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纵然秦彦自诩甚高,然而,面对这将近两百号人,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他不是怕输,而是怕输了丢人。

    人这辈子最难吃的有三碗面,人面、情面、场面!此时此刻,秦彦根本不能退缩,他也必须利用这次机会震慑住这些人;否则,在岛国的这段时间将会麻烦重重,接踵而至。

    “老大……”叶峥嵘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秦彦淡然一笑,挥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薛冰也同样面露担忧之色。有了昨晚的事情,秦彦在薛冰心中的地位更加的不一样了,不仅仅是天门的门主,还是她的男人,面对如此险境,她岂能心安?

    然而,秦彦却是风轻云淡。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畏惧,只会让自己陷于更加不利的境地,只有忘却生死,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能够力挽狂澜,发挥出所有的潜能。

    看着秦彦这般模样,山崎智子暗暗心惊。面对这样的情形还能这样从容,单单是这份气度,已然让她佩服不已。

    作为山口组组长山崎陆的独生女,山口组的二头目,山崎智子向来眼高于顶。追求她的名门公子多不胜数,然而,却没有一个能够入得她的法眼。在她看来,那些男人的身上缺少了一股子男子气,一股豪气干云的霸道。

    秦彦的这份从容,让她的心有些微微的颤抖。然而,她却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她想知道,秦彦到底是真的强大,抑或是妄自尊大。

    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体内的无名真气飞速旋转,瞬间游遍周身百骸。刹那间,秦彦仿佛感觉到宇宙之间只有自己,周围犹如一滩静水,任何哪怕一丝丝的波动都清晰的传到自己的五感之中,那么明晰,清楚。

    山崎智子挥了挥手,众人一拥而上,朝秦彦冲了过去。一窝蜂似得,宛如巨浪般袭来。

    秦彦大喝一声,踏步上前,一记侧踢狠狠的踢出。“砰!”正中当先一人的脖颈之处,对方丝毫无还手之力,应声倒地,昏死过去。

    然而,这一记猛招并没有震慑住那些人,反而犹如一颗手雷丢尽了炸药堆。群情激涌,一波接一波的攻击而来。秦彦如猛虎下山,冲入人群之中,阵阵哀嚎声传来。

    短短的瞬间,十几人倒在地上。山崎智子暗暗心惊,暗暗的想道:“看来渡边没有说谎,他的确身手了得。”

    双拳难敌四手。纵然秦彦功夫了得,瞬间的击溃十几人;但是,并没有打退对方的进攻。蜂拥而至的攻击,一波接一波而来,秦彦难以首尾相顾,身上也中了不少的拳脚。

    得益于老家伙墨离对他从小的变态**,练得他皮糙肉厚,整日里草药洗澡,抗挨打性举世无双。那些拳脚施加在秦彦身上,并未对他的行动有任何的阻碍。秦彦也红了眼,体内的无名真气疯狂的运转,宛如地狱修罗般屹立于人群之中。

    山崎智子痴痴的看着犹如天神般的秦彦,心中暗暗的赞许不已,如果这样的人才能够加入山口组,山口组何愁不能一统岛国黑道?只是,她清楚这样的人才只怕不是池中之物,想要拉他进入山口组,难比登天。

    薛冰面露担忧,有些焦躁不安,眼见着秦彦中了几拳,急欲上前帮忙。

    叶峥嵘伸手拦住了她,微微摇了摇头,“你如果出手,咱们就输了!”

    “可是……”薛冰焦急的说道。

    “放心吧,老大可以应付。”叶峥嵘的话有些没有底气。虽然他清楚秦彦的功夫了得,但是,面对这么多人,心中也不免担忧。只是,他清楚秦彦的脾气,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帮忙的。

    薛冰恨恨的跺了跺脚,凶狠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山崎智子,一副要吃了她的模样。然而,山崎智子的目光完全停留在秦彦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

    随着敌人的人数渐渐的减少,秦彦的压力少了许多。虽然秦彦也消耗了很多的体力和真气,然而,他却惊喜的发现每当丹田内无名真气空荡之时,总会又生出一些。如此反复,源源不断,以至于秦彦反而越来越占据上风。

    秦彦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曾经过度损耗无名真气,导致破而后立的效果,还是因为和薛冰的颠鸾倒凤而阴阳调和之故。无论怎样,这对秦彦来说无疑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无名真气的珍贵,天门历代门主视若珍宝,绝对不会轻易地耗损。却不想,秦彦误打误撞,反而受益良多。

    眼见着秦彦越战越勇,倒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山崎智子震惊不已。一般人,就算会些拳脚,如此车轮战也抵挡不住啊。而秦彦不但没有疲惫,反而逐渐的从下风慢慢开始占据上风,这不得不让她吃惊。

    渡边一郎和三浦大和却丝毫看不出门道,依然大声的叫嚣着,惹来山崎智子怒视的目光,顿时委屈的闭上嘴巴,不敢言语。

    “砰砰砰!”连环三脚踢出,最后三人倒在了地上。

    地上躺着足足一两百人,哀嚎连连。而秦彦屹立其中,傲然而立,微风吹起衣角,黑发随风摆动,鹤立鸡群。

    渡边一郎和三浦大和目瞪口呆,惊骇的看着秦彦,浑身发毛。这还是人吗?这简直就是神,战神织田信长啊。心中暗暗悔恨不已,自己怎么就无端端的招惹了这位大爷呢?这仇还有机会报吗?

    秦彦体力耗损严重,若非依靠着无名真气,此时只怕已然瘫坐在地。只是,这最重要的时候,秦彦可不能倒下,否则即使赢了,也不威风啊。

    深深吸了口气,秦彦缓缓走向山崎智子。秦彦的脚步很慢,每一步仿佛都似一记重锤,狠狠的打在山崎智子的心上。“砰砰!”山崎智子忽然有些莫名的紧张,心跳加速,脚步不自觉地慢慢往后挪动一些,似乎是想逃避秦彦直视而又**裸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