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就是信誉了。这是天门用无数鲜血和生命累积而来的信誉,是在一次次的朝代更替和血与火的战争中建立起来的信誉。当然,更重要的是,天门从来不参与任何门派之间的斗争,超然物外。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更加可以得到他们的信任。”秦彦说道。

    “那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图书管理员?”沈沉鱼问道。

    秦彦愣了愣,回味了下沈沉鱼的“图书管理员”的说辞,倒是十分的贴切。微微一笑,秦彦接着说道:“这么说也未尝不可,事实也的确如此。不过,随着时代不断的在发展,天门也一直在不断的变化着。如今,天门不仅仅只是负责管理各大门派的典籍,而且还有专门收集情报的部门,以便用于对付那些对天门图谋不轨之人。还有专门负责监察各大门派纷争的部门,财富创建的部门等等。唯有如此,才能真正的安全的完成我们的使命。”

    “难怪你对各门派的武功似乎都很熟悉。”沈沉鱼说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所见的那些根本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门派,不过只是近代发展起来的一些流支而已,跟真正的那些门派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苗凤英你还记得吧?他就是巫门的传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古老门派传承下来的人。至于陈劲松和万森之辈,根本不值一谈。”

    “你的意思是那些门派至今依然存在?”沈沉鱼怀疑的问道。

    “当然。天门可以存续千年,发展至今,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当然,的的确确也有些门派在不断的朝代更替中覆灭在历史的车轮下,但是,依然还会有其他的门派存在。只不过,不再是那些小说和电视里的那般打打杀杀,而是融入到了现代社会中,表面看上去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暗地里的实力恐怕匪夷所思。”秦彦缓缓说道。

    沈沉鱼默默点了点头,沉默不言,心中震惊,从未想过如今的社会依旧会有这些古老的东西。

    “这些人,有着自己的一套江湖规矩和所谓的地下秩序,很难让他们完全的遵循现代社会的秩序和法律。那么,就需要有人去管理,去维护平衡,去震慑安抚。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不出现任何大的意外。这,也是天门的职责之一。”秦彦接着说道,“简单点说,天门就算是这些地下秩序的地下判官。”

    “这些都是天门的秘密。包括我的身份,除了天门中少数之人知道之外,没有人知道我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天门的门主是谁。你是唯一的一个,所以,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如果我说不呢?”沈沉鱼说道。

    秦彦愣了愣,咧嘴一笑,说道:“你不是那种八婆的人,如果是段婉儿,倒真是说不定了。”

    “放心吧。你既然信任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我又怎么能辜负你的信任呢。”沈沉鱼莞尔一笑。

    “其实……天门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秦彦犹豫了一下,说道。

    “什么不成文的规矩?”沈沉鱼好奇的问道。

    秦彦尴尬的笑了笑,支吾着说道:“历代天门的门主是不可以娶妻的,他们必须将终生献给天门,从继任门主的那天开始就必须开始寻找下一任的接班人,并且培养他,直到他二十岁继任门主,才可以退位享受人生。不过,门主虽然不可以娶妻,但是却可以生子。”

    沈沉鱼愣了一下,怔怔的看着秦彦,半晌说不出话。什么意思?这是在告诉自己,他永远都不会跟自己结婚吗?在他们这些所谓的江湖人物眼中,自己这些蝼蚁是不是只是他的生育工具?沈沉鱼的心猛地沉了下去,拔凉拔凉的。

    秦彦当然注意到了沈沉鱼表情的变化,却依旧说了下去。“你们不是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白雪对你和段婉儿充满了敌意吗?按照天门的规矩,门中所有的女人都是门主的生育和发泄工具,不仅仅是白雪,包括刚刚的薛冰,只要门主要求她们不得拒绝。而且,她们唯一可以离开天门的办法就是帮门主生子。”

    “什么狗屁规矩?你们把我们女人当什么了?”沈沉鱼有些愤愤的哼了一声,狠狠的瞪着秦彦。

    秦彦苦笑一声,说道:“这些都是天门传承下来的破旧规矩,我也已经下令废除这些规矩。时代在进步,天门也必须跟着进步,如果还固守着这些破旧的规矩,只会让天门与时代脱轨。”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跟我在一起,将来会承受很多。包括我可能因为很多门中事务而无暇陪你,甚至来自很多敌人的追杀。既然我们在一起,我觉得就应该把一切都告诉你,不应该瞒着你。”

    沉默片刻,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沈沉鱼紧紧的搂进怀里,柔声的说道:“我都已经说了,你现在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看你表现。”沈沉鱼挣脱开,说道,“要是你也那么牲口,只知道播种的话,我可不愿意跟畜生生活在一起。”

    沈沉鱼耍起了小性子,不过却并不显得刁蛮无理,反而更加的可爱。

    秦彦咧嘴一笑,谄媚的说道:“哪能呢,我是那种人吗?”

    “我看很像。”沈沉鱼撇撇嘴,说道。

    “今天离开陈劲松家,你让我和婉儿先走,是不是有人要追杀你?是天门的敌人?”沈沉鱼问道。

    “不是。我不是说了嘛,我的身份除了天门中仅有的几个人知道之外,外人根本不清楚我的身份。今天那些人是来自国外的一个雇佣军组织,叫着狼牙,他们只是受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秦彦淡然一笑,说道。

    “雇佣军?”沈沉鱼眉头紧蹙,冷声的说道,“这么说是有人雇凶杀你了?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