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为首的一名年轻人光着膀子,手臂上满是纹身。身材矮小,却昂着头盯着秦彦,一副拽了吧唧的模样。皮笑肉不笑的盯着秦彦,说道:“支那猪,知不知道我是谁?这里是岛国,还轮不到你们支那猪在这里耀武扬威。”

    秦彦眉头一蹙,心中怒火大盛。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些岛国人竟然还是这般张狂,瞧不起华夏,实在可恶。

    “秦先生,他们是山口组的人,还是不惹为妙。”服务员凑到秦彦身边,小声的说道。

    秦彦微微点点头,按照岛国黑社会的规矩,纹身越多也就代表着他们在组织的地位越高。这个年轻人双臂满是纹身,看来应该是山口组的小头目。这次岛国之行目的在于找寻玄武的下落,如果可能,的确没有跟山口组结怨的必要。

    然而,如今面对这般羞辱,秦彦又岂能忍得下去?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管你是哪个乌龟王八蛋,老子先来的,这里就是老子的地盘。识相的就赶紧给老子滚开,嘴里再不干不净的,老子打烂你的嘴巴。”

    “八嘎。支那猪,老子是山口组的三浦大和。现在你马上跪下给老子道歉,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否则,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年轻人态度嚣张跋扈,可见山口组在岛国的确是只手遮天。

    “三浦先生,这里是许总的酒店,秦先生是我们许总的朋友,希望你看在我们许总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我马上给你安排另外的浴池,你看怎么样?今天所有的消费都算在我头上,我请客。”服务员态度谦和。

    “滚开!”三浦大和一把推开服务员,粗声粗气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们许总来了,老子也不卖他面子。”

    服务员一个趔趄,若不是秦彦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他,只怕已然跌倒在地。秦彦心中怒火更盛,浑身杀意弥漫,顿时,周遭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一般。

    三浦大和显然也察觉出异样,惊愕的看了秦彦一眼。不过,身为山口组的小头目,向来嚣张跋扈,有恃无恐。

    “有种你再骂一句试试?”秦彦的声音冰冷如刀。

    “支那……”

    三浦大和的话还没有说完,秦彦一个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啪”的一声,三浦大和一阵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在原地转了两圈一屁股坐到在地。

    对付他,秦彦下手可没有丝毫留情,只见三浦大和满口鲜血,牙齿也跌落几颗,呜呜咽咽的话也说不清楚。所有人目瞪口呆,就连服务员也没有想到秦彦竟然明知道对方是山口组的人竟然还敢动手,这不是胡闹嘛。他哪里还敢在原地停留,慌忙一溜烟的跑出去报告去了。

    “你……你敢打我?”三浦大和捂着脸,不可置信。

    “打你又如何?再不滚蛋,老子把你命也留在这里。”秦彦冷声说道。

    “草,山口组的人你也敢动,给老子弄死他。”三浦大和愤愤的叫道。话音落去,跟随他一起的三名手下一拥而上,朝秦彦冲了过去。

    这些混混平常仗着人多势众,没少欺负人,也很少吃亏。谁曾想今天遇到秦彦这位大爷?在秦彦的手里,他们不过只是蝼蚁而已,轻轻的两根手指就可以捏死。只听得一声接一声的哀嚎,眨眼间,三人手骨断裂,倒在地上,浑身沾满血渍,狼狈不堪。

    三浦大和惊骇不已,怔怔的看着秦彦,半晌说不出话。

    片刻,三浦大和回过神来,大吼一声,超秦彦扑了过去。张牙舞爪的模样,宛如泼妇一般,哪里还有刚才那般的神气?

    秦彦冷笑一声,一把擒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只听得“咔嚓”一声,三浦大和腕骨断裂,发出一声惨叫。秦彦抬腿一脚,膝盖狠狠的撞在他的下巴上,大浦大和一头栽到在地。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三浦大和丝毫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缓缓蹲下身,秦彦拍了拍三浦大和的脸,冷笑道:“还要不要试试?”

    三浦大和愤怒的脸孔扭曲,狠狠的瞪着秦彦,说道:“有种你不要走,得罪了山口组,你休想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东京。”

    秦彦淡然一笑,说道:“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行,老子就在这里等你,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山口组能把我怎样。”

    说完,秦彦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根香烟,吸了一口。狠狠的一脚踹在三浦大和的身上,说道:“还不滚?难道要我把你扔出去吗?”

    三浦大和愤愤的哼了一声,支撑着爬了起来,踉跄的朝外走去。三名手下紧跟其后,偷偷看向秦彦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

    几人刚走,只见许真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看到山口组的几人离去,服务员微微的愣了愣。许真慌忙的走到秦彦面前,恭敬的问道:“秦先生,你没事吧?”

    “许总来的可真是时候啊。”秦彦冷笑一声,说道。

    许真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没事就好。我已经听下面的人说了,山口组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秦先生放心,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不用。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摆平,我也想看看山口组的人到底有什么能耐。”秦彦淡淡的说道,从容不迫。

    许真大吃一惊,连忙的说道:“秦先生,山口组在岛国势力庞大,没必要跟他们正面冲突。况且,你是冰姐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我很难跟冰姐交代。不如秦先生先回房休息,剩下的事情我来摆平就行了。”

    “你是觉得我斗不过他们?”秦彦淡淡的笑道。

    “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秦先生没有必要跟他们正面交锋,这些不必要的事情能免则免。”许真说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有些事情当为则为。他们侮辱的不是我,而是华夏,我就不能当作小事了。这件事情你不用插手,我就在这里等他们,就算我有什么事情,薛冰也不会责备你。”秦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