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东京国际机场。

    当秦彦、薛冰和叶峥嵘走出机场时,一辆丰田埃尔法内走出一名男子迎上前去。

    “冰姐,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大家都在那里等候!”男子恭敬的行礼,说道。目光从秦彦和叶峥嵘的身上扫过,却是没有询问他们的身份。

    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跟随在薛冰身边多年,他十分的清楚。

    薛冰微微的点点头,说道:“许真,辛苦你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许真小心翼翼的应道。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秦彦和叶峥嵘。前面带路吧!”薛冰简单的作了介绍,许真自然不敢详加追问。虽然许真率属于薛冰,也算是天门中人,可是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没有资格知道秦彦的真实身份;是以,薛冰并没有说明。

    秦彦明白薛冰这样介绍的用意,也没有过多的责备。三人径直的走进车内坐下,很快的驶离机场。

    小心翼翼驾驶着车子的许真却将刚才的一幕幕清晰的捕捉眼底,他可以看得出薛冰对秦彦的尊重,虽然刻意的掩饰,却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这也让他更加好奇秦彦的身份,究竟他是什么人,可以让薛冰都那般尊重。

    只是,这个问题薛冰不说,他也不敢追问。

    “这车倒是挺不错啊,空间大,方便。”叶峥嵘嘿嘿的笑着说道。

    秦彦哪里会不懂这混蛋的意思?白了他一眼,嗔道:“你小子脑子里就不能有点正常的东西?这是保姆车,很多明星都用这车,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叶峥嵘吐了吐舌,却是丝毫不以为意。

    顿了顿,秦彦岔开话题问道:“薛冰,这许真是什么人?”

    “他是在岛国这边的负责人,这边所有的情报都是由他负责。”薛冰回答道。

    “他为人如何?”秦彦接着问道。

    薛冰愣了愣,诧异的问道:“门主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他信不过?”

    “也不是,只是随口问问而已。”秦彦淡淡一笑,说道。

    薛冰将信将疑的点点头,说道:“许真跟随我也有些时日,做事向来沉稳干练。我负责的虽然是情报搜集工作,但是为了便于掩饰身份,我们在这边也有很多的投资,这些也都是许真在负责。这些年来,他所负责的事情一直都完成的很好,每个月上缴的投资盈利也都分毫不差,我想不出他会有什么问题。”

    “既然这样,为什么玄武的事情他却一点眉目也查不出来?”秦彦说道。

    薛冰愣了愣,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心中却依旧很难相信许真会出卖自己。

    “当初你不也有脱离天门的意思吗?他也许也有这种想法也说不定,毕竟人都是自私的,付出的与得到的不相等时,难免心中会有所不忿。”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我给他的也不少啊。对他一直信赖有加,而且这边的事情全权交给他负责,很多事情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他没有理由要这么做。”薛冰说道。

    “得到的多还是少不是由你说,而是他觉得。”秦彦说道,“好了,你也不用多心,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也许是我想多了。这次我们的目的是打听玄武的下落,至于他的事情,你以后多留个心眼就是。最好的办法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将各个地区的负责人调任,这样就可以避免他们结党营私了。”

    “可是,这样一来却是很难让他们有凝聚力,只怕办事效率会差上许多。”薛冰说道。

    “我也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具体究竟该怎么做还是由你决定。我虽然是天门的门主,但是具体的操作事宜我不会参与,你自己斟酌办就好。”秦彦话音落去,闭目沉思,不再言语。

    薛冰却是眉头紧蹙,显然是在想着秦彦刚才的话。的确,以许真在岛国的情报人员,不可能对于玄武的事情那么久才有那么一点点没有太大作用的情报,难道真的是许真有背叛之心?想到这里,薛冰的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杀意。

    这股杀意浓厚,秦彦又如何会感觉不到?睁开眼,秦彦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薛冰不禁一愣,心中顿时释然。

    不久,车子在酒店的门口停下。

    叶峥嵘瞥了四周一眼,咧嘴一笑,说道:“老大,听说这岛国的女人温柔听话,我可得去试试,先走了!”

    秦彦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不能等等?就那么亟不可待?这次让你跟来是办正事的,可不是风花雪月。”

    “放心吧,老大,保证不会耽误你的正事。”叶峥嵘说道。

    “叶先生如果有需要的话,不需要去其他地方。这家温泉酒店是我们在这边的产业,服务周到,保证会让叶先生满意。”许真说道。

    薛冰的眉头微微一蹙,似乎对许真的话有些不满。不过,不满的表情却是一闪而逝,难以捕捉。倒是秦彦眼明,清晰的看在眼里。

    “哦?那更好,省得我到处跑,那就麻烦许先生安排了。”叶峥嵘倒是一点也不客气,也不觉得在薛冰面前谈论这样的事情有丝毫的尴尬。

    “应该的。”许真客气的说道。

    “冰姐,秦先生,房间已经安排好,我带各位上去。”许真接着说道。

    秦彦暗暗点头不以,这许真倒真的是玲珑剔透的人,处事沉稳干练,井井有条。如果他真的忠心不二,倒不失为一个可用之才。只是,越是这样,秦彦反而越是担心。因为往往越有能力的人,越是不甘听命于人。而且,如果许真真的已经背叛,那后果也越发的严重。

    三人一人一个房间,安排的自然面面俱到。

    放下行李之后,秦彦把薛冰和许真叫到自己的房间。挥挥手示意二人坐下后,秦彦转头看了薛冰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问话。

    这一幕,许真清晰的捕捉眼底,心中越发好奇,只是不敢流于表面。能够让薛冰如此尊敬而又听话,许真忽然间灵光一闪,心中大骇,莫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