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你想做什么?”

    面对秦彦一步步逼近,山崎智子紧张的问道。

    秦彦微微一笑,风轻云淡,却让山崎智子感觉是那么强大而富有魅力,笑容中仿佛有种磁性,深深的吸引着自己。

    “你说呢?”秦彦轻佻的表情却十分的迷人。

    “我……我不知道。”山崎智子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似得,那种心跳加速,浑身血液倒流的感觉从未曾有过。

    “山崎小姐该不会那么快就忘记我们的赌约了吧?”秦彦说道。

    “你是什么东西,也能配得上咱们大小姐?”渡边一郎愤愤的说道。

    他垂涎山崎智子的美色已久,也一直在不停地巴结讨好她,试图将她拿下。届时,不仅仅能收获美人;更重要的是,得到了山崎智子就等于得到了整个山口组。然而,山崎智子对他却一直十分冷淡。如今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投入别人的怀抱,他岂能心甘?

    秦彦眉头一蹙,眼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渡边一郎浑身一颤,如遭雷击,慌忙的移开目光,垂下头去。

    “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山崎智子瞪了渡边一郎一眼,斥道。

    渡边一郎不禁一愣,愕然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暗暗的想道:“她该不会真的想从了他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山崎智子说道:“你们华夏有句俗语,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虽然我只是个小女人,而不是什么君子,却也一言九鼎。既然你赢了,你想怎样随你,我不会反抗,也不会挣扎。不过,你也只能得到我的身体,却得不到我的心。”

    “我要你的心做什么?”秦彦嘴角微微扬起,浮起一抹邪邪的笑容。

    “你们男人都一样,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山崎智子轻蔑的说道。刚刚燃起对秦彦的那一丝丝的好感,此时荡然无存。

    秦彦微微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我住在1808号房,你可以回去换套衣服再来。如果你不来的话,那我明天只好亲自登门拜访了。”话音落去,秦彦转身离去。

    山崎智子看着秦彦的背影,愤愤的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渡边一郎和三浦大和一眼,斥道:“还不走?留在这里丢人吗?”

    二人哪敢言语,唯唯诺诺,屁颠屁颠的跟上山崎智子的脚步。

    山口组的众人互相支撑搀扶着,一瘸一拐的离去,一个个宛如斗败的公鸡,垂着脑袋。只是,看向秦彦的眼神中充满了畏惧之色,心中惊恐不已,恐怕这将会是他们一生都难以忘却的噩梦。

    眼见秦彦安然无恙,薛冰松了口气,心中开心不已。只是,想起秦彦跟山崎智子的赌约,却又百感交集,没来由的心里酸酸的难受。

    秦彦观察入微,将薛冰的表情一览无遗,尽收眼底。然而,秦彦并未言语,只是冲她淡淡一笑,径直朝酒店内走去。薛冰愣了愣,心中不解,诧异的看着他的背影。

    “老大,你不会真的……要了山崎智子吧?”叶峥嵘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呢?”秦彦微笑着反问道。

    叶峥嵘一愣,白了秦彦一眼,不再言语。

    秦彦对战山口组,一战成名,不仅仅震慑住山口组的人,对于许真也是莫大的震撼。而且,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在岛国传扬开,只怕长乐帮、稻川会都会惊为天人。秦彦的强大,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的锤在许真的胸口,让他心有余悸,不仅有些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是错的。跟这样的人为敌,岂非自寻死路?

    办公室内,许真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端坐的薛冰,眼神中闪烁着狡黠,问道:“冰姐,那个秦彦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功夫也太夸张了吧?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物。”

    “不该知道的不要问,这个规矩你不是不懂吧?”薛冰冷声的说道。

    许真愣了愣,讪讪的笑了笑,连连的点头应和。能够作为薛冰的得力助手,统领岛国的情报机构,足见许真的能力。他自然也能看得出秦彦和薛冰的暧昧,心中也越发的好奇究竟秦彦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征服薛冰。

    深深的吸了口气,薛冰说道:“许真,这些年我待你如何?”

    “冰姐对我恩重如山。如果不是冰姐的提拔,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简直是恩同再造。”许真由衷的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薛冰又接着说道:“这些年来我不曾亏待过你,也一直很看重你。人要懂得知足,如果太过的贪心的话,往往是自掘坟墓。这边的事情我一直都交给你负责,很少插手,十分的信任你。可是你呢?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许真浑身一颤,“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惊慌的说道:“我愧对冰姐的信任,没有做好自己的本分,跟长乐帮走的太近。冰姐要打要罚,许真统统接受,不敢有丝毫怨言。”

    薛冰眉头微蹙,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许真,你不要避重就轻,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冰姐说的是什么?”许真诧异的问道。

    “啪!”薛冰愤怒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上,斥道:“你还跟我装傻吗?你勾结长乐帮的人图谋不轨,你已经不仅仅只是跟他们走的过近,而是想背叛我,是不是?我一直待你不薄,可是你却仍不知足,你说,我应该怎么对付你?”

    许真惶恐不已,连忙的说道:“冰姐,我知道错了,我……我太贪心,是我想独立,于是勾结长乐帮。可是,我真的不曾有害您的想法啊。您对我恩同再造,我就是再混蛋,也不会害您啊。”

    “我问你,杨昊的失踪是不是跟你有关系?”薛冰厉声问道。

    “这……这个我真不知道。”许真连忙说道。

    薛冰双目如刀,紧紧的盯着许真,试图从他的表情中判断出他的话是真是假。沉默片刻,薛冰说道:“我暂且相信你。不过,就算杨昊的失踪不是你做的,跟你也脱不了干系,你也休想可以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