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话音落去,森冷的寒意宛如巨浪般翻天覆地滚滚而来,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一般。饕餮许海峰震惊不已,心中升起一股寒意,禁不住暗暗的想道:“这位门主只怕不同以往,稍有不慎,恐怕我也有杀身之祸。”

    杀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刹那间消失无形。

    秦彦微微一笑,顿如春天百花灿烂,许海峰如沐春风,心中那丝寒意瞬间消逝而去。

    “你回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些事情需要跟你好好请教。你应该知道我的住处吧?等我忙完手头的事情,你来见我。”秦彦说道。

    许海峰愣了愣,问道:“敢问门主可是为玄武之事?”

    “你也知道玄武的事情?”秦彦愣了一下,心中暗暗想道:“看来天门各个堂主皆有自己的情报,否则玄武之事许海峰又岂会知晓?”

    “属下虽然身在商场,但是对江湖的事情却也必须清楚的知道。玄武失踪之事,属下也有所耳闻。”许海峰回答道。

    “那你还知道些什么?”秦彦接着问道。

    沉吟片刻,许海峰说道:“据我所知,玄武虽身为黑道,但是为人却向来本分,为人仁厚,四海之内朋友遍布。玄武失踪,显然并非为权柄仇隙,而是利益。”

    “你的意思是说,玄武妨碍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对方要除掉玄武?”秦彦微微一怔,问道。

    “应该如此。属下虽然经商,却也常与江湖人接触,这些人无非也就为了一个利字。玄武掌管天门地下势力,单单是在滨海市就势力庞大,一定是妨碍到某些人的利益,才招来杀身之祸。”许海峰说道。

    秦彦暗暗点头,这个久经商场的老狐狸所言,却也不无道理。顿了顿,秦彦接着说道:“根据朱雀传来的情报,玄武是在岛国出事,似乎跟稻川会有很大的关系。我在想,这是不是关系到两个国际黑色势力之间的争斗。”

    许海峰微微一笑,说道:“玄武跟国际上的黑色势力向来关系不错,也很少损害他们的利益,若非如此,天门的地下势力也不至于至今只是这般规模。要说玄武跟稻川会有矛盾,所以导致杀身之祸,我是不相信。况且,玄武也不是傻瓜,怎么会明知道跟稻川会有矛盾,还冒险去岛国呢?”

    秦彦眉头紧蹙,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不是稻川会做的?”

    “那倒也不是。凭借朱雀的情报搜集能力,既然她说这件事情跟稻川会有关,应该不会错。不过,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以我的推测,真正想置玄武于死地的应该还是华夏的某下人,甚至就是滨海市的某人。”许海峰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推测?”秦彦问道。

    “稻川会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生意,包括在滨海市。根据我所得到的消息,玄武没有影响到稻川会的生意,他们又岂会无端端的招惹玄武给自己找麻烦呢?稻川会虽然狂妄霸道,却也不会不知所谓。如果是他们对玄武动手,那势必是因为有人许以了重大的利益,又或者是鉴于跟对方之间的亲密关系,不得不如此。”许海峰分析的头头是道,秦彦也听得暗暗点头赞许,这许海峰能坐上天门饕餮之位,果真非一般人物。

    “你是商场的老江湖,想必朋友很多,这方面就需要你打探一下,看看究竟有什么人跟稻川会走的很近,特别是滨海市的人。”秦彦吩咐道。

    “门主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不出三日,我就可以整理出一份详细的名单交给门主。”许海峰自信的说道。

    秦彦微微点头,说道:“好,那我等你的消息。”

    许海峰点头应承,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秦彦愣了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也并非是那种霸道专制,不准别人说话的人。”

    许海峰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道:“门主,那……那个林月儿真的是你女朋友?”

    “不是。我和她也只有一面之缘,只是见她可怜,所以忍不住出手。你为什么这么问?”秦彦说道。

    “那就最好了。”许海峰松了口气,说道。

    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娱乐圈向来混乱不堪,那林月儿虽然一直洁身自好,但是,却也难以避免有登徒子窥觑。说难听点的,娱乐圈的那些所谓的明星,往往都是商人的万物。郑树华就一直窥觑林月儿,今天虽然门主出面阻止,但是难免日后郑树华对林月儿动心思,她只怕也难以逃掉。”许海峰说道。

    秦彦眉头微蹙,不禁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林月儿虽然不是我的女人,但是她身在娱乐圈能够做到这样也实在难得。你在商场厮混这么久,对这些事情早也见怪不怪,不过,林月儿这样的明星十分难得,如果你能帮忙的地方就尽量帮衬一下。”

    许海峰一双眯眯眼滴溜溜的乱转,点头应承。他可是只老狐狸,自然认定是秦彦看上林月儿所以要他特别照顾。

    “不过,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林月儿,不要让他知道是我的意思。”秦彦交代道。

    许海峰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为什么?”

    “天门对于世俗而言乃是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你我之间的关系,也是秘密,如果让她知道是我的意思,岂不是等于暴露了你我之间的关系?”秦彦说道,“再说,我也只是觉得她十分难得,有心想帮而已,并没其他的意思,无须让她知道。”

    “明白。门主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便是。我公司旗下也刚好有个影视公司,我会想办法将她挖过来,届时就可以避免那些登徒子的窥觑。”

    虽然秦彦说的明白,但是,许海峰却认定了秦彦对林月儿有意,自然会妥善照顾。保护好林月儿可是大功一件,这也是他巴结讨好秦彦的机会。

    “好了,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等我从岛国回来我们再详细谈谈。至于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尽快办妥。”秦彦说完,拦下一辆的士径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