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彦,你可不要乱来。我爸可是滨海市区政法委书记,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杜宏亮威吓道,企图用他父亲的名义吓到秦彦。然而,他却不知他父亲杜如海也已经命在旦夕,一旦那些资料递交到纪委,只怕可不单单只是免职那么简单了。

    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笑话,难不成你找人杀我,我还要束手就擒不成?既然你杀不了我,那我就不会给自己留下你这个麻烦,免得你日后还继续找人杀我。你应该清楚,我要杀你,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要不要试试?”

    秦彦眼神咄咄,宛如一柄利刃狠狠的刺进杜宏亮的心底,将他最后的一丝防线也彻底的击溃。杜宏亮浑身一颤,只觉宛如置身在冰窖之中,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浑身冰冷。杜宏亮惨然一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秦先生,秦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不对,你就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秦彦冷笑一声,说道,“以你的为人,只怕我今天放过了你,明天等待我的又是杀手的袭击吧?既然如此,我又为什么不杀了你永除后患呢?”

    杜宏亮一愣,慌忙的说道:“我不会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况且,杀了我你也逃不掉,为了我犯罪不值得。”

    “可我还是觉得杀了你才是最好的办法。”秦彦淡淡的说道,“除非……”

    “除非什么?秦先生有任何要求尽管说,只要能饶了我这一次,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杜宏亮看到一丝希望,顿时喜出望外。

    “以你的能耐只怕根本接触不到那些杀手,想必是有人替你在暗中安排。这个人是谁?只要你乖乖的说出来,或许我会饶你一命。”秦彦说道。

    其实这也仅仅只是秦彦的猜测而已,加上他对杜宏亮的了解,认为以杜宏亮的城府根本不至于会想到这条路,挺多也只是收买滨海市的一些黑道人物对付自己而已,决计不会想到收买杀手行凶。

    “这……没有人替我安排,是我自己想的主意。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一时糊涂,秦先生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杜宏亮支支吾吾的掩饰道。

    秦彦眉头一蹙,转头看了叶峥嵘一眼,后者咧嘴一笑,手中闪过一道寒光,一把匕首顶在了杜宏亮的咽喉处。“死到临头还不肯说实话,老大,还是嫩死他算了,这样的人留着也是祸害。”叶峥嵘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我怕血,你看着办就是。”秦彦淡淡的说道。

    “放心,老大,我杀人保证不让他流一滴血。”叶峥嵘咧嘴笑着,一脸的人畜无害,却又偏偏笑得让人不寒而栗。

    “别杀我,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杜宏亮慌忙的说道。

    “好,我听着。不过,如果我知道你说的事假话,到时候我要你生不如死。”秦彦冷声说道。

    “不会,不会,我一定实话实说。”杜宏亮惨兮兮的模样,何曾还有往日的那般骄傲自得。俨然如一只丧家之犬。“是凌俊伟,是他帮我联系的杀手。”

    “凌俊伟?”秦彦眉头一蹙,眼神如刀一般狠狠的盯着杜宏亮,说道,“凌俊伟凭什么帮你?你们不是不和吗?”

    “没有,我和凌俊伟一直关系不错。那天你们在饭店吃饭,也是凌俊伟偷偷发消息给我,让我过去捣乱的。后来我受伤住在医院,他主动跟我说帮我联系杀手替我报仇,如果不是他,我哪里能联系上那些杀手啊。”杜宏亮说道。

    秦彦暗暗点头,回想起当日的情景,当时他就觉得凌俊伟跟杜宏亮的关系不一般,果然如此。如果真是这样,这凌俊伟可要比杜宏亮更有城府,也更加可恨。结合总总的事情,秦彦几乎可以断定那凌俊伟根本就是利用杜宏亮,让杜宏亮对付自己,而他则坐收渔人之利。

    “凌俊伟又怎么能联系那些杀手?你不要想推卸责任,胡乱的栽赃。”秦彦说道。

    “没有,没有,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真的是凌俊伟联系的。”杜宏亮生怕秦彦不相信,焦急的说道。

    “那他是怎么联系的?”秦彦问道。

    “这……这我就不清楚了。”杜宏亮说道。

    叶峥嵘晃了晃手中的匕首,冷冷的盯着杜宏亮,说道:“看来不给点苦头吃,你是不肯说实话了啊。”

    杜宏亮浑身一阵哆嗦,哭丧着脸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叶峥嵘看了秦彦一眼,显然是询问他的意思。

    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以凌俊伟的城府,他又怎么会让你知道这些。”

    “谢谢,谢谢。”杜宏亮连连的磕头,说道,“秦先生,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我……我……可以走了吗?”

    “走?哼!”秦彦冷笑一声,说道,“放你走,好让你再找人杀我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可不会做那么傻的事情。”

    杜宏亮一愣,愕然的看着秦彦,说道:“你……你不是说只要我说了就放了我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切,老子又不是君子?我是小人,小人说话向来都不算数的。放心,不会很疼的。”秦彦嘿嘿一笑,不待杜宏亮说话,手指轻轻的在他胸口“摁”了一下,杜宏亮的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

    “老大,屋里还有一个哦,怎么办?”叶峥嵘瞥了秦彦一眼,问道。

    秦彦朝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冷笑一声,说道:“这种女人留着做什么?交给你了,我在下面等你。”话音落去,秦彦径直的开门走了出去。

    叶峥嵘撇了撇嘴,嘟囔道:“靠,解决娘们的事情干嘛交给我啊?”不情不愿,不过叶峥嵘却还是按照秦彦的吩咐走进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