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饶是渡边一郎狂妄自负,嚣张不可一世,而如今面对秦彦的强大,心理彻底的被击毁。看着秦彦凌厉的眼神,渡边一郎犹豫片刻,捡起地上的刀,狠狠的砍了下去。

    “啊……”渡边一郎一声惨叫,左手鲜血淋漓,众人无不目瞪口呆,心惊胆战。

    渡边一郎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左手,浑身大汗淋漓,虚弱无力的说道:“我……我可以走了吗?”

    秦彦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我说话算话。”

    话音落去,山口组的众人扶起渡边一郎,仓皇而逃。三浦大和更是心中慌乱不已,如果不是自己找事,又岂会害的渡边一郎丢掉一只手?只怕离开了这里,渡边一郎也不会放过自己吧?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渡边一郎真的能够狠下心砍断自己的手。

    看着渡边一郎离去,秦彦风轻云淡的点燃一根香烟,缓缓的吐出一抹烟雾。瞥了刁龙一眼,说道:“帮我带话给你们老大,就说我秦彦明日登门拜访。”

    刁龙眉头微微一蹙,觉得秦彦似乎有些故意挑衅。然而,见识过秦彦刚才的强悍,刁龙只好无奈的压制住心头的愤怒,他可不想自己最后落得跟渡边一郎一般模样。冷笑一声,刁龙说道:“好。秦先生的话我一定转达,届时,恭迎秦先生大驾光临。”

    话中有话。刁龙显然是在警告秦彦,“你对付得了渡边组,可奈何不了我长乐帮。”

    秦彦岂会听不出来?淡然一笑,秦彦说道:“那……咱们明天见!”

    秦彦的笑容人畜无害,但是,刁龙看了却感觉瘆得慌,心里有些发毛。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刁龙告辞离去。

    望着刁龙离去的背影,薛冰脸色瞬间阴冷下来,目光如炬,冷冷的扫了许真一眼。“哼!”薛冰不发一言,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许真面色紧张,尴尬的笑了笑,垂下头去,不发一言。

    秦彦淡淡的看着,也不说话。这点小事交给薛冰自己处理就好,根本用不着他插手。况且,也可以静静的看着薛冰的表现,看看她的驭下能力。

    “你跟长乐帮是什么关系?”薛冰冷声问道。

    “冰姐,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而已,没有其他。”许真慌忙的解释道,“在岛国开这样的温泉酒店,如果不跟这些黑色势力打好关系的话是很难经营的。所以,我让长乐帮入一部分的干股,这样就可以保证不会有人在这里闹事。就算有,长乐帮也会出面摆平,省得我们出面那么麻烦。”

    顿了顿,许真又接着说道:“而且,这样也可以打好跟长乐帮之间的关系,有什么消息我们也可以尽快的收到。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两全其美?哼!”薛冰冷笑一声,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两全其美?你有没有想过,因为长乐帮的加入,以至于把他们跟山口组之间的矛盾也转嫁到我们头上?今天的事情很明显是山口组故意找茬,目标应该是冲着长乐帮吧?岂不是殃及池鱼?我不反对你跟他们打好关系,但是一定要把握好尺度,如果因为他们而把我们也牵扯进去,岂不是得不偿失?”

    许真垂下头,低声的说道:“是我考虑的不周全。过段时间我会跟长乐帮谈,把他们的股份收回来。”

    “不用了。如果现在收回来,岂不是公然挑衅长乐帮?”薛冰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不过,以后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你要清楚,我们的工作时搜集情报,所有的生意,不过只是用来掩饰我们的身份,不要舍本逐末。”

    “是,我知道了。”许真态度谦恭,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只是,那眼神中刹那间闪过的阴冷和愤恨却逃不过秦彦的双眼。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淡淡的看着许真。后者的目光刚好看了过去,短暂的对视之后,许真紧张而心虚的收回目光。

    “这里没你的事了,走吧。”薛冰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

    许真恭敬的告了声别,转身离去。临走时,仍旧不忘偷偷的看了秦彦一眼。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让他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总感觉在他的面前自己没有丝毫的秘密可以隐藏,那种**裸的暴露在别人眼前的感觉让他浑身发毛。

    看着许真离开之后,薛冰转头看了秦彦一眼,说道:“门主,这次无辜得罪了山口组的人,只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以山口组在岛国的势力,接下来他们肯定会展开疯狂的报复。门主,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先避一避?”

    秦彦微微一笑,说道:“怎么?你觉得我会怕他们?”

    “不,门主当然不会怕小小的山口组。但是,我们这次的目的是打探玄武的下落,没有必要跟山口组的人正面交锋。如果山口组的人再来闹事,就让许真摆平就行。”薛冰慌忙的说道。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我心里已经有计较,放心吧。”

    薛冰愣了愣,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虽然他不知道秦彦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是,既然秦彦已经发话,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况且,以天门的庞大实力,又岂会惧怕一个小小的山口组?真要是惹怒了秦彦,天门之怒将会是非同凡响。

    沉默片刻,薛冰脸色泛起微微红晕,低不可闻的声音响起。“门主,我……我们……刚才……”

    秦彦笑了笑,哪里还不明白她的意思。扔去烟头,秦彦起身一把抱住薛冰,“走,回房!”

    薛冰一愣,更是羞得无地自容,把头紧紧的埋在他的胸口。心里虽然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薛冰却没来由的紧张万分。

    经过走廊时,恰好碰到刚刚潇洒回来的叶峥嵘。只见他一脸贼兮兮的笑容,嘿嘿的笑着说道:“老大,注意身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