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许真面如死灰,深深的叹了口气,一屁股瘫坐在地。

    一步错,步步错!

    跟随在薛冰手下,虽说是替他人做嫁衣,然而却也前程似锦。而如今,不但眼前的富贵如云烟飘散而去,就连自己的性命恐怕也岌岌可危。贪心,都是贪心惹得祸,若非自己想要摆脱薛冰独立,勾结长乐帮,如何会落得这般下场?

    “我再问你,杨昊的失踪是不是长乐帮所为?”薛冰追问道。

    “我……我真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是长乐帮所为,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他们走的那么近啊。冰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许真慌忙的解释道。眼神急切的看着薛冰,生怕他不相信自己的话而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

    “当初你跟我的时候,一无所有,所以,你天不怕地不怕,敢拿自己的性命去拼,搏一个前程。我也正是看中你这一点,不断的给你机会,提拔你,直到让你掌管岛国的情报机构。可是现在,锦衣玉食,富贵荣华的日子过得舒坦了,忘记了以前的苦日子,胆子也变小了。你也不想想,你是怎么样才有的今天?”薛冰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我相信你没有用,上头不相信你,让我必须给他一个交代,你让我怎么办?”

    “我不求冰姐可以饶恕我,是我罪有应得。可是,这件事情真不是我干的,求冰姐一定替我求情,我愿意戴罪立功。”许真哭丧着脸,哀求道。

    “我尽量吧,不过,我不敢保证。”薛冰说道。

    许真连连道谢,心中似乎了然,秦彦的身份不言而喻,应该就是“上头”!

    “我想知道关于杨昊的情报,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薛冰问道。

    “是从长乐帮打听来的。”许真回答道。

    “长乐帮?”薛冰眉头微蹙,说道:“好狠啊,竟然想挑拨天罚跟稻川会的矛盾,从中渔利,这个凌皓天还真不简单啊。”

    许真愣了愣,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话就说吧。”薛冰瞪了他一眼,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个表面看似冷若冰霜、冷酷无情的女人,心中却是炙热如火,重情重义。念在许真多年跟随自己的功劳,始终下不了决心除掉他。

    “凌皓天跟杨昊的关系一直很好,据我得到的消息,长乐帮跟天罚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交往颇深。凌皓天似乎没有理由这么做,况且,这么做等于跟天罚为敌,这对凌皓天没有好处。”许真说道,“这只是我的推测,也不知道对不对。”

    临没,许真加了一句,生怕薛冰误会自己袒护凌皓天。

    “如果只是出于他的立场,凌皓天的确没有理由这么做。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到凌皓天的大哥凌震天,那么,他就有这么做的动机了。杨昊跟凌震天一直不和,多次破坏凌震天在滨海市的生意,凌震天欲除之而后快,自然要假手凌皓天。若非今天你说起凌皓天的底细,我也不会想到这一层。不过……”

    顿了顿,薛冰接着说道:“目前为止,我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凌皓天所为,也不好采取任何的行动。而且,杨昊如今究竟是生是死也不知道,万一杨昊活着,一旦引起凌皓天的怀疑恐怕会伤及杨昊的性命。”

    沉吟片刻,许真说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你在岛国这么多年,对这边比较熟悉,对凌皓天也比较熟悉。你觉得应该怎么做?”薛冰问道。

    “我在长乐帮也安插了自己的眼线,跟长乐帮的人也比较的熟悉,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长乐帮所为,我可以从他们那里下手打听。凌皓天还不知道我已经向冰姐坦诚一切,对我应该不会怀疑,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也说不定。”许真小心翼翼的说道,眼神偷偷的看向薛冰,试图从她的表情中判断她是否信任自己。

    “这倒不失是一个办法。可是,一切都要小心,切不可打草惊蛇,让凌皓天发觉你的意图。”薛冰沉吟片刻,微微点头。

    “冰姐放心,我会小心行事。”许真如释重负,“我会想办法从刁龙的口中打听,凌皓天对他十分的信任。如果杨令主的事情真是长乐帮所为,刁龙一定清楚。”

    “他会跟你说?”薛冰愣了愣,问道。

    许真自信一笑,说道:“刁龙为人直爽莽撞,我旁敲侧击的打听,他一定不会察觉。一旦确定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冰姐。”

    满意的点点头,薛冰说道:“许真,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继续心存歹念的话,相信会有什么后果你心里清楚。我希望你能给把握这次机会,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你可以戴罪立功,我自会跟上头说情。”

    “谢谢冰姐,谢谢冰姐,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许真欣喜不已,诚惶诚恐。

    本以为自己在劫难逃,没想到竟然安然无恙,心中大大松了口气。然而,许真清楚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如果自己不能立功,恐怕仍旧难以全身而退。不过,这样对他而言,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所有这边的情报人员你全部给我派出去打听,这也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切不可疏忽,三心二意。”薛冰说道。

    “是!”许真应道,起身恭敬的送薛冰离开。

    看着薛冰离去的背影,许真深深地吸了口气,暗暗的叹息,看来自己终究还是无法摆脱,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也应该满足了。

    就连薛冰曾经试图想脱离天门也不可得,更何况是他小小的许真呢?他甚至连进入天门的核心资格都没有,算不上天门的人,如何可以摆脱这种宿命?

    走到秦彦的房外,薛冰举手想要敲门。然而,犹豫了片刻,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了下来,转身回到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