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路无语!

    约莫一半个小时之后,众人赶到长乐帮总部。

    刁龙显然已经将昨天的事情转达给长乐帮帮主凌皓天,当秦彦等人赶到时,门口排着长长的两派队伍迎接,清一色西装革履,颇有些黑手党家族的风范。

    车门打开,叶峥嵘率先走下车,秦彦和薛冰紧跟其后,贴身相随。而许真,则是一脸的谦恭,目光看向刁龙时,嘴角微微的滑过一丝笑意。

    刁龙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快步迎上前。

    “秦先生,我们帮主已经在等你了。”刁龙说道。

    “嗯!”秦彦微微的点点头,随即“恭敬”的对叶峥嵘说道:“老板,请!”

    叶峥嵘装的也是像模像样,态度高傲的点点头,举步朝内走去。

    刁龙不禁一愣,目光诧异的看向叶峥嵘,心中暗暗的想道:“原来他才是正主啊。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让秦彦那样的高手随身左右。”询问的目光看向许真,后者尴尬的笑了笑,也是一脸的懵逼。

    “他不是称呼秦彦为老大吗?怎么忽然变成了秦彦的老板?”许真愣了愣,似乎察觉出什么。

    薛冰冷冰冰的目光瞪了许真一眼,示意他不准多言。许真哪里会不明白,讪讪的笑了笑,垂下头去。

    屋内!

    一名中年男子端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微微的蹙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事情。见到众人进来,中年男子连忙的堆起笑容迎上前去。

    “这位想必就是许老板的boss,薛冰薛小姐了吧?幸会幸会!”中年男子态度客气。

    “这就是我们帮主,凌皓天。”刁龙介绍道。

    二人礼节性的握了握手。凌皓天的目光从叶峥嵘和秦彦的身上扫过,最后落到叶峥嵘的身上,呵呵的笑着说道:“这位想必就是秦彦秦先生了吧?刁龙已经把秦先生昨天的事迹告诉我了。秦先生少年英雄,打得那帮山口组的家伙狼狈而逃,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凌先生误会了,这位才是秦彦。”叶峥嵘淡淡一笑,指着身旁的秦彦说道,“我的贴身保镖。”

    凌皓天不禁一愣,表情愕然。询问的眼神看向刁龙,后者也同样是一脸的懵逼,尴尬的笑了笑,算是回应。

    “在下叶峥嵘,峥嵘岁月的峥嵘,天罚现任掌令人。”叶峥嵘表情淡定,装逼于无形之中。

    凌皓天浑身一震,有些措手不及。狠狠的瞪了刁龙一眼,斥道:“叶令主大驾光临,你怎么也不介绍介绍?胡闹!”

    刁龙尴尬的笑着,心里却是暗暗叫苦,我也不知啊。

    “叶令主大驾光临,长乐帮蓬荜生辉啊。”凌皓天寒暄的说道。

    “贸然造访,叨扰凌先生,还望多多见谅。”叶峥嵘微微一笑,说道。

    “哪里哪里,叶令主能够驾临长乐帮,凌某受宠若惊。都是手下办事不力,如果早知道是叶令主驾临,凌某自当在门口迎接。失礼之处,还望叶令主不要见怪。”凌皓天说道。

    客套的寒暄过后,众人坐定。

    身为叶峥嵘贴身保镖的秦彦,自然是没有座位,静静的站在叶峥嵘的身后。看到凌皓天的第一眼时,秦彦心中暗暗觉得奇怪,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他似乎跟凌俊伟有着几分的相似。难不成他们有关系?秦彦暗暗的想道。

    “你也坐吧。凌先生是自己人,不用那么拘礼。”叶峥嵘示意秦彦在身旁坐下。

    “对对对,都是自己人,不用见外。”凌皓天附和着说道。

    叶峥嵘笑了笑,说道:“虽然他是我贴身保镖,但是,我一直把他当我的兄弟。”

    “没想到叶令主如此平易近人,难得难得啊。叶令主荣登天罚掌令人的消息我也不知,否则定当登门恭贺。说起来,我也有许多时日未回华夏了。身在异乡,心中总是倍感凄冷,今日能见到华夏的朋友,实在是开心的很,心中也觉得分外亲切。”凌皓天感慨的说道。

    “凌先生身在岛国,却心系华夏,是我等的楷模啊。长乐帮在岛国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处处维护华人的利益,帮助咱们华人在岛国扎根,扬威立名,凌先生功不可没。”叶峥嵘拍起马屁丝毫不觉的羞臊,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人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这都是分内的事情。咱们华夏千里迢迢,飘洋过海来到岛国都不容易,如果咱们华人自己还不团结的话,在岛国就更难生存了。岛国几大帮会对华人一直虎视眈眈,凌某也只是尽些许绵薄之力而已。”凌皓天显然对叶峥嵘的马屁很是受用。

    秦彦心中暗暗冷笑,看来这凌皓天也是好名之人。这样的人,往往容易被名声所累。

    挥了挥手,凌皓天吩咐手下上茶。一边示意叶峥嵘喝茶,一边说道:“叶令主今晚可不准走,让凌某替你接风洗尘,也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那太麻烦凌先生了吧。”叶峥嵘说道。

    “叶令主可不要推辞,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薛小姐也不准走哦。”凌皓天说道,“薛小姐的大名我是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无缘得见。我和许真在生意上有很多往来,说起来,我也算是替薛小姐打工呢。”

    “凌帮主说笑了。若非是凌帮主的照顾,只怕在岛国的生意也很难维持,许真在岛国还有许多仰仗凌帮主的地方。就像昨天,若非是刁先生及时赶到的话,事情恐怕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薛冰语含讥讽的说道。

    凌皓天微微一愣,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昨天的事情我也狠狠的骂过刁龙,。咱们的地方岂容山口组的人放肆?他的做法实在是有欠妥当,还望薛小姐大人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哪里。他是凌帮主的人,我怎么会责备。况且,以后还有许多仰仗的地方。”薛冰的话始终冷冰冰的,让人无法招架。

    凌皓天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他哪里想到薛冰比叶峥嵘更难应付啊。可是,他又哪里想到,叶峥嵘的狡猾可要远远胜过薛冰,绵里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