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顶楼诺大的办公室内,一名年轻少女倚靠在窗边,眺望着霓虹灯闪耀的繁华都市夜景,眉头微蹙,嘴角溢出一丝愤愤的表情,嘟囔着说道:“臭小子,又来这里鬼混!”却浑然忘记这听雨楼就是她开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把钱从男人的口袋里掏出来?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将少女从遐想中惊醒。眉头微微一蹙,少女转过身说道:“进来!”随即,走到办公桌后坐下。一身职业装扮,尽显御姐知性的气息,与往日的她截然不同。

    即使秦彦此时见到她,恐怕也会大吃一惊,不可置信。

    “段总!”一名职业女性走进办公室,恭敬的叫道。

    “嗯!”年轻少女微微点头,说道:“他在哪个包厢?和谁在一起?”

    “仁字二号厅,和何常青一起。”职业女性回答道。

    “何常青?”年轻少女愣了愣,沉吟片刻。

    这似乎有些出乎她的预料,没想到秦彦仅仅只是跟何常青见过一面,如今竟然混得这么熟,偷偷相会,只怕所谈的事情也不简单吧?不过,她倒是感到十分欣慰,这就更加足以证明秦彦并非只是一个甘于蜗居在诊所的小医生那么简单。

    男人嘛,就该有鸿鹄之志。

    否则,又如何配做她的男人?

    职业女性的双眸闪过一丝狡黠,小心翼翼的问道:“段总,他是谁啊?你似乎对他格外在乎哦。难道……”

    “不该问的别问,知道那么多做什么?小丫头片子,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年轻少女瞪了她一眼。

    不过,显然她平日里太过亲和,以至于这些手下并不会因为她的发怒而感到惧怕。

    职业女性巧笑倩兮,吐了吐舌头,说道:“能让我们段总这么在乎的男人,肯定不是一般人。段总,要不要我去试试他?”

    “你?哼!”年轻少女不屑的笑了笑,说道,“就凭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了。对我,他都是爱答不理的,上次我们睡一个房间,他甚至……”

    话说到一般,年轻少女忽然发觉不对,狠狠的剜了知性女性一眼,沉默不言。

    知性女孩抿嘴偷笑,说道:“段总,该不会是他不行吧?或者,他喜欢男人?现在的男人可都喜欢搞基。”

    年轻女孩愣了愣,若有所思。沉吟片刻,喃喃自语的说道:“不会吧?看他的样子不像啊!”顿了顿,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斥道:“鬼丫头,赶紧滚出去,别胡言乱语。记住,别去打扰他,我还不想让他知道我的身份。”

    知性女孩撇了撇嘴,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秦彦自是不知有人在谈论着他,如果知道她们的对话,不知心中作何感想。堂堂的七尺男儿,怎么就被说成是弯的呢?

    告别何常青之后,秦彦举步离去。

    杜宏亮的事情他要尽快的解决,随后还要赶去岛国打探玄武的下落,这才是重中之重,无谓在这里浪费多余的时间。至于何常青,秦彦不想跟他有太深的瓜葛,不过,有这样的一个“朋友”,也并非坏事。至少,在对付一些人时,可以假他之手,省去自己很多的麻烦。

    刚走下楼梯,只见一名少女从义字三号包间窜了出来,梨花带雨,“噗通”一声撞在秦彦的怀中。

    秦彦不禁一愣,对方连连的道歉,等看到秦彦时,也同样愣了愣。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

    虽然秦彦只见过她一面,不过,凭借他过人的记忆力,加上诊所的病人向来不多,所以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林月儿!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秦彦诧异的问道。

    “没事,没事。”林月儿有些紧张的掩饰着,仿佛怕秦彦知晓什么似得。

    秦彦诧异的愣了愣,朝义字三号包间瞟了一眼,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和一群少女喝的正欢,眉头不禁一蹙,暗暗的想道:“原来她是在这里上班的坐台小姐啊。”

    “哦!”淡淡的应了一声,秦彦说道:“既然没事,我先走了。”

    “能不能带我一起走?”林月儿祈求的眼神看着他,低声说道。

    “带你一起走?”秦彦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你要走就走,难道有人不让你走?”

    “我……”林月儿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秦彦暗暗叹了口气,今日所见的林月儿跟当日有着很大的区别,看来的确是有难言之隐。秦彦也不再多问,说道:“好吧!”

    话音落去,秦彦转身就欲离去。

    林月儿心中欣喜,慌忙的跟上。

    “站住!”

    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叱喝,一名中年男子从包间窜了出来,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之后,目光落在林月儿身上。“林月儿,谁让你走了?哼,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我只是来谈剧本的,不是陪酒的。”林月儿愤愤的说道。

    “剧本?”秦彦愣了一下,暗自诧异。

    “你是第一天在这行混吗?你应该清楚,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有很多人在抢,如果你不花点心思,凭什么可以拿到角色?郑总在行业内赫赫有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巴结他,你能有这个机会是你的荣幸。”中年男子态度张扬,气焰嚣张。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虽然我很想拿到这个角色,但是,我绝对不会为了角色就出卖自己。”林月儿坚定地说道。

    秦彦暗暗点头赞许不已,林月儿能在这行依旧保持这般洁身自好实在难得。

    “你以为你不愿意就行吗?今天你要是敢离开这里,我担保以后你休想在这行混下去。”中年男子厉声喝道。

    “是吗?”秦彦冷笑一声,说道,“如果我一定要带她走呢?”

    中年男子愣了愣,眉头微蹙,冷眼打量了秦彦一眼,不屑的说道:“你是谁?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谁说不关我的事?她是我的女朋友,她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秦彦淡然的说道。

    林月儿一愣,愕然的看向秦彦,表情急速的变化着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中年男子也是一脸诧异,愣愣的看着秦彦半晌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