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山崎智子刚刚离去,房门再次“咚咚咚”的响起!

    秦彦有些暗暗的激动,心中暗想,一定是薛冰食髓知味,又来找自己了,他又何尝不是?

    打开门,却见叶峥嵘一脸暧昧的笑容看着自己。翻了个白眼,秦彦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是你?”

    “老大以为是谁?”叶峥嵘嘿嘿的笑着,自顾自的推门进来。

    进入房内,叶峥嵘贼兮兮的目光四处的瞟了一眼,却未见山口智子的身影,不禁有些好奇。诧异的看了秦彦一眼,叶峥嵘问道:“老大,这么快就搞定了?”

    “什么?”秦彦自然清楚这小子心里想什么,却故作不知。

    “老大,你也太不靠谱了吧?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起码弄她个七八次啊,也好涨涨咱华夏男人的威风,一报当年抗日战争的血海深仇啊。”叶峥嵘“痛心”的说道。

    “我可没你那么龌龊。”秦彦瞪了他一眼,说道,“说吧,这么晚找我什么事?”

    叶峥嵘愣了愣,收敛起自己的笑容,说道:“老大,陪我出去走走呗!”

    秦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当日叶峥嵘主动要陪秦彦来岛国的时候,秦彦就感觉到他有些奇怪。如今再见他这般表情,心知他肯定是有事。也不多问,换好衣服径直的走出门外。叶峥嵘快步跟上,二人径直下楼。

    深夜的东京市,带着些许凉风。

    霓虹灯闪耀,路上行人稀少,偶见三五成群醉醺醺的男人游荡在街头,口中咿咿呀呀的不知在说些什么。这些平日里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岛国男人,醉后丑态毕露。

    二人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秦彦静静的抽着烟,不时的瞥一眼从身旁走过的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岛国年轻人。黑夜,永远是属于黑暗的,即使无数的灯光,依然是属于那些游走在黑暗边缘的人最喜欢的时刻。此时游荡在街头的年轻人,多数是不务正业的小混混。

    直到走到一处餐厅的门前,叶峥嵘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大门紧闭的餐厅,眼神迸射出阵阵寒意。

    秦彦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并未察觉任何的奇怪之处,心中不解他突如其来的变化。

    许久,叶峥嵘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这家餐厅原本是我父亲的生意,很小的时候我跟他来过这里,只可惜,物是人非。”

    旧地重游,难免勾起往日许多的记忆,叶峥嵘的思绪波动的有些厉害,脸上的表情时阴时晴。

    拍了拍他的肩膀,秦彦说道:“明天咱们就把这买下来。”

    叶峥嵘挤出一丝笑容,说道:“算了。东西还是那个东西,可是,却少了那份情感,买回来也没有用。”顿了顿,叶峥嵘转头看向秦彦,说道:“老大,陪我去个地方。”

    “嗯!”秦彦点点头,并未有太多言语。

    此时无声胜有声!

    来到一家夜总会的门口,叶峥嵘停下脚步,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意。秦彦微微一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暗暗的想道:“难道这里也是他父亲的产业?”

    深吸口气,叶峥嵘举步走了进去。驾轻就熟,径直的走到一间包厢的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包厢内,肮脏污秽不堪,几名中年男子各自搂着女人嬉笑调情。坐在中央位置的男人看到有人忽然闯入,面有怒色,狠狠的瞪了叶峥嵘和秦彦一眼,斥道:“你们是谁?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何叔,不认识我了?”叶峥嵘挤出一丝笑容。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细细的打量了叶峥嵘一眼,惊讶的说道:“峥嵘?是你,真的是你?”

    叶峥嵘点点头。

    何自在显得十分的兴奋,连忙的起身迎了上去。“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吧?”边说,何自在边拉着叶峥嵘在身旁坐下。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女人统统出去。

    “十二年!”叶峥嵘说道。

    “是啊,十二年。你怎么到岛国来了?”何自在问道。

    “何叔,我父亲待你如何?”叶峥嵘问道。

    何自在微微一愣,说道:“叶总待我恩重如山。若非当年叶总的提携之恩,我何曾有今日?可惜,天妒英才,叶总英年早逝。我一直心有所愧,这份恩情我是永远也无法报答了啊。哎!”

    “既然何叔还记得我父亲当年对你的恩惠,那么,现在我希望何叔还我这份人情。”叶峥嵘说道。

    何自在微微一怔,眉头蹙了蹙,眼神中快速的闪过一丝杀意,接而恢复如初。转头扫视了其他人一眼,说道:“今晚就到这里,你们先回去吧!”

    其他人不敢言语,纷纷起身告辞离去。

    何自在点燃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仿佛是在平复自己内心的情绪。片刻,何自在说道:“我欠你父亲的恩,永远也报答不了,还给你也是再正常不过了。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当年我父亲被人陷害破产,后又被人所杀。我想知道,幕后的主使者究竟是谁?”叶峥嵘问道。

    何自在愣了愣,诧异的说道:“叶总是他杀?不是说他是自杀吗?”

    “你觉得我父亲会自杀吗?”叶峥嵘冷声一笑。

    “也是。叶总那样的人岂会因为破产而自杀?当初我也不是很相信这个传言。”何自在说道,“不过,你问我幕后主使者是谁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会知道?难道你怀疑我?”

    “真人面前又何须说假话?我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也不会来找何叔你了。当年你为何背叛我的父亲,出卖公司,我不想追究。我只想知道,幕后的主使者到底是谁,只要你说出来,过去的事情我当作没有发生过。”叶峥嵘声音冰冷。

    “看来,无论我说什么,你也是不会相信了。如果我不说,你又能怎么样?”何自在也撕破脸皮,脸色阴沉下来,嘴角挂着一抹阴森的笑容。

    “你不要逼我!”叶峥嵘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