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秦彦离去,段婉儿敛去自己的笑容,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片刻,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一个男人非常有磁性的声音。“怎么忽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事情有进展了?”

    “那小子精明的很,没那么容易透露消息给我。不过,我现在更加可以肯定,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段婉儿说道。

    “哦?他还有什么厉害的背景吗?”男人愣了愣,说道,“他的身份背景倒是其次,重要的是,他有那个能力。”

    “以他的身手,相信没多少人是他的对手。”段婉儿说道。

    “身手好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智慧。功夫再好却没有脑子,那也最多只是个莽夫而已,成不了大事。”男人说道。

    “他鬼的很。”段婉儿赞赏的说道。言语中丝毫不掩饰对秦彦的欣赏,那种小女孩的心态溢于言表。

    男人又如何听不出来?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看来我们家婉儿是动了春心,喜欢上那小子了?”

    “爸,你说什么呢?哪有人这样说自己女儿的?”段婉儿娇嗔道。

    “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也没什么意见,不过,你妈妈那边可就没那么容易说通了哦。对了,他知道你的身份了吗?”男人呵呵的笑着说道。

    摇了摇头,段婉儿说道:“暂时应该还不知道。不过,我总感觉他似乎在刻意的装傻,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清楚了。”

    “知道也没什么关系。你先尽快摸清楚他的底细,等到合适的时机到了,我会去见他。”男人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像卖女儿似得?”段婉儿撇了撇嘴。

    男人一愣,哈哈大笑,说道:“我看是你求之不得吧?”

    父女之间的气氛格外的融洽,更像是朋友之间的交流,丝毫没有阻碍。寒暄嘱咐几句之后,男人挂断了电话。

    段婉儿微微的叹了口气,目光看向窗外,深邃而悠远。段弘毅对政治不感兴趣,家族的前途重担就压在了她的身上,段婉儿有时也感觉十分的疲惫。只是,每当看到自己爷爷寄望的眼神,她又不得不撑下来。

    这也是段弘毅在家里没什么地位的重要原因。经济建设决定上层建筑嘛,段弘毅对家族的贡献太少,自然就没什么话语权。而段婉儿却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无论是他爷爷还是父母,都对她寄予厚望。

    温泉酒店的办公室!

    秦彦坐在沙发上,呼啦啦的吃着面条,津津有味。他对食欲向来没有太大的欲望,只要能够填饱肚子就成,跟随老家伙流浪的几年生涯,什么苦没有吃过?在沙漠戈壁滩的时候,经常一两天也吃不到东西。

    薛冰坐在一旁,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漠,只是看向秦彦时,眼神中散发出丝丝温柔。冰山一旦融化,也会柔情似水。

    许真矗立在对面,战战兢兢,看向秦彦的眼神里显出一丝的恐惧。虽然他摸不清楚秦彦的底细,然而,那种油然而生的畏惧感却无法控制。

    吃完面条,秦彦点燃一根香烟,瞥了许真一眼,说道:“如果不是薛冰替你求情,就凭你做的事情,杀你十回都不嫌多。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知足,贪婪时毁灭一个人的利器。”

    许真哪里敢吭声,垂着头,一言不发。

    “说吧,查到些什么?”秦彦问道。

    “已经打听清楚了,杨令主真的在长乐帮。”许真回答道。

    秦彦浑身一震,问道:“消息准确吗?”

    “我们有人在长乐帮卧底,根据他们传来的消息,那天杨令主在离开长乐帮之后就遭到了袭击。办这件事情的人都是凌皓天的亲信,消息一点也未外泄,他们也误以为是稻川会所为。可是,根据他们的调查,在长乐帮的一个地下室关着一个人,守卫森严。所以,他们估计杨令主很有可能被关在里面。”

    顿了顿,许真又接着说道:“而且,我从刁龙那里也试探出一些口风,消息应该不会有假。”

    “刁龙可是长乐帮的人,他的话能相信?”秦彦问道。

    “刁龙为人张扬狂傲,没什么心机。我也是旁敲侧击打听出的消息,刁龙应该不会知晓,否则也不可能会说漏嘴。我觉得消息十有八九应该是真的。”许真说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亲自去探探,看看那间地下室关的究竟是不是杨令主。”

    秦彦的眉头紧蹙,转头看了薛冰一眼。

    “杨昊的身手了得,即使当时他没有任何的防备,想要活捉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凭长乐帮的人,能有这样的本事?”薛冰怀疑的说道。

    “苗凤英的身手也不错,可是,却一样被凌震天利用,这足以证明凌震天的手底下一定有了不得的人物。这次对付杨昊的人很有可能并非长乐帮的人,而是凌震天的人。只是,我很好奇,长乐帮的人既然抓住了杨昊,为什么没有杀他,只是把他关了起来,这其中又有什么秘密?”秦彦眉头深蹙。

    “或许,是长乐帮想从杨昊的身上得到什么。”薛冰说道。

    “也许吧。”秦彦微微点点头。

    转头看向许真,秦彦说道:“如果你的消息正确,那间地下室的防卫一定十分的森严,就凭你,恐怕不但无法接近,很有可能还会曝露身份。一旦被长乐帮发觉,打草惊蛇,那可就不好了。这件事情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薛冰一愣,惊道:“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

    秦彦微微一笑,知道薛冰心中担心的是什么。万一许真的消息是假的,又或者是许真故意散播的消息,那里很有可能就是一处陷阱,薛冰又怎能放心的让秦彦一个人过去?

    “纵然那里是龙潭虎穴,布下了层层陷阱,想要害我也没有那么容易。”边说,秦彦如刀般的眼神边看向许真,仿佛利刃般直透他的心底。

    许真当然明白秦彦话中深意,惊恐的垂下头去。