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就是逼你,你又能怎样?”

    何自在冷哼一声,拿起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砰!”门外顿时涌进两名年轻男子,目光冷峻,表情严肃,虎视眈眈的盯着叶峥嵘。显然,这两人都是高手,而且是内家高手,并非一般的搏击高手那么简单。

    秦彦眉头微蹙,没想到何自在竟然能够招到这样的高手在身边贴身保护。秦彦的身上迸射出阵阵寒意,眼神冷冷的扫了过去。

    “老大,这是我的事,交给我处理吧。”叶峥嵘转头看向秦彦,说道。

    秦彦愣了愣,点点头。

    “你父亲的确对我有恩,可是,我跟随他那么多天,陪他一起打天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却待我如何?我得到的比我付出的少太多太多,这不公平。既然是他不仁在先,那也别怪我不义在后。”何自在愤愤的说道,“只有他死了,我才可以真正的得到我想要的,我才不必永远的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这么说,你是真的参与其中了?”叶峥嵘浑身杀意暴增。

    何自在愣了愣,愕然的说道:“你……,你乍我?”

    “来这之前,我根本不愿意相信你会出卖我父亲。可是现在,也容不得我不相信了。我父亲就算有亏于你,他对你的恩惠也不容抹杀,你不念这份情义也就罢了,可你不该出卖我父亲,害的我家破人亡。”叶峥嵘愤愤的说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自在说道,“念在你父亲的份上,我本不想为难你,可你,今日却找上门兴师问罪,那也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叶峥嵘缓缓起身。“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只好逼你说了。”

    先发制人!叶峥嵘没有片刻犹豫,挥拳朝两名保镖攻了过去,快如闪电。叶峥嵘虽然不像秦彦一样学习过无名真气,但是,老家伙也曾经教过他一年的拳法。以老家伙的修为,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不会太差。

    况且,叶峥嵘背负血海深仇,每日都刻苦练习,进步也非常之快。

    两名保镖早有防备,看到叶峥嵘攻来,迅速展开反击。两人很明显的学习过联手合击的功夫,最有效最大力度的发挥出他们该有的实力。

    拳影交错,叶峥嵘完全被压制在下风。不多时,身上已连中几拳。而那两名保镖,虽被叶峥嵘的拳头击中,却仿似没有任何的痛楚似得,可见一身的横练功夫相当了得。

    秦彦静坐一旁,淡淡的抽着香烟,对于叶峥嵘的险境仿似丝毫没有察觉似得。倒不是他不替叶峥嵘担心,而是他清楚,如果自己出手的话,叶峥嵘一定不高兴。况且,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如果叶峥嵘可以战胜这两名保镖,那对他修为的提升势必会有很大的益处。

    何自在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眼神阴冷的看着叶峥嵘,冷声说道:“你们也玩够了,赶紧解决他。”

    两名保镖却是暗暗叫苦,他们看似占据了上风,然而,想要解决叶峥嵘却也非那么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很有可能被叶峥嵘抢回主动权,届时,败得可就是他们了。

    然而,何自在已经下了命令,他们也只好执行。否则,若是让何自在觉得他们能力不足,这碗饭也就吃不了了。二人急于求成,不免破绽百出。叶峥嵘岂会错过如此良机?错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在其中一人的气门。顿时,只听那人一声闷哼,踉跄着后退。

    叶峥嵘紧跟而上,连连几拳打出,狠狠的击中他的胸口。罩门一破,对方一身的横练功夫便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了。只见对方喷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到在地,昏死过去。

    另一人一见,大吃一惊,大喝一声,不顾一切的朝叶峥嵘冲了过来。

    叶峥嵘如法泡制,一拳击中对方的气门。然而,对方却仿似没有任何的感觉。叶峥嵘不禁一愣,难道他的罩门不是在气门?只是这稍微的刹那犹豫,便被对方抓住了机会,连番的进攻,再次将叶峥嵘压制在下风。

    秦彦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手指将烟蒂弹了出去,正中保镖的腋下。恰好,叶峥嵘一拳击中对方的胸口,只听得保镖一声惨叫,身子倒飞出去。叶峥嵘恍然,是秦彦破了对方的罩门,自己才有可趁之机,转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飞身而上。

    看着倒在地上昏死的两名保镖,何自在的眼神里露出恐惧之色,惊骇的看向叶峥嵘。这两名保镖可是他花大价钱聘请的保镖,如今竟然败在叶峥嵘的手里,他失去了保护,如何会不害怕?

    叶峥嵘转身缓缓的走向何自在,眼神如冰。脚步缓慢而又沉重,仿佛一记记重锤狠狠的锤打在他的心口。

    何自在的身躯不自觉的往沙发上挤了挤,惊恐的看着他,说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跟这边的山口组稻川会都有交情,如果我有什么事的话,你也不会好过。”

    叶峥嵘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机会我已经给了你,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你不记我父亲对你的恩惠不要紧,可是,你却不应该出卖他。说,到底是谁主使的?”

    “我不能说,我不能说。我说了,不仅仅是我,我家人也会遭殃的,我不能说。”何自在惊恐的说道。

    “你不说,你以为你的家人就可以安然无恙了?他可以对付你的家人,我们也可以。况且,想让你生不如死,我的手段多的是,你要不要试一试?”秦彦冷冷的看着他,声音仿似来自地狱的深处。

    叶峥嵘缓缓的从怀中掏出匕首,抵在何自在的脖颈之处。寒冷刺骨,何自在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我……我告诉你,你……你不能说是我说的。”何自在说道。

    “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我只问你最后一次,到底是谁主使的?”叶峥嵘强势而又霸道。

    何自在根本没有选择,惨然一笑,说道:“我说,我说。这一切都是凌震天主使的,是他做的。可是,可是我只是出卖公司的机密而已,没有杀害你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