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林月儿离去,秦彦怔在当场,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今日之举是福是祸,若是被沈沉鱼知晓自己无端端的招惹到一个明星,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沉吟片刻,秦彦回头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出来吧!”

    话音落去,一名肥胖中年男子从身后走近,正是在听雨楼几次三番维护秦彦的许海峰。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说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帮我?”

    “属下饕餮参见门主!”许海峰恭敬行礼,从怀中取出一枚黄色玉佩递到秦彦面前。

    秦彦不禁一愣,仔细的打量了许海峰一眼。不愧为饕餮,掌管天门财务,当真是油水丰厚,生的肥头大耳。“你就是饕餮?”

    “属下刚刚回到滨海市,未及拜会门主,还望门主恕罪。”许海峰说道。

    “许堂主掌管天门财务,富可敌国,又岂会把我放在眼里?说起来,应该我去拜会许堂主才是。”秦彦声音冷了下来,宛如三九天的寒气,刺骨。

    许海峰愣了愣,愕然的看了秦彦一眼,心中疑惑。虽未见过秦彦,却早已听闻秦彦的名字,知他为人亲和,却不知现在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责备自己,似乎是刻意的为难自己。

    “门主言重了。许某掌管的财富乃是天门所有,并非许某个人所有,又怎敢不把门主放在眼里?”许海峰小心翼翼的说道。

    “自古以来,天门门主对下的权利松散,许堂主虽名义上是替天门积攒财富,然则,却多数还是为己所有。况且,以许堂主刚才所言,似乎如果这些财富是许堂主私人所有,就可以不把我这个门主放在眼里了,是吗?”秦彦冷哼一声,说道。

    许海峰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不知哪里得罪了秦彦,以至于他处处找自己麻烦。吓得浑身一阵哆嗦,“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说道:“门主恕罪,饕餮不敢有丝毫背叛天门之心。饕餮生是天门之人,死也是天门之鬼,此生必定为天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彦满意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伸手将许海峰扶了起来,说道:“许堂主不必惶恐,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冒昧之处,许堂主可不要见怪啊。”

    然则,秦彦心中十分清楚,饕餮掌握着天门千年来积攒的巨大财富。所谓财可通神,手中掌握的权利也非同一般。如若饕餮有心背叛天门,那对天门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而,秦彦有心试探,顺便给许海峰一个下马威,以免他日后不将自己这个门主当回事。

    “开玩笑?”许海峰愣了愣,诧异的看向秦彦,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不过,许海峰可是久经商场的老狐狸,脸上立刻堆起笑容,呵呵的笑着说道:“门主可吓死属下了,属下还以为有什么得罪门主之处。”

    “许堂主掌握天门亿万财富,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今天却巧遇,还真是缘分啊。”秦彦淡淡的说道。

    “门主,外人都道我享尽人间富贵,然则,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每日都是颤颤兢兢,不敢有丝毫懈怠,不曾有一日真正安心的睡个踏实觉。其中的苦楚,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啊。哎!”许海峰深深的叹了口气,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许堂主还真是不易。如果许堂主真的觉得责任重大,本门主感念许堂主这么多年为天门所做的贡献,特准你提早退休,手中所有之责暂有本门主承担。如何?”秦彦一本正经的说道。

    许海峰不禁一愣,慌忙的说道:“门主体谅之心,属下感激不尽。然则,这是属下的份内之责,纵然再苦再累,属下也必一肩承担,不敢劳门主费心。”

    嘴上说的自然是甜蜜之言,心中却是忍不住暗暗的想道:“这小子到底是真的傻,还是装傻?”

    秦彦冷声一笑,说道:“许堂主,在我的面前你还是收起你那副奸商的嘴脸吧,不然,我可真的就满足你的心愿了。我知道天门以往门主很少过问下面之事,你们也都如封疆大吏般有绝对的权利,不过,将来这样的规矩将不复存在。我不管是你饕餮也好,还是其他人也好,都必须听从我的命令,还有你手中掌握的天门财富,也非你个人财产,你要小心使用才是。”

    “这……”许海峰一愣,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怎么?许堂主对我的话是有什么意见吗?”秦彦冷声说道。

    “门主乃是天门之主,既然门主想要打破常规,属下自然不敢反对。”许海峰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说道:“我不管你这番话时真话也好,假话也好,如果将来有一天被我发觉你有任何有损天门之事,届时可别怪我不客气。当然,本门主也十分公道,只要你好好办事,我也不会太过问你的事情。”

    许海峰嘴角抽动,却不敢言语。

    “许堂主还有什么事情吗?”秦彦问道。

    沉吟片刻,许海峰说道:“门主,刚才那个郑树华不是泛泛之辈,今夜之事他必然不会善罢甘休,门主以后还要多多小心才是。”

    “我会怕他?”秦彦不屑的笑了笑。

    “门主自然不会惧他,他在天门眼中不过只是蝼蚁而已。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像他这样的小人肯定会闹出很多的麻烦事。”许海峰提醒道。

    “这个郑树华到底是什么人?他能有这么大的能耐?看今天的架势,那些人似乎对他恭敬有加。”秦彦问道。

    “郑树华年轻时也只是个不入流的混混而已,后来靠赌发家,在滨海市拉拢了一帮人为其做事,嚣张跋扈。几年前,他漂白从商,仗着自己的背景倒也做的风生水起。这两年他一直从事娱乐事业,真正的目的嘛,无非就是为了玩弄那些女明星而已。仗着他的势力和财力,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许海峰缓缓的说道。

    “他做他的地头蛇,我做我的过江龙。他若不惹我,今晚的事情也就罢了,否则,我要他这条地头蛇变成死蛇。”秦彦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