着说道。

    “有些事,即使明知不可为,也一定要为之。这不是个人的生死荣辱,而是关乎我的国家民族,不允许我退缩。”李恩熙说道,“秦先生不也是如此吗?否则,刚才你也不会出手了,不是吗?”

    秦彦微微一愣,说道:“想不到了解我的竟然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好吧,既然你想比试,那我成全你。不过,不是今天。一会我有麻烦上身,先要解决,你还是先走吧,免得把你牵连其中。”

    李恩熙愣了一下,诧异的打量了秦彦一眼,沉吟片刻,说道:“没事,我不怕有麻烦。”

    秦彦哑然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身上的那股倔强的劲倒是有些跟沈沉鱼很相似,对待事情总是那么的有韧劲,不服输。秦彦没有再说话,耸了耸肩,起身离开。

    李恩熙也不说话,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偷偷的注视着秦彦的背影,李恩熙的心中思绪万千,这个看似单薄瘦削的年轻人,究竟是如何拥有如此厉害的身手?刚才他出手时,那展现出的强大实力和宛如滔天巨浪般的霸气,至今想来依旧让她心有余悸。

    华夏,是一个缔造传奇的神奇国度。

    秦彦漫无目的的在街头闲晃,李恩熙也就这样一直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不发一言。二人就这般沉默不言,相隔几步个有所思,气氛有些怪异。

    忽然,秦彦停下脚步,目光看向前方。

    三名身着迷彩的男子怒目而视,眼神中迸射出阵阵杀意。为首的一名魁梧男子冷哼一声,说道:“你就是秦彦?”

    李恩熙愣了愣,诧异的扫了三人一眼,目光好奇的看向秦彦。他没有说谎,真的有麻烦。

    “明知故问。”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我等你们很久了!”

    眼角的余光瞥了李恩熙一眼,轻声的说道:“一会躲在我身后。”

    “我能照顾自己!”李恩熙倔强的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笑了笑,不再言语。

    “你倒是很坦然啊,哼,一会就让你笑不出来。”魁梧男冷声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我似乎不认识各位,也不记得跟各位有什么过节。是谁指使你们的?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秦彦淡然的说道。

    魁梧男放肆的大笑,仿佛听到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话,张狂的说道:“不知死活,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我也不妨告诉你,咱们原本的确无冤无仇,可是,在青山镇你杀死我一个兄弟,咱们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秦彦愣了愣,眉头微蹙,说道:“你们是狼牙雇佣兵的人?”

    “不错。我们狼牙要杀的人,从来没有人可以躲得过。”魁梧男厉声说道。

    “看来,我是个例外。”秦彦笑了笑,说道,“是你们先找我的麻烦,杀你兄弟那也是他咎由自取。既然你们想替他报仇,那就怪不得我了。”

    “报仇?”魁梧男轻蔑的笑了一声,说道,“我们只是受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他技不如人死在你的手里那也是他活该。报仇这种事情,没有任何的价值。”

    秦彦眉头紧蹙,诧异的说道:“这么说,你们这次依旧是受人指使了?是谁指使你们杀我的?”

    “你都快死了,又何必知道呢?”魁梧男不屑的说道。

    秦彦冷笑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只好逼你说出来了。”

    话音落去,秦彦的身上陡然间迸射出阵阵杀意,庞大的杀气宛如巨浪般翻天覆地的席卷而出,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固。身在一旁的李恩熙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看向秦彦的目光充满了惊骇。

    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势?常人只怕在他的这股强大气势的压迫下,就已然不战而败了,生不出丝毫的战意。

    对面的三人也同样惊骇不已,所料未及,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恐惧。不过,终究是究竟战场的人,很快的回过神来,大喝一声,朝秦彦冲了过去。

    秦彦放肆一笑,冲入人群中,宛如猛虎下山,气势如虹。拳影所到之处,一阵阵惨叫声传来。这些国际精英雇佣军,在秦彦的手中却宛如三岁孩童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他们自以为意的杀人搏击完全发挥不出任何的作用。

    伴随着声声惨叫,不过眨眼的功夫,三人倒在地上哀嚎连连。

    秦彦并未下死手,否则,他们焉有命在?不过,饶是如此,李恩熙还是震惊不已。此番战斗虽不及刚才比武那般精彩,然而,在李恩熙的眼中却更加的震撼。秦彦以狂风扫落叶的姿态席卷残云,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让人从心底冉冉升起阵阵寒意。

    李恩熙苦涩的笑了一声,暗暗的想,自己在他的手里也许连半招都过不去吧?

    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魁梧男,说道:“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却搭上自己的性命,不觉得太不值得吗?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

    魁梧男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既然任务失败,我们就没有想着可以活着离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是,想从我们口中问出任何事情,那都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